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传温提平反六四法轮功 如何着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2年3月28日讯】热点互动直播(722)传温提平反六四法轮功 如何着手?胡温能否顺应民心抛弃中共是关键点。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英国的《金融时报》在3月20日披露了中共总理温家宝多次向中共高层呼吁“平反六四”的报导,在这之后,港媒也报导了中共高层拟采纳温家宝关于政改和重新评估六四的建议。最近又有消息指温家宝不仅在高层提出政改和平反六四,同时提出要平反胡耀邦、赵紫阳,甚至是提出平反法轮功。这一直遭到周永康和薄熙来等江系的反对。

随着王立军事件之后薄熙来倒台,江系式微。江系所严密把控的“百度”,一度出现“赵紫阳纪念馆”、“六四的真相”,以及“转法轮”、“伪火”等等字样,有分析人士指出这并非寻常之举,正是胡温要试水温的举动。目前传出江泽民变成植物人,同时周永康被内控的情况下,胡温如何把握时机大胆出手也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究竟在推行改革和平反的过程中有哪些阻力?在推行的过程中中国是否会乱,还是会和平的过渡?那么在此之后中共是否还会延续?围绕这一系列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段背景短片。

(短片播放开始)

中共权力斗争步步升级,周永康从“被写信”、“被露面”到“被讲话”,26日出席全国政法委书记集训中,强调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外界分析,周永康大权急落。事实上权斗中派系势力的消长,早从防火墙的漏洞百出可见端倪。89年六四事件的文字图片惊现“百度”,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网站也被解禁,清明节前夕的纪念文字大量涌现,大批网民留言悼念;当局居然视而不见。更罕见的是从3月21日开始连续几天,中共的最高禁区“法轮功”也在“百度”解禁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真相影片《伪火》也可搜寻到。

无论是六四还是法轮功,一直都是中共最禁忌的话题,多年来严密打造的防火墙,为何一夕之间突然溃堤,绝非寻常。不过就在此刻媒体报导,温家宝曾三次提议为六四事件平反,还进一步踏入“最高禁区”—平反法轮功。“平反法轮功”此话一出,据说曾遭到以周永康为代表的江泽民派系激烈反对,成了中国政改最大的阻力。而重庆事件以来所引发的政治海啸,从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不是中箭落马就是权力被削;此间还传出,江泽民已成为行将就木的植物人。江系人马的凋敝仿佛给胡温的政改一大契机。

从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以来所撕开的权斗黑幕一一曝光在阳光下,看似一场政治危机,却可能是一场千载难逢的转机。在这历史的转折点,胡温的下一步棋该怎么走?中国的改革之路每个人都在关注。

(短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我们今天探讨的问题是“传温家宝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如何着手?”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您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也可以通过skype语音留言或文字互动,skype ID是RDHD2008。

我们的节目可以通过网络即时收看,收看网址是www.ntdtv.com,中国大陆的朋友可以通过爱博电视即时收看而无需翻墙软件,爱博电视的下载地址:starp2p.com。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如果您在外办公或开车,可以通过拨打电话收听24小时的新唐人节目。电话号码是832-551-5015,如果您有iphone或ipad或android的手机或平板电脑,您也可以下载intd来收看我们的节目。

我们先介绍今天现场的两位嘉宾,一位是纽约城市大学的教授陈志飞先生,另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我们开始今天的话题,就是《金融时报》在3月20日发出一个消息,非常引起世界关注的消息,他披露中国总理温家宝近年来曾三次在中共高层提出要平反六四。那么您觉得这个信息透露出来可不可信?

陈破空: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可信度应该是很高的,除了这个报纸本身的权威性和信誉度以外,更重要的是他的报导是符合逻辑的。因为温家宝近些年不断的提政改,他对外有一套说法,他对内也很可能有一套说法。只是对内对外轻重不一。

另外最近这个消息的报导是在薄熙来倒台之后,这个报导同时说,温家宝在党内提出平反六四的时候,有人激烈反对,薄熙来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是符合逻辑的,因为薄熙来走的是毛左派极左路线,他的父亲薄一波是镇压六四的八老之一,所以他是坚决反对的。那么他倒台之后应该说温家宝一派有意对外放风。这实际上也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部分。

陈志飞: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这表明了温家宝对中共现在的局势有非常清醒的认识,可能包括胡锦涛在内。他知道王立军事件之后其实加速了中共的解体,这大潮他也看到了,好像是提哪壶哪壶都不开,全身都是疮。六四只是其中一个,六四刚刚破空先生讲了,薄熙来父亲当时是八老。如果跟中共现在相关更密切,或者疮口烧伤面积最大的疤,那肯定就是法轮功了。为什么?因为现在从薄熙来到周永康再到王立军,他们手上都沾有法轮功的鲜血。但是这些人在六四发生期间并不是当时的决策者。当时只是中层干部,周永康可能还在开采石油。

