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5日讯】今年3月的北京两会,薄熙来又成了中外媒体关注的焦点,以前是宠儿,这回是弃子,人们看到了他在主席台上的位置,倍受冷落,以前徐才厚与其关系较 近,必有笑谈寒暄,但如今形同路人,两人近在咫尺,却有意保持距离,基本上没有交流,这引来诸多猜疑,身陷王立军丑闻的薄熙来命运如何?是成为陈良宇第二,还是软着陆,重庆消息人士说,他的下场已经有了答案,只要摸清他和成都军区关系演变的来龙去脉,就能判断他仕途的走向。

地方官员的大忌

对于中央集权的国家,皇帝也好,总统也罢,最担心的事莫过于地方官员插手军队,或者扩充地方武装,近年来,熟读《三国》的薄熙来,似乎不在乎胡锦涛 的警觉,他不仅高调地唱红打黑,抓捕了600个“黑社会”,借机不断扩充员警队伍,而且,还主动和成都军区拉关系,与张海洋等军头明来暗往,图谋不轨,其政变野心尽显无遗。

去年7月16日,重庆市召开国防动员委员会第九次全体(扩大)会议,研究部署国防动员工作,表彰“党管武装好书记”和“优秀国动委主任”。这种活动在其他省 市是相当低调的,一般不做报导,而薄熙来操控的媒体,却以显著版面,大肆鼓噪,报导说,市委书记、市国动委第一主任薄熙来指出,对地方党委来说,做好国防 动员工作责无旁贷,要讲政治、重感情、办实事,抓好落实。并强调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正其,重庆警备区司令员朱和平,市委常委、重庆警备区政委梁冬春, 副市长刘学普,重庆警备区参谋长王盛槐等参加了会议。

这似乎在咄咄逼人地向中央军委示威,其“重感情”之意,似乎是说,他和张海洋等军头的关系不一般,虽然,此时张海洋已进京,但他留下的嫡系还盘踞在 成都军区各级岗位,尤其他在二炮还握有重要军权,薄熙来所说的“讲政治,讲感情”,是不讲原则,不讲纪律和服从,这些一语双关的言词都具有煽动军心的作 用,胡锦涛和习近平都对其十分反感。

但是,与江泽民,李鹏等人过从甚密的薄熙来不在乎,他一意孤行,胆子越来越大,2011 年11月10日,在胡锦涛去美国夏威夷参加APEC峰会时,薄熙来认为时机已到,竟在重庆大搞军事演习,又借机蛊惑军心,拉拢诸多军头。这次的阵容就是一 场军事政变的预演,令世人震惊。

据新华社转载《重庆日报》的报导:成都军区国动委(笔者注: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第六次全会实兵演练在渝举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中央军委委员、 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刘长银、参谋长艾虎生,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四川省省长蒋巨峰,贵州省省长赵克 志,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云南省代省长李纪恒,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甲热‧洛桑丹增等到场观摩。当晚,薄熙来、梁光烈以及出席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的与 会人员还观看了“唱读讲传”文艺演出。

据北京消息人士称,此次活动不仅使即将交班的胡温忐忑不安,也使“习李配”体制的拥戴者也惊出一身冷汗,试问,哪一个封疆大吏像薄熙来这样胆大妄 为?这哪是地区性的国防动员演习,分明是分裂军心,发动兵变的试探性预备动作,于是,中共高层许多官员都预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胡锦涛 必得和他摊牌,否则,地方军变,登高一呼,挥师北伐,随时可能发生。

“窝里反”葬送了前程

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这次军演已使军委主席胡锦涛非常担忧,故有关部门已经和成都军区打了招呼,要他们别站错立场,薄熙来自2007年下重庆以来, 被虚构的民意支持搞得昏了头,自以为是一言九鼎的“薄泽东”,他一方面多次向全国招聘员警,不仅购买了最新款式的装甲车,从意大利进口了高档摩托车,搞了 吸引眼球的警花,还成立了国宾护卫队,而且,还赞助成都军区20多亿元,改善装备,翻新营房,换取同心,所以,薄熙来充满信心地认为,通过廉租房,户籍改 革,地票转换,等等,已经把老百姓拢络住了,再把王立军之类的打手和酷吏安插好,就能有机会煽动警变和军变。但是,他过高地估计了个人魅力,而忽视了体制 和全国的民心党心。

