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少华:“重庆清洗模式”上演 给全国警察指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9日讯】3月27日,在新华网“聚焦”栏目,第二条“重庆调整市长副市长分工徐松南任重庆市委常委”新闻以黑体强调。另官媒证实,监听中共高层的王立军的手下王鹏飞被拘、重庆南岸区委书记夏泽良被带走调查;并有传重庆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吴文康及至少有49 名薄熙来亲信已被北京扣查,胡温对薄熙来余部大换血。

据重庆新闻从业人表示,夏泽良是和薄熙来“走得最近”的区县党委书记;夏泽良是“刑事拘留”被带走而非“双规”,显示相关部门已经掌握了将其定罪的确切罪行证据。

媒体报导说,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在“打黑”期间,所动用的都是武警系统,因此事件爆发后,不但重庆公安局,连当地的国安部门及武警总队,都已成为调查对象。原重庆市渝北区原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王鹏飞,因助王立军滞留美国领事馆等多个原因,已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一个多月,其名字已被当局悄然抹去。

胡温让原本是江派的人马张德江去重庆料理后事,有外界评论说是和江派的妥协等等,笔者对此说法颇不以为然。树倒猴狲散,在江派大势已去的当下,江派旧部纷纷倒戈,惟恐动作慢了倒霉,有谁还为奄奄一息的江泽民卖命?人们看到张德江来到重庆后的动作,一点也不比当时执行江泽民命令时的反应慢。随着对重庆中高层官员官员的清洗,可以肯定的是,各级官员为了自保,一大批具体参与办案和迫害民众的基层警察,将被作为替罪羊抛出受到惩罚。可以预计的是,如今重庆的这种清洗模式,很大可能将和当初薄熙来高举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一样,成为“重庆清洗模式”将在全国推广进行。随着胡温对政法委的全部掌控,在罗干周永康时期,政法委及其掌控的公检法司公安等部门,全部各级工作人员,所有参与迫害中国民众、特别是手中沾有民众血债的警察,都一定会遭到清洗清算,外界将很快会看到这一点。

在历史上,做当权者的工具和打手从来就没有好下场,仅举几例说明。

三国曹魏末期,司马氏的权力日益强盛,司马昭的篡位之心路人皆知。 魏帝曹髦不甘心坐以待废,决意讨伐司马昭。 在途中被司马昭的心腹贾充的家臣成济杀死,而司马昭后来为了平息民愤,诛杀了成济全家,成济成为了替罪羊。

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在文革期间追随中共当局,以执行公务的名义,肆意迫害,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如吴晗和孙维世就是死在他的手下。文革结束,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七日,经北京市委批准,刘传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长的职务,接受审查。他毫不隐晦地发出了伤感:“我这辈子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了,什么样的高级饭店都吃遍了……”刘传新在接受审查期间,神经十分脆弱。一九七七年五月十八日,当他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要召开“批判刘传新大会”的通知时,脸色苍白,一言不发。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上午,刘传新自杀。

一九七七年七月,北京市公安局更换领导。遂根据《关于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军队干部调回部队的通知》,将北京公安局在“军管会”时期留下的手上沾满民众鲜血的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这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被送往各自的部队以后,部队毫不留情地对他们进行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枪决地点在偏僻的云南,对死者的家属宣布:因公殉职。

与追查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同一时间,北京当局又在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因迫害而手上沾满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并秘密枪决,中共高级官员赴刑场亲自监场。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并没有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只是“知法犯法、家法制裁”。枪毙的理由竟然是:曾经规定过不准以肉刑求供,不准在监狱中对犯人施以肉刑或变相体罚。北京公安系统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宣布:因公殉职。可是劳改系统的警察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感到非常震动。

在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近13年的镇压中,在罗干周永康把持的政法委和610办公室的命令指挥下,成千上万全国各地的公检法司公安的工作人员和警察,都主动或被动地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许多人的手中都沾有血债。现在,所有的参与者都面临着上面例子中的清算,清算的时间越来越近。这些人怎么办呢?在这有限的时间内,还有一条办法自保。

那就是立刻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力所能及地善待和保护法轮功学员,得到帮助的法轮功学员将来会为此作证;同时,搜集和举报各级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将功赎罪,这些都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清算和审判中作为减轻罪责、甚至保住性命的证据。

全国各级的政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和警察们,清算已经开始了,抓紧时间行动吧,机会一旦失去,不仅痛悔终生,可能性命不保。

文章来源:《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