所以从六四的解禁来看只是温家宝发出一种声音,就是我们这个政体必须要变,策略必须要改变,而且我们必须要对人民有一个交代。六四可能更加吸人眼球,被外媒给摘到了。但是从内部来看,我觉得其实法轮功的影响更大,因为他涉及的人群更多。这是表明胡温非常明显的信号,在寻求一种方式来解救中共或者使中共走出僵局。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还未可知,但不管怎么样,这信号是被外面解读了,被抓寻到了。继续怎么发展?我觉得肯定还有很多的后续效应。

主持人:我们知道温家宝这么多年他多次提出政改的主张,当然在一定程度上有一种分析说,是不是在作秀,没有实质性的内容。但另外随着事态的发展也有分析指出,就说他有一定的真诚度,同时也有一定的难度。您如何解读分析?

陈破空:关于温家宝政改言论,说他是作秀。包括我在内的人都说过这个话,说他作秀。原因是光说不练,光有政改的口号没有实际的行动,这第一个。第二个我说他作秀还有一个用意是给他激将,希望他拿真的来。那么这次3月14日两会结束以后,温家宝的记者会是一个很大的看点,他在两会上似乎意识到这点。他说我知道人们不仅仅要听我说什么,人们要看我究竟拿什么行动来实现这些目标。他表示只要最后一口气都要为改革开放事业奋斗一天。这是一个表白。

他同时又表白一项,因为胡温当政十年,政治改革没有启动,经济改革也很迟缓,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的现象也日趋加重。在这个时候温家宝以忏悔的心情说一番话,说他作为一个行政机关的负责人,对任内发生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感到歉疚,他希望最后一年以新的成绩弥补他工作上的不足,以获得人民的谅解和宽恕。

这是一种忏悔的姿态,这是中共领导层所从来没见过的忏悔姿态。前任朱镕基上任的时候发誓要反腐,但是任内腐败更严重,但是卸任的时候没有说一句抱歉的话就走了;温家宝还说了抱歉 ,就是说温家宝跟朱镕基相比还是更进了一步。所以现在我们对温家宝是可以做一些正面的看法,就说不仅仅是在做秀,就像《红楼梦》说的,“假做真时真亦假”,反过来说就是弄假成真,我们可以对温家宝这样的党内改革派。当然我们做为政治反对派,对中共的改革不抱幻想,但是以社会变革的最低成本来算,我们对中共党内的改革派有所作为也乐观其成。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这个有消息指,最近就是温家宝不但提出这个改革,提出平反六四,他同时也提出来给胡耀邦和赵紫阳平反,当然还提出来平反法轮功。那么究竟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个平反,在这个平反层面上难度大不大?

陈志飞:这个平反我觉得跟平反六四是一脉相承的,因为你在中共党文化这么一手遮天的环境底下,如果要做一个大的事情,如果要对某个政治事件重新定性,一定要给老百姓和底下的中下层干部一个精神的铺垫,给他们做好精神的准备。那么胡耀邦和赵紫阳做为六四事件最大的牺牲品,胡耀邦事件是前面学潮的牺牲品,可以说是当时改革受阻,整个80年代政治风云的最大的牺牲品、受难者。

如果对他们的消息进行解禁的话,这也是一个很强烈的信号,表明了中共对自己的历史现在不回避,允许大家来重新审视自己的历史。从另外一方面,这也可以打击党内的一些保守派。这些党内的保守派,一方面在六四事件当中扮演了非常不光荣的角色,就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像薄熙来他自己的父亲就是当年“八老”之一,一手制造了六四惨案,同时这些人往往也就是之后在90年代开始到现在的惨绝人寰的法轮功迫害的主凶。

所以对这些人进行有力的打击,对全党和全国的人民群众进行教育,这样的话我觉得它实际上是为将来的政治上的行动,真正的为平反六四、平反法轮功做一种铺垫,这个是顺理成章的。而且如果这种解禁是大面积的,没有任何阻挠的,这还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我们看到的好像是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那就更充分证明了这是他的意愿,完全要把这个事情扭过来。但如果现在我们处在一种忽明忽暗、时有时无的状态,那说明党内的这种保守势力还跟他们在做激烈的较量,甚至在协商、在做讨价还价。