中国社会每年有数以千计的群体性事件发生,但茉莉花革命却一放而败,这说明一方面老百姓对政府不满,报怨多多;一方面人心思治,安于现状,大部分人 赞同温家宝提出的自上而下的改良路线,像薄熙来这样,自己的亲友贪得无厌,却假扮“包青天”形象,用“唱红”唤醒“暴力革命”意识,用“打黑”筹集警变资 金的作法,根本调动不了军心和民心,尤其是军队一直在胡锦涛的手里牢牢掌控,近年他对部队的优惠政策是“只做不说”,使官兵上下比较顺从。因此,在目前这 种铁幕般的中央集权体制下,薄熙来想自西南一隅搞事,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所以,听到微词和风声的薄熙来,想采取新的动作,而不是退却,在1月20日,他假借给成都军区送铜像的活动,再次向诸多军头投怀送抱,但却遭到了冷 遇,按级别说,一个政治局委员要给成都军区送礼,还召开了隆重的仪式,最起码要有一个军区副政委或副司令员参加,但它们有意显示距离,连一个政治部主任都 不出面,这透露出薄熙来的仕途不妙。所赠的毛泽东等人的铜像不外乎想迷惑军头的眼睛,让他们别忘了薄一波,更别远离了薄的儿子,但薄熙来如意算盘打错了, 现在当官的,谁不想安于现状,名利双收啊?地方挑战中央,这是大忌啊,支部建在连上,党指挥枪,胡锦涛能屈从“薄泽东”?

于是,2月2日发生了王立军变相免职的奇闻,以前的第一副市长一夜间变成了第十四把手,看似奇怪,也在情理之中,重庆再忽悠,也不过是中国的一个直 辖市,薄熙来再做美梦,也是一个地方大员,他信任王立军只是一种权谋利用,不论是上级的离间计,还是下面的民告官,反正薄熙来,王立军已经积怨太深,他们 的问题一是贪腐,二是枉法,三是占山为王,挑战中央,每一条都做死。就薄熙来而言,谷开来和薄瓜瓜的丑闻够多的了,足以抵消他的“民生”和“共富”的陈词 滥调;拿王立军来说,光专利新型的发明就有100多项,而“红色雨衣”等专利推广费就是获利惊人,这岂能不授人以柄?

如果他们不搞上述的燥动和挑战行为,可能中南海高层会装聋作哑,贪腐来自于专制制度,官场盛行,人人程度不同,但如今因为高调作秀和孕育分裂而招来 放大镜细查,毫无疑问,抓薄熙来的把柄必得从他的心腹开始,王立军不仅失去了“东北帮”的左膀右臂,而且,自己也是唇亡齿寒,如果薄熙来稳操胜帣,值得跟 随,如果王立军资讯不通,没有警觉,事件都可能改写,但恰恰不是,东北人的讲义气和蒙古族的热血,酿成了王立军判逃美领馆事件,这真是石破天惊!

它像一只巨手,等待了很久,正当薄熙来西装革履,侃侃而谈之时,正当媒体的聚光灯照亮了舞台,让他充分表演之际,忽然把他“剥光猪”!虽然,黄奇帆 借助凤凰卫视大肆编造谎言,但越描越黑,“薄泽东”可以仿照毛泽东,但不能改变网路时代的特点:公民记者用口袋里的电脑能粉碎一切高明的谎言,所以,“窝 里反”使薄熙来神话坍塌了。

拍马屁拍在蹄子上

实际上,薄熙来和王立军反目为仇的笑料,早在2009年就处于发酵之中,他们狼狈为奸,包装,拼凑,和策划了600个黑社会组织,不仅制造了数以千 计的冤假错案,重庆到处怨声载道,而且,还全盘否定了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的经济成果,引发了震惊世界的移民潮,跑路潮,尤其是,制造了与成都军区 有密切关系的李俊案。

去年七月,笔者斗胆率先披露了重庆“黑打”的牺牲品李俊的故事,显然,这冒了相当大的政治风险,深不见底的中国军队非小记而敢得罪,但“道之所在, 虽千万人,吾往矣”,如果文人屈服于压力而对薄熙来的徇私枉法保持沉默,那么,中华民族必将陷入一场内乱之中,中南海高层未必全部了解地方政府暗箱操作的 内情,而李俊的遭遇却是真实的一角补白。

我不必重复《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的内容,我只想说,由此案,读者可以看出几点动向,第一,刘源所言的军内腐败已到了不整亡军的地步,谷俊山一 案就有力证明了这一点;第二,薄熙来插手和收买军头,已经不择手段,为了取悦张海洋,他可以罗织罪名,编造谎言,把一个20多年与成都军区作生意的民企老 板一夜间打成“黑老大”,控制了45亿的私有财产,没收了3亿的现金还不算,还把其31个亲友全部判了刑,抓不到李俊,就叫他哥哥顶替,李修武被判了18 年,共产党说,人民军队爱人民,但薄熙来把军队与人民对立起来,不是争利,而是抢钱!

