伍凡:中国正走在十字路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0日讯】首先,我要谈谈政治。由于2月6日王立军事件出现之后,把薄熙来和周永康他们要篡党夺权这样一个计谋暴露了,现在薄熙来被免职了,他下台了。那么我们要问:为什么共产党会走到这条路呢?共产党从1978年改革开放,走“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道路”的改革开放,走了34年了。其中一个最大的因素,那就是邓小平经济改革开放,政治上照样走毛泽东的路线,就是“四个坚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道路、走社会主义道路和走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道路。

这条道路政治上没有改革,对毛泽东没有进行批判,也没有对文化大革命进行清算,长期以来一直容忍毛泽东左派思想和他的舆论整体一直存在着,没有把他清算掉。所以在34年之后,权贵资本主义急遽发展,国内贫富差距急遽扩大,富是富的流油,穷是穷的答答滴。

在这种状况下,毛泽东思想的舆论整体在扩大,薄熙来顺着这条路往上爬,要展开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要夺权贵资本政权的道路,要夺取胡温走邓小平的道路,要把这条道路给代替掉,由毛泽东思想道路来代替,走了这条路。尽管15日中共中央宣布免了薄熙来的职务,但是并没有把毛泽东思想这条道路根源、思想根源和政治根源清除,并没有。

一方面他是不去批判毛泽东,容忍这条政治和舆论的根子在那里;二方面,权贵资本主义做的实在是令共产党内部一部分人不满意,令老百姓生活痛苦,极力反抗,很可能会引起革命。所以这样的局势底下才造成目前的结局,这是共产党自己本身造出来的,也是邓小平留下来这个后患。而江泽民、胡锦涛、胡温他们继续走权贵资本主义道路,必然会产生毛泽东思想,要进行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基础、这样一个根源都存在。

所以说今后中国该怎么走呢?外国也好、国内也好,很多观察家都注意到了,中国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了,中国下步究竟往哪走?你今天一巴掌把薄熙来打下去,但是并没有把那条路给堵死,那条路还开着。只要你权贵资本主义还存在,那毛泽东思想那条路还是要继续往前走。

这就问:中国下面该怎么走?下一代18大产生出来的新的一批领导人,他们究竟要走哪条路呢?并不是薄熙来一个人下去以后,共产党内部想要走毛泽东道路所有的人都消失掉了,并没有啊,还有一大批人存在。可是他们要走毛泽东道路的人,会极大的侵害、损害了权贵资本家的、权贵资本主义这当权派的这些人的利益,也更大的损害了中国老百姓的利益。

在这个时候,温家宝提出来要政治改革,那首先要问:中国的政治改革往哪个方向改?是走上普世价值道路,这是一个改革方法;还是要由共产党领导之下,进行政治改革;还是既维持共产党的专制独裁政权,又要进行适当的政治改革,那就是换汤不换药,根本走不出新路来。

中国现在要真正走到一个新路,去摆脱毛派的掠夺式的、共产党的本性这条道路,还是要摆脱权贵资本主义邓小平的道路?真正走上第三条道路,那就要走上彻底的政治改革,走上普世价值道路。有没有可能呢?如果那些基本的工作不做的话,我看要走上普世价值道路也是非常非常困难。

第一,要彻底的废除毛派,要把这条道路堵死的话,那么首先要进行批判毛泽东,把毛泽东鞭尸,把毛泽东从天安门广场搬走,这是第一条。第二条,要放弃共产主义的道路,因为共产主义的道路就是掠夺,它就是要掠夺富人来为共产党,就是说邓小平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是掠夺出来的,经过两次掠夺,第一次毛泽东时代打击富人,地主、资本家资产被掠夺了;第二次被掠夺,就是邓小平时期,又是掠夺国有资产,把权力变成了资本,养成了一大批权贵、太子党、贪官污吏。如果你不批判这个掠夺性,把掠夺性根除掉,那么中国要么就走上毛派的文化大革命的道路,要么还是走上邓小平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所以既要批判毛泽东,还要批判共产党、共产主义,要批判邓小平这种掠夺资本家这条道路。