那么从最近的事件我们来看,薄熙来已经被拿下;周永康失去声音,甚至被软禁;江泽民已经处于植物人状态,整个江派“树倒猢狲散”。那么从客观条件来说,胡温已经掌控了大局,尤其他把武警的指挥权由周永康手中夺回来,使整个的全国大局一统在自己的手中。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有能力。

现在我们对胡温抱以希望,一方面是因为他有这个姿态,有这种道义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客观条件已经成熟。在前两年我们肯定说,胡温这样做这样做最好,但是迫于江家帮的势力,你看当时政治局常委中大部分都是江家帮的人员。那现在他已经一统天下的情况下,就看胡温敢不敢做?有没有这个意愿?能不能担负起中华民族给他的大义的这么一个问题。

陈破空:关于胡耀邦、赵紫阳,我再说几句话。我们旁观中共的改革,就中共党内改革派的作为,它提到平反六四的时候,它从难易程度上有一个顺序。首先一步可能是平反胡耀邦,因为平反胡耀邦在党内的阻力是最小的,而且共识是最大的。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它平反赵紫阳,尽管在党内好像会造成一定的震动,但是也不会有太大的阻力,赵紫阳在党内是很有好感的。另外在平反赵紫阳的时候,它们可以确立赵紫阳在中共经济和政治改革中的一个旗帜性的地位,取代邓小平。因为现在中共讲的是否定过去毛泽东的30年,后来是邓小平的理论其实占走了30年。但是你把邓小平拿下去,谁上来?那很简单,胡、赵上来,胡耀邦、赵紫阳才是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而且根据大量的事实证明,所谓“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并不是邓小平,而是赵紫阳。这个我们今天就不详述了。

那么解决了赵紫阳的问题,顺理成章就解决了六四问题。但六四问题确实“牵一发而动全身”,它是一个变僵局为活局的关键。六四问题不仅能得到全国人民大多数人的支持,而且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而且对台湾、香港的问题是多解。我最近看到一个在新加坡的研讨会,台湾的《新新闻》总裁就说,中共给台湾再多的好处,只要发生一起人权事件这好处就抵销了。所以如果你不解决六四问题,不解决政治体制问题,两岸根本好不了;香港、台湾都一样。

再接下来就是解决法轮功问题,因为你解决了六四问题,不可能不解决法轮功问题。六四问题是镇压,法轮功问题则是六四镇压之后的一个“遗产”,为什么这么讲呢?如果六四已经实现了民主,而实现了新闻自由、信仰自由,后来不会发生法轮功的悲剧。

正因为邓小平六四堵死了政改之路,最后让江泽民踏着六四的血迹坐上宝座,最后当发生民众要求信仰自由它就大规模的屠杀和镇压。所以六四问题的解决有为法轮功的解决铺平道路,再接下来,新疆和西藏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因为接下来盘点西藏和新疆并不难,像西藏问题达赖喇嘛根本没有主张独立,主张的是跟中国在一起。那么迎接达赖喇嘛的归来,让西藏实施高度的自治,甚至于大胆设想,考虑让达赖喇嘛做一个荣誉的国家元首,实现汉藏大团结、大和解,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这都做得到的;新疆问题也是如此。因此这样一步棋下的是由易到难,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要改革派的势力够强的话。

主持人:有很多观众朋友已经在线上了,我们先接休斯顿的冯先生,冯先生您好。

冯先生:我看过赵紫阳写的《改革历程》这本书,当时有说温家宝是中央书记处的,他没有召万里回来,后来因为这件事情很多人说他不是真正的改革派,他不是真正的想实现中国的民主。其实我看完之后,我反而觉得如果他当初不保持他的实力留到今天,他就没有这个机会。因为六四清算了很多人,最后很多人都下台,所以当初如果他不保存自己的实力,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其实我听到今天他提出要去平反六四的话,我觉得这是振奋人心,一个很好的扭转,很好的趋势。我希望我们能够正视这个问题,不要再说什么“好莱坞影帝”了。

主持人:好,谢谢冯先生。

主持人: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听大陆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好。我想请问一下温家宝这个做法,他的心理上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或者是他个人对这个问题,因为这件事情毕竟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他自己有没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出路,或者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党的出路他有没有做一个很好的安排?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接听纽约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从2月6日开始,新唐人《热点互动》就一直追踪这件事情,而且电视台也连续报导,使海外的华人和国内能看到这新闻的人可以得到很多的真相,这点很重要。当时我就有一个感觉,我就说过王立军出逃,在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是“王一炮”,当然他是邪恶的王一炮。1911年的时候,武昌起义是熊秉坤带领发起的,所以孙中山先生当年在辛亥革命取得胜利之后很赞赏熊秉坤,赞赏他为“熊一枪”,不过他是正义的熊一枪;现在的王立军是邪恶的王一炮,但是他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很重要的。

