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君:“左”传──薄熙来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5日讯】 今晨一友人发来段子,280余字。一时无事,遂增补,发出来供众网友一晒。哈哈,天道好还,而已而已。

和谐六年,国公薄氏熙来谋副宰职位未得,勉封西南侯,心怀怨望。遂以渝州为基地,定假“吟朱”以法统跻朝,借“肃墨”以道统登基之权谋。翌年,征召辽国旧部王氏立军执掌刑部。王慨然西行佑主,屡兴大狱,逆之者以“肃墨”为名尽行收监,杀官吏,饬衙役,枷富人,捕讼师,动大刑,受刑者惨呼连连,牵连株连无辜无数。一时间,家破者,人亡者,失财者,冤案十年难清。有方竹笋者,基于义愤,作“一坨屎”之词以讽,词曰:“勃起来窝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坨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坨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薄公即使走卒捕之劳教……, 一时天下闻渝色变。

薄公意犹未足,召渝州党校教授苏伟者,联络京师高人张木生、教授杨帆者,推出“熙来新政”、“重庆模式”等理论新装以为登基之用。竟然哄骗小有得手,新权威主义理论大师萧功秦等一干名流学者,受其连哄带骗之鼓吹,一时不察,竟然为之叫好。一时间,渝州大地,崔之元等新左学者,纷纷下海兼职以为门客,京渝路上,出谋者,干谒者往来不绝。更有乌有之乡一干人众,在渝开会,给薄公以新党名誉职位。

薄公更不惜以地方财政年赤字1000亿之数,广散糖果,以寅吃卯粮之手法换得万民拥戴之声势。由此,薄公文以“吟朱”、“唱传讲读”和立“熙来新政”、“重庆模式”等新论,武以“肃墨”和招西南各地兵士往渝军演并名之曰国防动员,文武两手交互为用,实力日益坐大,新朝之气象,日渐现形。

今上仁义,初时隐忍未发,兼朝中诸长老和军机处诸公,应邀慨然西巡,对“吟朱” “肃墨”莫不大声叫好,一时竟至投鼠忌器。薄公以此为恃,竟致屡屡滋事,乱纲犯上。安坐探,搞窃听,玩军演,风生水起。

然腋肘有变,薄王莫逆生隙,薄起弃意。和谐十年初,疏至礼部,刑上亲近,王心焚意懑。上元日,星夜出,遁入蜀都西洋使馆。薄命人率禁军驰援围捕,西馆忌,递解出。 然终惮于天威,悻然放手,围捕无果。天兵遂押王于皇都候錾。

帝震怒,民愕然。时逢天国易代,太子登基,且乱象环生,伺虎四伏,枕戈待理。帝等长老,除一人外,余皆久惴惴而终不忍,共定断然羁薄之计,以维朝纲皇权。

文章来源:《一五一十部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