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经纬:突传薄家英籍保姆之死的背后端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7日讯】当初,王立军刚投奔美领馆之时,韩寒一篇“重庆美剧”博文引来众人击节叫好。

迄今为止,这部大戏已经面向全世界直播了许多注定将被津津乐道的经典桥段:乔装打扮的出逃、兴师动众的追捕、目不暇接的政治黑幕以及步步惊心的宫廷权斗,所有美剧必备的元素几乎一应俱全,让我辈从眼花缭乱看到目瞪口呆大呼过瘾过瘾。

就在众人都以为第一季暂告一段落之时,一出秉承了正宗英伦戏剧精髓的现代版“麦克白”拉开了第二季的帷幕,用英国商人的死为我们制造出一团巨大的疑云——生平第一次觉得,伦敦与重庆之所以被赋予相同的别称“雾都”,应该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谁也不会想到,第二季的序幕来自一条没头没尾的微博:“死者:瓜瓜的保姆。国籍:英国。地点:重庆。处理人:王丽娟。死因:不让王查。 尸体未保留,直接火化。”

很快,嗅觉敏锐的《华尔街日报记者》杰瑞米佩吉(JEREMY PAGE)接过了第二棒。他在3月26日的报导中大曝猛料,称被视为薄瓜瓜英籍“保姆”的尼尔海伍德疑被下毒害死,远非当局宣布的那样系死于酒精摄入过量,并在没有通常的尸体检查的情况下将他火化。但海伍德的友人向英国政府提出怀疑,说海伍德生前是滴酒不沾的人。作为处理尸体当事人的王立军未做尸检即将其火化。

从某种程度上看,是佩吉的报导把蝴蝶翅膀的煽动演变成了一场飓风。他的美国同行甚至在推特上大发感慨:“今天我在Jeremy Page圣坛上膜拜,口中唱到,‘我真没用喔,我真没用喔’。他报导的重庆之死将改变整个事态。”

没错,事态已经改变,尤其在英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要求调查海伍德死因之后。

现在看到了吧,中共式密室政治所蕴含的丰富内幕已经远远超越一般人的想像力,连好莱坞的编剧也要自愧不如。难怪有网友慨叹:“政治权力斗争,外交事件,凶杀,神秘男保姆,野心勃勃的国王,貌美精干的王后,风流多金的王子。。。今年的奥斯卡不颁给薄家就太不厚道了。”

很精彩的概括,但还没概括全。

仅仅一天之后,佩吉再度重磅出击,揭出海伍德生前为英国一家名叫Hakluyt & Co.的战略情报公司工作。这家公司由曾供职于英国情报部门军情六处(MI6)的人员创办,该公司发言人已经证实海伍德长期向西方公司提供中国相关的咨询服务。当然,他拒绝透露海伍德具体提供的是何种服务。

就这样,尽管从来没有谁迷恋过薄熙来的家庭,但传说还是发生了。这个传说包含了太多赚足人眼球的内涵,从谋杀到政变,从黑狱到逃亡;从结盟到背叛,从风流艳闻到高层铁幕;从重庆到北京,再从伦敦又回到重庆;有“伉俪情深”的独家告白,有刀光剑影的暗夜传闻;有万里之外的纵情声色,也有咫尺之间的生死博弈;有高调现身于荧屏的“常委集体打卡”,还有消逝于雾都深处的英国间谍……

显然,事情衍变至此,王立军与薄熙来反目的真正原因显得尤为重要,因为那里是所有这一切的源头。用《美国之音》的说法就是:“王立军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公安工作的中共省级干部,究竟感觉到自己受到什么样的重大生命威胁,使他觉得不得不寻求美国领事馆的庇护?”

答案有很多种,因海伍德之死诱发了王、薄之间的分歧并进而反目成仇可谓是最新版本,但这个版本更像是录音曝光的、中共内部通报王立军事件的升级版。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将王立军事件的爆发归结为偶然、“孤立”的事件,似乎这只是王的“坚持原则”与薄的“维护家人”之间的冲突。

这忍不住使人想要弱弱的问一句:真的吗?

在很多人看来,王立军似乎并不具备如此高尚的职业操守,薄熙来当然更不像对家人有着高度责任感的楷模——这个为划清界限可以踹断老父三根肋骨的狠角色甚至让大多数“发小”的太子党都对其鄙而远之。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王立军为什么要与提拔自己有多年知遇之恩的薄熙来反目?

据说,胡温早就谋篇布局准备打击薄熙来,而胡派嫡系亲信李源潮与令计划亲自策划了离间薄、王之计并由中纪委专案组实施。

据说,中纪委抓住了王立军的尾巴并与之约谈,在逼王做出对薄不利的回答后又故意将谈话录音泄露给薄的眼线。

据说,对谷开来的调查在一年多以前就已开始,而调查组接近过海伍德。海伍德又有点像当年溥仪之私教,庄仕敦先生,看了不该看的,联系了不该联系之人,还不准备守口如瓶。

据说,王立军出奔当天,是周永康通知了薄熙来王的所在,是周永康命令黄奇帆越界追杀,也是周永康下令调动特警与武警包围美领馆。

据说,周与薄早有“总揽朝纲”之“大志”,对“汉献帝”“刘阿斗”们早已视若废物。

“据说”已经有很多,将来还会更多,但我们不知道到底哪个是真相,我们只能根据自己有限的想像力与符合逻辑的常理去选择更“像”真相的传闻。中共的黑帮家法式密室政治可以使任何一个人“旦握权则为卿相,暮失势则为匹夫”,甚至可以达到求为一匹夫而不可得的地步。

但是,无论真相若何,王立军捅开的破口已经使中共体内的脓液汹汹而出,谁也无法遏止。从另一个角度看,海伍德制造的雾都疑云,不过是对一个王朝末日之际“摁下葫芦冒起瓢”的最形象的演绎。

也许,这正是上天给予人的警示:哪怕谁拥有这世界上最绝对的权力,仍无法控制看上去似乎可控的事态。该来的终究要来,该灭的终究要灭。徒劳的“维稳”,只能是葬送别人也葬送了自己。

也许,这才是“雾都疑云”真正意义上的真相。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新唐人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视频新闻:【石涛评述】薄瓜瓜英籍男管家死亡引爆海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