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从整肃王薄周到清算江泽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5日讯】中共的龙年,1952年、1964年、1976年、1988年、2000年、2012年,都是个多事年。当然中共唯恐天下不乱,就是个惹事党,什么年它都惹事,不止是龙年。1976年是它的第三个龙年,招惹出唐山大地震,并同时送走周朱毛三个魔头。此后不敢搞阶级斗争的政治运动了,以改革名义继续作恶,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阴坏政策,勾引中国人竞争谁的手段邪恶,彻底革了文化的命。这使它终究能够做成迫害法轮功的事,而且全民也能够坐视它伤天害理最终害己。2012年是中共的第六个龙年,这才两个月,就弄出整肃王薄周的大事来了。

从2月5日王立军为保命叛逃“美国”而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整肃就转暗为明了。这“不幸”成了中共春天里的一把火,先是小树林,终于点着了中共的政治大兴安岭,王立军投美是大树燃烧,薄熙来双规则烧了小兴安岭,依照《金融时报》的报导,3月19日周永康因为政变而在该露面的场合消失了。据说这不是一般的传言,而是与安全部门有紧密联系的人传出来的中共的命令:不能露面以及不能参加高层会议。江泽民的最高代理出事了,还真是大兴安岭起火了。

在红头文件非法加违法治国的政治山寨国,新华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报导的所谓新闻往往都是假消息,只是为了某种政治宣传。这恰恰就给了大陆小道消息盛传的空间。多个微博转发周永康被控的消息,即便假也成真了。

中共政法委头子被控已不能主事,其实也跟被拿下差不离了。21日,北京官媒消息转成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全世界有政治头脑的人都想到了江泽民。

中共如今正集训3300多名全国政法委官员的,却没“康师傅”的事了。这就难怪人们猜想这些政法委官员是被变著名义像薄熙来被拘后重庆官员表态一样在过政审关。政法委主要事务是什么啊,还不就是维持镇压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啊。这有百度解禁《伪火》、“神韵艺术团”等资讯为证,可谓是为整肃王薄周而向民间打出的探照灯。这当然是好事,意味着:中共欠人民的血债将一笔笔算。

道理是直的,但事情(现象)却经常扑朔迷离,看人的心在眼花缭乱中如何波动。周永康自19日晚传中南海“政变”后,在媒体上失踪两天。21日晚7时,央视《新闻联播》播出周永康的消息,却没有报导政治局常委严格规定有的镜头。以不出镜的周永康现身新闻“辟谣”,适得其反。央视23日的新闻联播中,周永康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印尼外长马蒂,真人露面了。这就是极权专制下为所欲为的中共万花筒政治,一摇一个花样儿,看到底,不过是几块破烂颜色玻璃。

中共烂玻璃摇的花色是给人看的。周永康是肯定要整肃的,这边要搞迫害,那边怎么和谐啊。这样看来,真人露面就是个稳定阵营的戏。据香港媒体透露,武警将不再受中央政法委协调,武警调动兵力要经过中央军委胡锦涛和国务院温家宝签字后,由总参执行。这意味着政法委失去了兵权。政法委失兵权不是周永康一个人的事,涉及到罗干、周永康经营政法委时期安排的大批人。3月26日到4月2日,胡锦涛将出国一周参加国际会议和国事访问,这时候康师傅如果彻底落马躺在地上了,各地公检法系统清洗江家帮的罗周人员就有可能遭反弹。胡和谐希望在他离开的这一周,国内的政坛局势没有惊涛骇浪,让周出面就是这么回事,起一个安抚江家帮人心的作用。当然周永康也需要露面伺机咸鱼翻身。

说来说去,“康师傅”一会儿玩消失,一会儿有报导不现身,一会儿真人露面,都是中共政治万花筒里摇烂玻璃的事。胡温当然是希望通过妥协而和平过渡。中共极权专制的第六个龙年,才两个月,就整得像小女孩玩游戏一会儿扔了布娃娃,一会儿抱在怀里。自诩为“伟光正”的中共今天混成这样了,归根结底是因为其根本立场与人民对立,以人民为敌,口里哼唱共和,却乐于发动国内战争。

2012年的这个龙年,才两个月就出了三个中共的“意想不到”:想不到王立军进了美领馆,“亲吻”起美帝国主义来了;想不到薄熙来靠“唱红打黑”几乎成了草民心中的当代毛泽东,居然一点不经折腾地就失去了重庆和政治局。想不到才报导周永康消失的消息,百度就解禁“神韵艺术团”、“血腥的活摘”等让江泽民活不如死的资讯。王薄周遭整肃,说白了,就是胡江内讧走到头了。

胡江内讧到头,透露的信息是:中共与人民的内战很快将结束了。当中共与人民的对立是内战的真相显露了,它也就玩到头了。这就是说,人民甭跟中共讲自由、民主、人权、宪政,讲这些太奢侈,就跟共产党离心离德不跟它玩共和游戏就得了。中共统治中国,专制只是表象,实质是邪恶:永远与人民为敌,内战不止,正如历次政治运动,镇压六四以及迫害法轮功。

整肃王薄周,剑指江泽民。现在看似人在这样想或者那样动,却一切都在天意调控之中。中共内斗大戏的剧名就是“天灭中共”,内斗不是想斗就能斗起来的,是天意。天意让我们看中共内斗,最终是让我们唾弃它,选择不与邪恶为伍。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