大家想一想,去年3月11日,日本的地震,你看那个景象,海滔来的时候,那种摧枯拉朽的事是任何人挡不住的,船啊、房屋啊、汽车啊……完全都淹没在当中。所以这个形象很像民意、天意让共产党亡,就是那个味道,你挡不住的。在这样一种形势下,连胡锦涛、温家宝这样党的领导人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改革。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大家好。我一直认为温家宝讲的话都是真的,因为他在海内、海外一共讲了100多次,中共向来没有人像这样,他不是普通老百姓,他是中共第二把椅。他一直讲这样的话,现在不但要平反“六四”、平反法轮功,这是一定要平反的。我还向温家宝、胡锦涛建议,让他们在历史上永远留名,比毛泽东的名字还大,那就是把天安门的毛泽东尸体移出去,移出去以后,中国大陆99%的人都会支持你温家宝、胡锦涛,而且你们将来在历史上的名气真是伟大得不得了。我希望胡锦涛先生赶快做这件事情。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大陆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我觉得这个消息不太可信,因为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对“六四”和法轮功的取缔是完全正确的。“六四”是什么情况呢?就是国内有些人利用民众、学生对贪污腐败、环境问题、贫富差距不满的这种情况来颠覆国家政权。邓小平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一定要随着经济体制改,所以中国政府已经着手政治体制全面的改革,但是因为1989年学生过激的行为导致了后来中国政改不改。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集中回应一下,我们先请现场嘉宾回应一下。说起刚才大陆张先生的提问,说可不可信。现在有一个消息指,北京开会研究后会推出一个包罗万象的改革方案,而平反“六四”就是其中的一张主牌。针对这样的消息,同时针对刚才各个观众朋友提出的问题,我想听听两位嘉宾的分析。

陈破空:大陆的张先生说中共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都是正确的,说学生过激。我想即便“六四”获得了平反,即便中国建设了民主社会,还是有像张先生这样人的观点,只不过这样的观点正在边缘化,而且会成为越来越少的少数。这种顽固派或者强硬派的观点在中共高层也有,所以为什么“六四”不能得到平反,就是说朝野都有呼声的。

另外,刚才大陆有位先生提出很好的问题,他说,温家宝提出这个出于什么?他的政治风险是什么?我还是回到3月14日的记者会,温家宝在会上严厉的批评了重庆现任市委市政府。结果第二天,薄熙来就应声落马。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温家宝作为改革派,在党内的地位非常巩固,他有相当大的权力基础。

这个我们就看到一个现象,当时1989年,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几乎是全军覆没,处于溃败状态,经过20年我们看不到改革派的影子;那么20多年之后,可以说中共党内的改革派重新成长了,而且羽翼渐丰。

温家宝说这个话他是他的有底气的,因为温家宝在第一任的时候是个弱势总理,他不太说这个话;但第二任他是个强势总理,为什么呢?因为他经过两任的总理之后,他管的部门非常大,49个部委,有很大的权力。另外,他到灾区的现场,雪灾、地震的现场建立了巨大的名望。中共现在的领导人没有一个人的名望可以跟温家宝相比,这样的名望反映他在党内的地位就非常的稳固。

回头来看党内,如果高层开会,他掌握的部门最多;再一个,开会的时候,他的名望最大,如果他要说起话来,没有几个人好意思去反对的,而且他是义正词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改革派的涨势应该是不错的。所以他不仅是说到了这一点,而且他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因为温家宝绝不是势单力孤的,他在高层背后一定有人。比如说是否有胡锦涛的默认?是否有习近平的背书?这都是一个观察点。

另外,在基层也有这种声音,比如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是对温家宝政改完全以实际行动呼应和响应的这么一个人,他创造的“乌坎模式”实现官民和解,打破了镇压和残暴的格局。这就可以看到高层、低层都有对温家宝的呼应。所以温家宝不仅能够说得到,而且根据现在改革派的重新集结,有可能能够做得到。

刚才冯先生讲到赵紫阳的时候,的确,温家宝在1989年选边站,他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在《中南海厚黑学》这本书里面写:温家宝是邓小平的深宫卧底,是监视赵紫阳、胡耀邦的。他当时的确扮演了一个不太好的角色,但是他能够生存下来;就跟戈尔巴乔夫生存下来一样。戈尔巴乔夫的太太当时回忆说,他在家里成天怨天尤人说要改变国家,他太太就告诉他:你如果要改变国家,你就要有耐心、忍耐,等你登上高位,你才能改变这个国家。

所以温家宝终于通过自己的隐忍,登上至少总理这个职位,虽然他排号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三,但是他的实权是第二,甚至接近于第一。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现在有出头天,能够一言九鼎的说话,我想对这个国家还是不说不笑、不打不叫的一个好的声音吧,一个福音吧!

