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延安日记(78)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4日讯】【编者的话】延安日记》作者彼得•巴菲诺维奇•弗拉基米洛夫,苏联人,1942年至1945年,以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兼塔斯社记者身份,在延安工作。作者以日记形式,根据他的观点,记述了延安的政治、经济与文化等各方面的问题。全书以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与苏共的关系为背景,记述了中共的整风运动、中共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对中共与当时驻延安的美国军事观察组织的接触以及中共与国民党的关系等问题,均有评述。

延安日记

1944年3月17日

这里正在用尽一切办法,宣扬毛泽东是马列主义哲学的继承者之一。他的名字越来越经常地与科学共产主义的经典作家并列。

不用对毛泽东的理论进行深入研究,就可以证明这样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都是文化修养很高的人,他们实际上对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各门学科,都具有丰富的知识。他们懂得许多种古代和现代语言,能读人类天才所写的原著。他们对社会各个阶段的发展进行了研究,在诸如历史、哲学、社会学、理论经济学和美学等学科方面都是杰出的学者。

列宁指出:“但是,如果你们试图从这里得出结论,不掌握人类积累起来的知识就能成为共产主义者,那你们就犯了极大的错误。如果以为不必领会产生共产主义学说的全部知识,只要领会共产主义的口号,只要领会共产主义科学的结论就已经够了,这也是错误的。”

一个人怎么能成为他知之不多的知识的继承者呢?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大部分著作至今还没有译成中文。毛泽东认为没有必要学什么欧洲国家的语言。

在这方面,列宁的一段话具有特殊的意义:
“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马克思是十九世纪人类三个最先进国家中三种主要思潮的继承人和天才的完成者。这三种主要思潮就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社会主义。……”

1944年3月26日

特区有许多富有经验、深受锻炼的革命战士。在内战中经受严峻考验,失去亲友,和在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积极斗争的最初几年中得到磨炼,这就是他们每个人的生活经历。有的人身上,伤痕要比胎记多。对他们来说,红军(现在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和共产党就是他们的亲人,就是他们的家,就是他们的生活目的。他们简直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他们把一切献给了革命。为了革命,他们准备经受任何新的考验,任何磨炼。他们和革命是不能分开的。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为争取一个新中国而奋斗。

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对他们来说是革命的旗帜。

1944年3月27日

知识份子受到整风的最沉重的打击。给知识份子“洗脑筋”的工作搞得特别起劲。许多人,甚至真正有才能的人,也都得向半文盲的鼓动者学习。为了培养他们的正确的阶级意识,严厉地要求他们接受再教育,从事体力劳动。当局采取这种思想教育的方法,部分地是由于它藐视科学知识和教育。知识份子是宝贵的,这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他们受到极其严厉的“洗脑筋”的待遇。作为一种教育方法,他们被迫进行体力劳动,常常是无用而带侮辱性的劳动(如必须织袜子)。党内为数不多的知识份子干部,被贬降到只去干干技术性的工作,例如当文书、通讯员、非熟练工人或官儿的服务员等。

毛泽东正在砍伐掉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文化之一的千年古树的森林。他对无产阶级文化的说教是歪曲马克思主义原则的。在这里,革命干劲远远没有把文化丰富起来。毛泽东所喜爱的旧战,到如今在延安已风行十年了,然而这里却没有创作出一部好小说来,也没有短篇小说集,没有我国内战时期的名歌之类的歌曲。

在延安,人们对崇高的、多种形式的以及思想纯正的文化,甚至连谈都不谈。对此他们是不理解的。也不把它认真地当一回事,尽管毛泽东就是以对”“无产阶级文艺”的分析,来发起整风的。

中共中央主席对活生生的思想,明显地表现出来怀有敌意。文化的停滞由此已可预卜。说知识份子对革命重要,也就是说说而已。实际上,真正的知识份子正被那些脑子里填满了教条的无知的人所代替。拿革命斗争以及后来的抗日战争的艰难环境,来为采取这样一种政策作辩解,是没有道理的。

对知识份子采取这种不合情理的粗暴态度,造成了经济管理方面的种种困难,并且削弱了反对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整风的政策成了党的生活的准则,对党造成了危害。这种危害,越来越明显地表现为使马克思主义庸俗化。

受过高等教育的党员知识份子,负责培训干部。这些年来,由于整风的结果,这一部分知识份子,要么被撵走了,要么本身转变成了教条主义者。

就连中共中央主席的有学问的秘书所受的教育,显然也与他们的任务和职责的要求不相称。

因此,对世界过去的文化遗产和全部哲学知识的漠视,造成了学识浅薄,对教学法的漠视和教学法的原始状态(在延安所谓的高等学府中,每周顶多有五、六小时进行学习)。

党的教条主义成了政治上是否成熟和忠诚的试金石。“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掩盖着全知全能、教条主义和对真正的知识和文化的蔑视。

他们开始慢慢地把文化理解为少量的必读的历史小说和业余创作的带政治内容的剧本,以及同样是粗糙地重复政治口号的简单的读歌,当然,还有包括在“二十二个文件”内的文章。

中共中央主席以他关于无产阶级文化的讲话(1942年毛的讲话)宣布开始整风。党为了“现实的马克思主义”而在丢掉马克思主义,而“现实的马克思主义”只不过是死记硬背的教条。因此,文艺受到整风思想的束缚。凡是超出整风思想(毛泽东的“现实的马克思主义”)以外的事情,都要受到“清洗”,这已成为政治生活的常规。(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