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弃薄留周削藩保共 祸莫大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8日讯】 3月26日是中共各省、 市、县三级政法委书记,首批到北京接受为期一周的集训开始的日子。各海外媒体一度传言被“控制”起来的周永康出席了开班式并讲话。周永康在全国政法委书记首期培训班上提出:“要积极适应形势的发展变化”,“认真研究现实问题,切实解决好“干什么’、‘怎么干’的问题,与时俱进地推进政法工作”。周并提出六点希望,着重强调了“要把好政治方向”,要“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以实际行动捍卫党的领导、捍卫人民民主专政政权、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捍卫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好形势”云云。

对此,舆论界很多人解读为:周永康向胡温习举起白旗了,至少是向胡温习示软了。有人认为,目前胡温习已完全掌控了大局。加之3月26日当天,网路上盛传“中共中央拟接纳温家宝搞政改、平反六四”的言论,很容易让人以为已经看到了中共“政改”的“曙光”。

其实不然!我认为,目前的局面只能说明中共内部在王薄事件上正企图切割周永康与薄熙来的关系,弃薄留周;在对政法委的态度上是削藩保共。这些并不足以说明胡温习已经完全掌控了大局,或者说,胡温习打的算盘并不是公众所期待的彻底破旧立新的“政改”。

应该说,目前周永康是处于弱势,这一点是没错的,但并不等于说他就丧失了彻底翻盘的能力。仔细看清楚周永康的讲话,您会发现周从头至尾没有一处提到“以胡锦涛为中心的党中央”,他着重强调的只是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乃至要“捍卫”的是“党的领导”、“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这里面就大有文章了。

谁是党中央?今天人们认为“胡中央”就是党中央,可明天说不定就变成“周中央”就是党中央了,习近平有没有机会接手建立“习中央”还不一定呢。千万别以为那些军中大佬们现在都表态拥护“胡中央”就万事大吉了,其实这些大佬们真正效忠的是他们手握的特权和既得利益。别忘了,他们中好些人不久前效忠的还是江泽民呢。纵观历史,有时候政变只需要一只精锐的敢死队就够了。所以,现在还不是胡温习松气的时候。

再进一步细细琢磨一下周永康的讲话,您会发现,他说的话都隐藏着潜台词,表面示弱而又暗藏机锋。周永康其实一直在告诫那些来“培训”的部下们,要随机应变,看清中央台面上和台面下的动向(所谓“要积极适应形势的发展变化”、 “与时俱进地推进政法工作”、 “切实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至于该怎样转向,那就要骑驴看账本——走着瞧了。周还告诫他的部下:要尽量拉拢民意(所谓“人民利益至上”、“密切联系群众” 、“狠抓基层基础”);要收敛过去那种嚣张的态度,拉拢检查系统和法院系统(所谓:“宪法法律至上”、“带头依法办事”等等)。这些话在不同人那里会有不同的解读,在不同的时期也可以有不同的解读,对胡温习来说,下一步怎样来把控大局就尤为重要了!

可是,从中共当局者目前表露的态度来看,他们采取的是“弃薄留周”的策略。大约是为了避免大的动荡发生而出此下策,指望先稳住阵脚,拖到十八大让周永康比较体面一点下台。这样做可能是为了安抚那些与薄、周有着千丝万缕牵扯不清的利益关系,但又不反对胡温习的既得利益者,还有那些曾是江系人马而现已掉头投靠胡温习或至少已以各种方式向胡温习示好的人,甚至是有意用这种方式来促使其他江系旧部前来“归顺”。

胡温习只搞“削藩”而不是彻底拔掉政法委这颗毒瘤,说明当局者只想扭转以前形成的政法委尾大不掉给他们带来的被动局面,并不想彻底清算政法委这些年来横行中国大地所犯下的深重罪恶,甚至还想继续利用政法委这只枪来维持中共那个已经摇摇欲坠的政权。说到底他们目前所做的一切,根本目的是“保共”,而周永康的这次讲话表明,他正是抓住了胡温习的这个软肋。“保共”、“保大局”的幌子很可能成为周永康保存力量、伺机东山再起的机会。

众所周知,周永康无论是心机城府的深度还是心狠手辣的程度都远甚于薄熙来。如果胡温习这次不能下决心乘势彻底端掉周、江老巢,还继续沿着“弃薄留周削藩保共”搞“维稳”这条道走下去,下一步必将面临纵虎归山反受其害的险恶处境。

明眼人都知道,政法委的权力急剧扩张,起始于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最近这十几年来,由于政法委一首遮天,权利凌驾于宪法、法律和其他正常的政府机构之上,严重破坏了司法体系的制衡机制,以权代法、破坏司法公正,致使整个司法系统在政法委的带动下迅速堕落、恶变,并进一步把整个中国社会拖入快速黑恶化的深渊,致使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急剧尖锐化,从而把中共当局逼入了死局。

1999年7.20江泽民逆天叛道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操控裹挟了整个司法系统,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迫害,犯下惊天罪恶,招致天怒人怨。但随着法轮功修炼者不屈不挠、理智平和地坚持讲述法轮功真相,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打倒,反而为全世界各国各民族所广泛接受和赞扬,中共当局遭受到国际社会越来越强烈的谴责。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法院通知书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二十年徒刑,并附带经济上的惩罚。

据《追查国际》的资料,江泽民先后在全球三十个城市和地区,被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等多项罪名,在五十多个刑事和民事诉讼案中被起诉。与此同时,30多位紧紧跟随江某积极参与迫害的主要帮凶,也被告上了法庭,他们的罪名主要有:酷刑罪、反人 类罪、群体灭绝罪、参与谋杀、酷刑和绑架罪、诽谤罪、煽动屠杀和迫害罪、教唆酷刑、教唆仇恨罪等。这堪称二十一世纪人类最大的诉讼案。

江泽民因惧怕自己的罪恶遭到清算而惶惶不可终日。为了确保他自己退位以后对法轮功的镇压政策可以延续,江泽民大力强化了“政法委”的权力,竭尽全力把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和现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硬塞进政治局常委,把原本应该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个机构全部抓到手中,搞“协同作战”,在实际上把本应坚守国家宪法、为广大民众服务的中国司法系统转变为政法委书记的私家军,形成了一个能与中央相抗衡的另一个“中央”。

丧失了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的机制的司法系统根本不可能保证司法公正。于是,司法腐败泛滥成灾,从对法轮功修炼者枉法污判、肆意凌虐,迅速扩展到对正当维权民众乃至普通刑事案、民事案的徇私枉法、草菅人命,使本该伸张正义、保护无辜的司法机关迅速堕落为权钱勾结、陷害无辜民众,与社会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巧取豪夺的黑恶中心。司法黑幕层出不穷,带动整个中国社会迅速黑恶化,迅速堕落为弱肉强食的名利拼杀之地,就像一个严重恶变的毒瘤,把中共本身带入病入膏肓的绝境。

可以说,正是十几年来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的打击,导致了中国社会的假、恶、暴、毒、邪、腐败等肆意泛滥,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大地上普遍的道德沦丧,社会风气恶化,人人深受其害。当中共对法轮功发起镇压时,不仅把国家和人民拖入一场罪恶和灾难中,也最后从根本上打倒了共产党自己。

胡温习只有诚实面对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千古奇冤,彻底清算江泽民一系对法轮功修炼者犯下的滔天罪恶,才能走出目前的死局,给他们自己以及跟随他们的人开启一个崭新的开始。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