陈志飞:我觉得我们现在正在目击历史在中国大陆展开。对于中共的前景,包括十八大怎么召开?召开以后什么结局?胡温心里没有底,大家都没有底;而且现在问题是一年以后中共还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都将浮出水面。

我刚才讲了,现在中共面临的这个摊子是疮痍满目,根本就没有一处能够让它苟延残喘下来。比如说一个国家社稷有宗庙,中共第一代领袖是毛泽东,现在只是把他的画像挂在天安门广场,除此之外,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第二个领导是邓小平,如果平反“六四”,“六四”的责任在谁?最终责任不在邓小平吗?那第二道宗庙里的神仙也要给打掉;第三,你要平反法轮功,因为江派掌权之后,在中国大陆一意孤行制造了很多冤案,法轮功是最大的冤案。这样把第三道也打掉了。这样国家社稷何存?国之不国,宗庙不在了。

所以中共你从哪一个方面来看,王立军揭开了这个案子,揭开了这个盖子,所以“王立军事件”的历史意义很多西方人没有体察到,我觉得它跟“林彪事件”很有一比,两者都是告洋状。“林彪事件”之后有粉碎“四人帮”、有“六四”等各种事件,但是实际上当时都是体制内的,当时的领导人都可以很快的把它化解掉,因为并没有波及整个集体。

“林彪事件”是很大的冲击,因为它当时完全威胁到毛泽东的威信;王立军到美国那儿告洋状,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甚至威胁更大。林彪事件你可以掩盖,没有人见到林彪上飞机,也没有人看到他怎么被导弹打下来;但王立军出走美领馆大家都看到了、网民都看见了。这样说明这个政党现在体制内已经没有一个平衡的机制,它必须要寻求美国人在其中帮忙,所以把这个事件也国际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看到英国《金融时报》也在其中发声。而且我发现非常诡异的是2月6日出走之后,很多消息很准确的第一时间都出现在外媒。

所以中共现在已经走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党内各派在激烈的决斗当中,很多程度上需要依靠外部的力量。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成为“第十名”政治局常委,因为他手中掌握了其他九名常委最详细的资料,而他排名肯定不是第九。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命运已经成为一个国际的问题。

而它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公开化,胡温面临的问题就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怎么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怎么把这个摊子保下去?还能不能保下去?我的观点就是说,你改革也好,你怎么改?改革已经喊了30年了,从历史上来看,从商鞅变法,王安石到张居正,哪一个改革能说永远改下去的?如果说永远改下去的话,就是没有改革,说明只是为了保命而已。

你奥巴马搞医改,三年、五年就完成了。哪有说什么国家从七八年改到现在的?那就说你改不下去了!没有改。只是说改革是给中国人民和西方被蒙蔽的人士,在空中画了一个大饼,告诉我们会改,我们会按你的说。实际上这是一个保命符,保命的契约,那么这个保命契约现在还能承受下去吗?我觉得这个改革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它现在就是要改辕易辙,要改变自己的皮,因为它所造的孽太多,天让之而不活。

共产现在面临的命运就是说不但要处理之前它的债务,它造下的罪行,而且可能要以改头换面的形式,重新进入中国历史舞台,或退出历史舞台,这样它这些造孽者或它的领导才能有自新的机会。

主持人:您说的改革,指的是不是中共在改变之后,中共可能还会存在?这个政党还会存在?一会儿来我们还会讨论这个问题。那么我们接一位大陆山东的许女士,许女士您好!

许女士:您好!我倒是有一个不同的观点。关于百度的敏感词解禁,“法轮功”、“转法轮”解禁,我觉得它那个防火墙可能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毕竟也没有完全真的解禁。如果真的想政治体制改革的话,基本要解禁我们新唐人电视台,让大陆的观众能够在有线电视能够收看咱们新唐人电台的节目,这样才能真正的改革。

关于“六四”这个事情,温家宝提也罢、不提也罢,我觉得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去平反“六四”的,因为“六四”如果平反了,以后共产党就必须要开放基本言论自由,这样贪污腐败的官员就没有贪污腐败的机会了。

另外,大陆张先生的话真的很可笑,他说中共镇压“六四”是对的,就算按照你所说的话,镇压是对的,难道就可以把坦克车开到天安门广场对学生进行血腥的镇压吗?