如果不进行这样的批判,不接受共产党这种掠夺性的专政的话,中国要想表面上进行政治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也不可能走上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还地于民、还财于民、还政于民这样一个普世价值道路,走不通的。所以中国现在正处于一个关口。

下一届领导人出来你会究竟往哪里走,如果还是走权贵资本主义道路,那么毛派势力总有一天还要起来,循环不已,因为他们觉得你们是权贵,你们是掠夺了财产,既然你们掠夺财产为什么毛派的人不提呢?掠夺政权也是掠夺财产啊,这就是权力斗争,掠夺资产,掠夺财富的一个政治斗争。

只有摆脱了这两个之间的斗争,通通甩掉,经过深刻的批判,批判共产党60年来的罪行,让人们觉悟,决心要摆脱共产主义豺狼般的掠夺的政权,那么中国才有一个新的希望,真正走上政治改革。要不然温家宝所讲的那些东西,不是欺骗自己就是欺骗老百姓,也挽救不了共产党,因为在毛派和权贵资本政权之间的斗争是不会停止的。所以把它的根源清除掉之后,从思想上、组织上、文化意识形态上清除掉以后,中国才有一个希望。这个十字路口正摆在中国面前。

我们来看看毛派在重庆的表演达到什么目的了?我们拿薄熙来这个人来分析。他从一个小混混,从一个联动分子起来,一直走到了要想进中央政局常委,要想当总书记,他凭什么呢?他就是凭掠夺性,要走毛泽东的路,不接受党内任何制裁和约束,要打倒现成的政权来掠夺他所要的目标。我们再看他怎么样处理对日本人的关系,怎么样处理重庆的唱红打黑,你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的掠夺本性。

薄熙来走马上任到了重庆5年了,他怎么样在“唱红打黑”的口号底下提出一个富民的工程呢?在想给老百姓一个富裕平等的生活呢?我就举个例子,2011年重庆的GDP,按照他们所上报的纪录是上升16%,而重庆市政府的收入增加了51%,比超过16%三倍还要多。

我问你,你这个钱从哪里来?这个钱现在可以看出来,从两个方面来,一个是唱红打黑,这么一个打黑打谁?打资本家。把民间的资本家当作罪恶分子来处理,施以酷刑承认他们贪污,偷税漏税,把财产交出来,走了这条路。另外一方面,把农民骗进来,我城市里给你房子住,你把你农村的住宅地让出来,把土地高价出卖去盖房子,也是走土地财政政策的道路。这两方面都是在掠夺,一个是掠夺资本家,一个是掠夺农民,他还是走毛泽东的路,还是走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一点没错,只不过是打出来一个唱红打黑而已。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重庆唱红打黑,打资本家的时候,他却可以大大开放给日本财团到重庆来,支持他们,让日本人来赚中国人的钱;同时薄熙来在大连的时候,当大连市长的时候,他就接纳大批的日本财团到大连;在他当商务部长的时候,他坚决反对抵制日货,他说抵制日货对中国不利,对日本也不利。所以你可以看得出来,无论是大连他当了市委书记当市长的时候,在当商务部长的时候,以及当重庆市委书记的时候,他都对日本财团非常友好。

之所以如此,当3月15日薄熙来被免职这个消息一出来之后,轰动了日本。日本有些媒体根本不关心中国的消息,也不关心外国的消息,但是他们频频报导薄熙来被免职了。他们很伤心,因为他们害怕日本财团在重庆的利益受到损害。我们可以根据这些事实来分析,中共党内有一批亲日派,其中一个典型的领袖之一就是薄熙来。

薄熙来所做的手法,对日本财团这样一种政策,使我回想到毛泽东在上个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所走的对日本侵略中国的政策,同样是“一分抗日,二分周旋,七分扩大”,扩大他的地盘,整个用掠夺蒋介石资本财团的政权,他是掠夺资本财产政权,可是对外国人特别友好。薄熙来继承了毛泽东的衣钵,走了这条路,同样要走毛泽东路线,要打倒刘少奇,维持他的政权,毛泽东是如此,那么薄熙来呢,要打倒胡锦涛,打倒习近平,他要走上他最高的位置。那么这条路的根源还有没有存在?

