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横秋:吴英与文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4日讯】 由吴英被判死刑,我想起了文强。

文强能爬到如此高位,绝非等闲之辈,必定精熟于官场规则、人情世故。无奈时运不济,被野心之徒当做祭品,献上了招魂复辟的案台。文强自知大势已去,也只好按照他人的一切设计认罪服输,即可痛痛快快的死去,也可保全一家老小。  

有人必拿那2000万说事。当今金融如此发达,货币最重要的是其流通性与变现性。银行卡上的几个数字,则完全可应付一切事务。而藏匿于鱼塘,取存都非常不方便,文强不至于如此弱智。再者,他早会想到如何洗钱、转移财产,即使真想保存,也只能是更贵重的黄金。这事只能说栽赃者的无能,反倒爆出该案内幕重重。  

再说吴英

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尚且不易,吴英能集揽巨额资金,也不是一般人物。但是一著不慎,沦落囹圄。更臭棋的一著是,她居然检举十几名贪官以求免死。这一点,她远不如文强圆滑老道,由此陷入一败涂地,无可挽回的死地。毕竟稚嫩的很呀,她怎么能斗得过那帮子老油条老狐狸老魔头老东西?  

吴英说:“我即使真的想骗,要是背着这么多沉重的房子,比蜗牛爬还慢。我借钱只是想经营企业,做自己的事业,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我有错,错不至于犯法,更不至于死罪。”凡有正义感的律师学者,都能引经据典的为其辩护罪不至此;凡有同情心的网友,都从心底觉得她即使有罪,也不如那些硕鼠巨蠹危害之重。但是说这些都没有用,还是原周口市长张海钦一语道破天机:“人民连屁也不算,一亿人的话,不顶一个官的话”。其中的玄机,你懂的!  

吴英和文强两案,不是适应法律的问题,也不是量刑轻重的问题,而是有人让他们死的问题。这里不要讨论法律条文,在其上还有最高指示、领导批示、红头文件,法律其实和臭老九的地位差不多。再说你“和它讲法制,它和你讲政治;你和它讲政治,它和你讲国情……”你掉进一个叫“伟光正”的陷阱,自身尚且难保。说多了,被当做精神病;说烦了,35吨的工程车开到了家门口。  

多说无益。吴英,你还是认命吧!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