关于法轮功这个事情,我觉得温家宝也没有真的想给法轮功平反。另外我想问专家一个问题,据消息来源就是说要把中国模拟日本那样,就是一党独大。一党独大不就还是一党专制吗?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希望专家能够解释一下。

主持人:好,谢谢许女士,一会儿我们请嘉宾回答您的问题。我们再接大陆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您好。我首先说大陆那个姓张的,还有纽约姓陈的观众,两个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估计这些人要么就是共产党来卧底来捣乱的,要么就是特权阶级,广大的老百姓还是很痛苦的。

那个改革、平反“六四”这些事,我说不要中了它的毒,虽然说现在中国的政治环境比八九年好一点,第一个,没有像邓小平那样掌握实权的老人了;第二个,现在它已经走到末路了,它不改也不行,它现在估计处于两难的境地,它为了生存,它可能要改,但是要它改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它们是既得利益者,它们已经做了移民的那种思想准备,你想它们怎么可能会改革呢?他们把财产都秘密的转移,胡锦涛子女没这个吗?温家宝子女没这个吗?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传温家宝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如何着手?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还有很多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大陆的赖先生,赖先生您好,

赖先生:你好。大陆的张先生生简直胡说八道!六四学生是为了反腐败,手无寸铁,政府用坦克、武器镇压,政府行为嘛,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吗?他简直是共产党的狗腿子,可以这样说。温家宝平反六四和法轮功,这一点我是不看好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快下台了,下台才提出来。所以我认为他是不可能平反的,他只是口头上要平反;但是我也希望他能够平反。

主持人:好,谢谢赖先生。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加拿大的马先生,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主持人好。人是由两部分组成,兽性跟人性两部分组成,人性是习惯于遵守规则,共产党就是兽性组织。温家宝实际上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我觉得他是有人性的,我觉得他说过十一届三中全会那个决议,这方面我想他是以为中国共产党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是六四以后的路走错了,他现在要从那一点开始再往前走。所以我觉得他会给六四平反,有这种可能。

六四跟法轮功这种斗争的事,就是人性跟兽性的斗争。刚才大陆姓张的跟姓陈的,我觉得他的兽性比较强一点,应该多增加一点人性;因为人性是讲道理的,兽性是不讲道理的。所以一旦两个人打起来,他没有道理的时候兽性就发作了,包括一个人跟一只熊也是一样的。说到底,共产党是一个极端的兽性组织。

主持人:好,谢谢马先生。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们大家好。我是纽约的陈先生,我是一个有病的老年人,已经退休了。我看到关于六四平反的问题,我是非常惊喜的,为什么?首先六四的学生,运动的学生他们是对的,为什么对呢?因为他提出反贪污、反腐败,这个口号是对的,但是事情发展到后面就被人家所利用或者变成暴力了。平反六四已经提很多年了,十几岁的孩子到部队里面,被不是学生的暴徒从坦克里面抓出来,把他打死拿去火烧。所以说他们怎么平反,问题在这里。另外一点,温家宝总理他非常理性的,很有知识的人,他可以站在一个制高点。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我们请现场的嘉宾集中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也提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胡温说的这个(平反六四)可不可信,究竟他们是不是真的去操作?同时有这样一种说法、评论,说现在目前解禁了很多关键的词语,包括“赵紫阳纪念馆”,同时还有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的解禁,《伪火》这部谈当时诬陷法轮功的片子,同时还有“六四”真相在网上的出现。有评论指出,这是胡温在动手之前进行对民意测试的结果,他测试的结果究竟如何,这种解读您是否同意?

陈破空:关于互联网,刚才许女士讲到有一些怀疑,说是不是互联网出了问题,才会有这些出现,不是的,因为我们看到关于“六四事件”,关于“转法轮”他是有时候开放,有时又封锁了,但是“赵紫阳纪念馆”一直在那里,现在是很人气很火爆,当局是知道的,这不是互联网出了问题。因为刚才我讲了,赵紫阳的问题相对来说是容易解决一点,而且赵紫阳有可能取代邓小平被塑造成“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互联网不是出了问题,而的确是一个气候。

另外还有一点,刚才有个观众讲到,是许女士吧,她说传说中共要改成日本式的改革,一党多派,如果真的能改成日本式啊,那比新加坡是要好多了,只要没提新加坡式。新加坡是表面上的一党,表面上民主,但他的确是一党独裁,由国家资源来把别的党灭掉;但是日本的一党是自然形成的。日本是个不折不扣的民主国家,自民党长期独大是历史形成的,但是自民党在很多年前,大概5、6年前结束一党独大的历史,民主党现在执政了,所以日本不存在人为构成的那个,他是议会选举,然后党魁出任首相,所以他的民主是完善的。如果中国真的达到日本这个程度,那真的是高度文明的国家。