这是一个成都军区历史上,继“3,19枪击案”之后,第二起重大事件,它表明军队正在溃败中失控,正在被地方官员所利用,所以,中央军委在李俊案刚 一发生就调虎离山,把与原成都军区司令王建民有矛盾的张海洋回到北京,但此案引发的余震还在继续,如果薄熙来和王立军出于公心,如果军地两方办案人员头脑 清醒,慎之又慎,绝对不会出现“假生饭”,李俊没整了,抢钱却成功了,不仅薄熙来找到了取之不尽的财源,而且,军队敲诈了民企4000多万元,还傻乎乎地 给被抢的人,留下了戴公章的铁的证据。

原本,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如意算盘是,我不惜任何代价,给成都军区抢来一块“大蛋糕”,买通军头张海洋,随时可以举事,但人情送足了,却遗忘了时代变 迁,2010年10月23日,李俊带着证据逃亡了,可能他未必能逃出薄熙来的手心,但文字证据却传遍了世界,张海洋和薄熙来如何解释呢?只能一古脑地把麻 烦推到“酷吏”王立军身上,这是政客们一惯的自保绝招,但东北汉子可能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跟着薄熙来打打杀杀,双手沾满鲜血的王立军与其反目为仇,就再 次揭开了重庆“二次文革”的冰山一角。随之,薄熙来露出了“阶级斗争”的真面目。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薄熙来下令搞得李俊案,是拍马屁,拍到了蹄子上,马儿没舒服,还被成都军区自卫式的反踢一脚,因为,第一,《刑法》明确规定 了“涉黑”的条款,连黄奇帆都不得不在北大演讲时,强调了“四条标准”,但李俊的“保护伞”是谁呢?他20多年没有一个生意不是与成都军区合作的,假定他 有行贿受贿的问题,物件只能是成都军区各级官员,所以,随着案件的深入,岂能不左右为难呢?假如李俊没有所谓的“保护伞”,如何定性是“黑老大”呢?牵强 附会地硬挖下去,岂不是伤及军心?

第二,既然部队收了李俊4000多万,开了发票,还签订了合同,并出具了多份公函,就绝对不能再抓,抓了就会严重地影响成都军区的形象。所以,薄熙来在去 年七月,本人首次惊曝内幕之后,应当从速停手,做好善后,实际上,我没有展示军内机密档,已给王立军等人留足了面子和回旋余地,但薄熙来肆意妄为不在 乎,还是要“一不做,二不休”,不仅把李俊之妻罗淙判了一年刑,还把人家31口全部打成黑社会成员,这就使成都军区各级与李俊相识的官员震怒。

第三,李俊已经“跑路”了,媒体也曝光了此案,显然,薄熙来越整他,新闻就越多,关注的人就越兴致盎然,要知道他和成都军区合作了20多年,在这个 微博和互联网的时代,既使我不写他,也会有人感兴趣,王立军采取钓鱼执法的方式,把人家31口亲友都打成了黑社会,财产也基本上控制了,这真是人财两空, 全家覆没,只留下一个89岁老母和两个未成年的小孩,这种运动式的灭绝人性的“黑打”,引起的骨牌效应,不用说民企老板兔死狐悲,连成都军区的办案人员都 胆颤心惊,试想,这是21世纪,这是一个人们解决了温饱,正向往民主和法制的社会,成都军区的官兵会拥戴薄熙来这样的野心家吗?

因此,王立军落马或许带有上层内斗的色彩,但在薄熙来的利用下,走到这步尴尬的地步也是必然,假如没有“窝里反”,薄熙来奋力一搏,敢于举事,说不 定有戏,但现在已经众叛亲离,孤家寡人,因此,尽管他远去云南是怀旧念祖,投靠14军,但只能无功而返,喂喂海鸥还行,想和中南海抗衡却是以卵击石,君不 见,他在云南昆明,一直有梁冬春陪同吗?梁何人也,一是重庆警备区政委,二是张海洋的死对头,至此,读者该明白薄熙来已经闯下了大祸,或早或晚,他都会身 败名裂。“王立军事件”不过是拉开了大戏的序幕。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