我现在回过头来讲中国未来发展的时候,像薄熙来这一批人所存在的中共党内,讲他抢更大权位的政治因素,经济因素、思想因素通通还存在。即便这次共产党把薄熙来打倒,今后还会再出张熙来、李熙来、胡熙来……为什么?因为政治因素、经济因素、社会因素通通存在,没有清除。

那么怎样才能把中国引向一个真正有希望、有光明的前途呢?什么路走呢?那只有政治改革。不但要进行政治改革,还要进行经济改革、社会改革、土地制度改革,所有各方面都要改革,但是根源在政治改革。这个改革的一个最重要的内涵,批判毛泽东,批判共产党的罪行,不让共产党再继续执政,要选出一批新的没有共产主义色彩,没有共产党这种掠夺性的、劣根性的人来管理和统治国家,中国才有希望。

走上政治改革道路之后,如何对待民生问题,如何对待经济、财富以及税收,这些问题中间又有两派,一派是走自由主义派,一派走社会主义派,这两派可以共存,但是绝对不是专制独裁的方式,而是要走民选的,要有三权分立的,要有媒体自由监控政府官员、监控国会的这样一个普世价值道路。也就说有一部分可以走上某些省某些区可以自由去执行社会民主主义色彩但不是共产党的色彩,像西方国家的工党、社会党他们的政治和财经政策。那么有一些人可以走自由主义道路色彩,更自由化,走美国色彩,这两个中间进行平衡,走出一条中国的道路。

但是绝对不能允许毛派也好,邓小平权贵资本主义道路也好,存在中国,中国才有前途。所以中国现在在这一个十字路口,今后如何选择,怎么样推行政治改革。如果仅仅像温家宝在3月14日两会最后一天,所讲的、泛泛的讲政治改革,他并没有提出具体方案,没有经过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推行政治改革,也没经过十八大的同意,共产党愿意接受政治改革,愿意放弃权力,仅仅是个人色彩在那讲,不会起多大作用。

共产党内部既得利益者是不会放弃权力的,他们要放弃权力也就放弃他们一切,现在所有得到的,无论是权力、地位和资产,他们愿意吗?这是非常艰苦的一个搏斗。基本上不愿意,当中国政治舞台走到一个关口的时候,你不做出选择,那革命的火花、革命的浪潮就会起来,就会推翻、结束共产党专制。同样也把无论是毛派也好,无论是邓小平的权贵资本主义这一派也好,通通结束,走上一个新的道路,这才是中国的光明前途。

第二个我要讲,中国在军事上也走上一个关口。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一个国家存在军队又存在一批和军队力量相当的武警部队,并且是由两个集团来控制,两个集团来指挥,服从于两个主子,那么这类的军事力量绝对会发生冲突,现在目前正在发生,正在这个关口。

这军事力量怎么实行统一指挥,并且走向军队国家化?这是中国当前存在的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如果军队控制不好,武警控制不好,就会发生军事政变和武警政变,这两个可能性都存在。现在军队为胡锦涛统帅,那么武警按照法律条文来讲,中国武警法、中国警察法所规定的,武装警察部队有双重指挥系统,一个是国务院也就是温家宝底下,同时又在中央军委底下,也就是胡锦涛底下。这两个系统同时管理武警。可是现在他们这两个人管不了武警,经过江泽民之手交给周永康,而周永康正是和薄熙来要篡党夺位,既要打倒胡锦涛又要打倒习近平,那么他唯一能所作所为,就靠这150万武警,各个省都有。

一个典型的例子,王立军事件一出来,重庆就派70辆装甲车风尘仆仆赶了300公里赶到成都,这就是武装警察的军事政变,目前关口就在这里。任何时候都会发生像类似的武警部队不服从命令,不服从中央军委命令,不服从国务院命令,擅自调动部队执行政治任务。这条道路能走远吗?能走得动吗?我看走不远,因为一定有一股力量把另外一个消化掉,或者吃掉,才能够避免军事政变,或者地方割据。而现在胡锦涛所采取的办法就是用军队介入维稳,用军队介入地方治安,代替一部分武装警察的任务,这中间一定会发生冲突,两个不同的管理系统、指挥系统的军事力量来擦火花那太容易了,重庆已经出现了,今后还会出现。