另外还有,刚才纽约陈先生讲到了,他对(六四)的学生运动赞赏,他说学生要平反,但他又说当初有所谓的“暴徒”把人从坦克里拖出来烧死。陈先生完全是看了中共的片子,中共的《新闻联播》所撷取的一些镜头,那些镜头有多少伪造,就跟那个《伪火》来伪造所谓法轮功自焚一样,有多少伪造,这些都是疑问的。

我希望这个有病的老人陈先生应该多炼法轮大法,多体会“真善忍”,然后从中去寻找一些真理和真相,知道六四的真相,因为当他在说六四的时候,信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上。

陈志飞:很多人提到政治改革,因为这是温家宝这会儿提出的主要动力,那么这个改革往哪方面改,现在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温家宝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中共不改革存亡不下去,要改革的话,那你就要对……刚才陈破空先生讲了,观众也提到了,对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案事件进行评析,进行评论,给大家一个交代。可是你揭露这些事件从六四开始再到法轮功,你如果把这些事件进行平反,进行梳理,哪一个都置中共于死地。所以我的结论是不改要亡,改了也要亡,中共就是体无完肤,现在它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在光天化日之下继续苟活的这么一种状态,这其实是温家宝和胡锦涛碰到的最大问题。为什么呢?

他们现在已经手握大权,大概有半年很长时间了,基本上没有江派的任何反扑的可能,他完全是统控天下,他为什么迟迟做不出一个大的动力,对薄熙来,对王立军,外界有很多猜测,说江派有什么势力,根本不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做,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你怎么做都是死,都是死路一条。

那么现在提出许女士说的哪种模式的问题,所以共产党现在已经是过去式了,共产党将被扔到历史垃圾堆,这是事实,胡温自己也感到回天无力,他怎么改他只能把这个词抛出来,但要后人去做吧,十八大去做吧,谁也不知道。我觉得首先你这个名字得去掉,因为“共产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梦魇,带来太多痛苦的回忆,8千万人被它灭杀,那么多的人都有惨痛的记忆。所以这个党如果还要继续在中国发挥它的能力或怎么样,它的名字必须要去掉。

至于别的其它方式,实际上我原来也讲过,中华民族有长期的政论,还有这种统治的历史,你看老子的《道德经》里面很多都是讲治国的道理。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民在怎样治理国家这方面,我是一点也不担心。

主持人:这里可能有一系列的问题,胡、温他们现在提出来平反六四也好、平反赵紫阳、胡耀邦也好、平反法轮功也好,应不应该去做?第二个问题,在改革的过程中,中共本身是否还会延续?它们有没有顾虑?中国是不是会乱?他们应不应该改革?

陈破空:刚才有一位张先生讲他不太看好它们平反六四,或者它们快下台了;做不到。这个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金融时报》有一篇报导的关键点,说中共高层放出来的风是温家宝准备为平反六四做前期的奠基工作,收获者未必是温家宝;也可能是下一任领导人做,但是温家宝只能够做奠基工作,这是可信的。

另外一点就是该不该做的问题。我想如果一个人要抛弃自我,有公心而没有私心、有理想主义而不是实用主义,不仅仅只是看到利益格局。汪洋说现在改革的最大阻力是既有利益格局,甚至说要从党和政府头上动刀。如果你要是真的站在民心上。这次温家宝也说了一句话,说得很重,他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因此不是如大陆那位张先生所说:不觉醒,不支持。温家宝说的是人民的觉醒。实际上就是唤起人们的确要为追求民主、自由而奋斗。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仅是他们应该做,而且共产党存不存亡他们都应该做;因为他不是为了一个党。如果他真正站在一个高度、一个制高点的话,他应该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至于党不党?所谓一党之私、一己之私都是可以放弃的。我们已经看到缅甸军政府就放弃了所谓的政府之私,它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纪元。所以我想这个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主持人:如果他应该去做的话,如何着手?

陈志飞:首先要把中共这个壳给退掉。为什么?因为中共从道义、从过去所做所为来说,一方面是对中国人做了很大的伤害;再放眼全球来看,它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一种政治组织,它对人类犯下了很多的罪行。现在哪一个文明国家自称是共产党?从它现在的格局各方面来看,完全是应该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

现在中共也没有任何的理念、也没有任何的信仰,做为一个政治团体,我觉得大家已经不用承认它是一个有理念的政治团体,它完全是一种权贵、腐败的个人利益集团。他们想的就是把自己的子女、钱财移到国外,如何在国内攫取大量的资产。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对中华民族是一个很大的毒瘤。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如果胡温手软,这些在各地的利益集团会反扑、它会卷土重来。

所以我们一方面在看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历史时刻,另一方面历史的时刻也是稍纵即逝,所以我们中华民族、华夏子孙要抓住这个机会;胡温更是重任在肩,要在这个机会解体中共,而且给人民一个明确的、满意的交代,说明中共在历史上造成的罪行。他现在已在解禁中共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这些敏感词,像刚才观众说的这已经是非常勇敢的、也是必要的一步,给全党、全民整个造成这样的教育与氛围,使人民清醒认识到中共到底实质是什么;《九评共产党》也起到了这样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主持人:“解禁”测试效果如何?他做这件事情是不是会赢得民心?会不会有动乱的顾虑?

陈破空:国际的民主版图在扩大,而国内民众的权利意识在觉醒、在高涨,这些都是制造中共党内改革派能够成长的氛围与空间,所以中共党内改革派能够浴火重生,23年后重新集结、重新成长并且羽翼渐丰,那是跟国内国外的大气候分不开的。

胡温执政十年,现在国际上陷入了全面孤立;而在国内民众抗争事件日益不断。像“薄熙来事件”就是一个测试,像所谓的“王一炮事件”又是一个测试,可以说大多数的民众是支持把薄熙来这样的极左派拿下来的。现在周永康已经失势了,很明显他所掌握的庞大的维稳系统应该说被解除了实权,虽然因为中共高层不愿在政治局常委间撕破脸面,可能给他一个颜面体面下台,但是他完全被解除了兵权,关键的场合不会让他出席;让他亮个相见见印尼外长,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玩笑了。

在这种情况下,以温家宝为首的改革派,应该掌握了不仅权力,而且掌握了实力和资源,很多事情是完全可以推动的,关键温家宝也说了:要有人民的支持、人民的觉醒,还有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想,把这些加在一起,朝着一个和平、理性的方向朝野互动,前途还是可观的。

陈志飞:我感觉到刚才很多观众对温家宝的政改和他的建议,体现出了悲观的情绪,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共搞改革已经搞了三十多年,各种的平反声音、像走马灯似的权力交替也进行了很多次,每次都给人民提出一种新的纲领,但最终都化为泡影,所以大家对中共的希望已经破灭了。这一次我们是不是还能重新燃起希望?我觉得应该给胡、温一个机会,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我也同意,因为历史把他们推到了浪尖上,中华民族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在这时候,如果我们大家都能关心国是,都能与我们新唐人同仁一起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推中国民主进程一把,那么中华民族的命运就会不一样。我也觉得自己非常荣幸,新唐人电视提供这个平台,也希望广大的观众能够交流,把消息传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国家是有希望的,胡、温应该能带来一些变化。

主持人:从网上传来解禁的消息,确实引来了全民的振奋,也是一件非常得民心的事情。我们也注意到106岁的著名文字语言学家、中国“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近日也在北京发声:共产党最后要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必须放弃共产主义。您如何解读?

陈破空:不要说他,连毛泽东本人都说了这个话。毛泽东说就像世界上一切的事物要发生、发展,要灭亡;共产党有一天也要灭亡。所以这是不以人为意志的客观转移。我想说的是谈到政改,中共一些领导人可能担心遭到清算,我希望他们举目览望,有一个现成的模式就是缅甸。缅甸军政府不动声色地完成了有序的政改;它部署了一切,比如建立了一个文人政府,接着释放反对派政治犯、欢迎侨民归国,然后宪法改革。今天缅甸的局势非常稳定,一点都不乱。担心乱的人,看看缅甸再来说话。

陈志飞:其实这接触到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证国内的同胞民生正常进行、国家正常运作,不陷入暴民的流血冲突当中。中共以温家宝为首的这些领导人如果表现出更大的诚意、表示出更多的克制,人民会理解,而且如果政改越早,发生流血事件的可能性越小,政权的平稳过渡就会更快的到来,而且更顺利的进行。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卸下包袱,承担历史责任。

陈破空:我有一句话,就是希望中南海这些人不要把自己的智商搞得那么低,还不如一班缅甸军头!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探讨的话题是“传温家宝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如何着手?”从各方迹象,从江氏势衰的情况、江泽民已成为植物人,以及周永康被内控的消息传闻,可以说温家宝和胡锦涛掌握了最佳动手时机,究竟如何走?是依民心所向行动?还是继续等待时机?最佳答案操在胡、温手中。今天非常感谢现场两位嘉宾,陈志飞教授和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您的积极参与和观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