那么现在到十八大之前还有 7、8个月,有没有可能把武警再收编给中央军委、国务院,把周永康的权力剥夺,唯一的可能就是要把周永康的事情和薄熙来的事情以及王立军的事情共同处理,把他的罪恶一起端出来,经过内部紧急处理,你这个权才能调得回来;权力调不回来,随时随地会发生军事政变、武装政变。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中国的经济也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中国经济下一步该怎么往前走?中国经济目前状况:第一,经济继续下滑,生产力在下滑;第二,出口减少、通货膨胀、钞票印得太多、油价上涨、工人失业增加。最要命的是房价急遽下滑,根据中国专家他们评估,2012年房价有可能跌破30%的价格,最高可能跌破60%的价格,这样跌下去的话,经济就要崩盘了,谁来填补这窟窿?你贷出去的钱根本就收不回来,并且房子也卖不出去,将近50%的房子是空的,卖不出去。积压了那么多的资金,现在已经不敢去印钞票,你流通性再增加,更增加通货膨胀,结局就会造成货币急遽下跌,货币不值钱,最后结果就走上巴西的道路、墨西哥的道路,政权垮台,经济崩盘。

而这个警告在2月27日世界银行和中国研究发展中心,那是国务院下面一个智库,和世界银行合作写的报告提出来。报告特别提到,2030年前中国随时随地可以发生经济崩盘,没有任何预警。这次十字路口中国经济该怎么走?温家宝在3月14他已经讲的很清楚了,2012年是十年以来中国经济上最困难的一年,也是他任总理最后一年了,他现在讲是最困难的一年。下面谁来继承他这么个烂摊子,哪有什么动力可以把中国经济往上推呢?现在不但外国资本不进来,中国资本大量的往外流啊,中国人才也在往外流,跟1978年情况完全相反,为什么造成这种结果?完全是共产党掠夺式的经济结构架构所造成的。

尤其最近这十年来,掠夺土地再加上最近5、6年之内走上国进民退,把大量资本投入到国营企业,投给太子党们,而紧缩民间资本,把民间资本击垮,市场由他们垄断;民间资本没有出路,那就投资房地产,房地产也给套牢,国家把资本吸引过去,这些资本相当一部分是民营资本,给套牢在房地产和股票上面。所以人们想这条路不能走,民间资本大量外逃,你这样的经济能维持多久?这又是一个十字路口。

在政治斗争频频不断的时候,加上经济这么个危机,又加上军事危机,这三个危机就会决定了中国今后的走向。这口子不是任何一个人高喊要改革就解决得了的。那么我们可以设想,当共产党政权崩盘之后,中国的社会该怎么样再把他恢复起来?这是非常重大的难题。无论如何,任何一个政治势力上来,想要把中国带上一个光明前途,首先,第一个要顾到广大民众的利益,这样才能够使社会稳定,才能激发创造力,才能增加私人资本进入到社会经济周转中间来,否则私人资本既给掠夺了,又给埋没了,就外流了,那中国没有出路了。

再加上现在老年人口增加,年轻新生的人口在减少,也就说经济活力推动力之一就是人口、第二是资本、第三是资源、第四是土地。首先第一个,人口在急遽下滑的时候,所以温家宝不得不把GDP下降到7.5。它很多动力没有了,资本没有了,人口动力也没有了,在这种状况下,共产党还有能力把中国带向一个光明前途吗?可能吗?我看他们没有为公、为民主、为国家做出奉献的一种精神,没有。

他们是掠夺性的,从毛泽东时代开始掠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在掠夺社会资产,他们不想有贡献他们只想掌握这个权,今后要一批新的人来,不是在掠夺了,要一个新的奉献,这要把整个社会道德给改变。整个社会道德也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再继续下滑中国社会会走上一个不是人类社会,而是动物社会,人吃人,这样中国还有希望吗?不会有希望。所以种种因素表明,中国走在这个十字路口,要有一个新的力量来代替共产党的力量,清除共产党留在这个社会的残余势力和它的思想影响、文化影响,这样中国才有希望。在这个新的基础上再去谈政治改革,那中国才是一个光明前途,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