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女:假作真来真亦假 祸引福至福亦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30日讯】前言

1987年2月,辽宁省金县举行县庆,有机会来到金县并住在金县政府招待所,在走廊里见到身着学生装的谷开来。那时的她虽然寒酸却面带微笑,成为薄熙来离婚案的当事人物。

1993年5月,大连开发区成为东北改革开放的视窗,吸引了众多游客的到来。笔者有机会再度遇见谷开来,那时的她已经是身着蓝色名牌西服,足蹬三寸高跟鞋,拥有律师事务所了。但她却面带忧郁,在女模特“乳头事件”后急流勇退。

2012年3月18日,上海媒体人杨海鹏在微博引消息指,王立军因告知薄熙来,辽宁警方要求重庆配合调查薄夫人谷开来。王称“我俩应回避”,激怒薄而被免职……杨海鹏还说:“此事与辽宁案件有关。薄夫人之律师事务所在辽宁及大连业务甚多。”(转引自多维新闻)

台湾旺报引述上海台商高层透露,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已经遭到逮捕。谷开来是薄熙来第二任妻子、职业律师、太子党身份,自1997年就持有新加坡绿卡。(《传薄熙来妻子谷开来遭逮捕》)

谷开来被捕,薄王交恶,这是必然结果还是偶然事件?狱中的她会是什么样子?她又将在“薄系倒台”乃至即将发生的“中国政变”后出演怎样的脚色?

这还得从她的真实省份写起。

维琪百科中这样写道:谷开来(1960年-),北京开来律师所所长,中国知名政治人物薄熙来之妻。1978年考取北京大学法律系,之后继续攻读该校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

当然,也有捧臭脚的。据《文汇报》广州办副主任林某的回忆,1979年,她和谷开来同住北大一个学生寝室,谷是法律系学生,薄熙来还没离婚,但已和她相识,并关系暧昧,来往密切……

难道这个林某也是假文凭?请问,有谁看到过她们全班同学的毕业照吗?抑或谷开来另有其人?又有谁看到过她童年、少年青年时与父母、家人的合影?没有,全都没有。揭下薄夫人的高干子女、大律师面纱,真实的谷开来是一个大字少识的普通民女,在昔日阴差阳错被推上了太子党薄夫人的宝座,并因此而成为了今天的罪犯。让我们看看作者笔下真实的她与她的祸与“福”吧!

一、村姑进城涉世不深做小姐家丑官陋呱呱坠地成夫人

1987年早春2月,辽宁省金县县委招待所楼道里出现了一位身穿校服的矮个子女生,她就是谷开来,一位来自于金县农村的女孩。她那黄而碎乱的头发,粗而黑的双手,加上那无论落到哪里都觉得陌生的目光,都在告诉人们:她是一个涉世不深的乡村孩子。她的年龄与身上的校服不是很相称,因为无论怎样看,她当时都是一个成年人。一问才知,因为穷,她穿的短袖上衣和裙子是从学校里面借的。因为是夏装,在充满寒意的早春时节,即使在室内也仍然冷得瑟瑟发抖。当有人问起她是谁时,她的回答是:他们说我是小姐……

“小姐”这个在今天已经普遍用来替代“妓女”的代名词,在当时并没有多少人这样用,当然也不懂得她来这里的的“奥秘”,这个奥秘随着薄熙来的前妻,李某的到来而被揭开了。原来,谷开来在当时是被想要向上爬的人找来献给中共官员享用的处女,据说赖昌星就是靠为高官找处女而“飞黄腾达”的,而享用谷这个处女的第一人正是薄熙来,当时辽宁省金县的第一副县长。而当时的县长则是谷景生,这位在大跃进开山造渠时被炸掉双小臂、后来被假造成“一二九”运动发起人的谷开来的假父。

至于谷是否是被赖挖掘出来的处女,目前尚无法考证,但赖是“从金县开始往上爬的”这一点却不难证明。当时的他既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企业界人士,却是金县县庆的座上宾。席间,当他拿出照片向在场的人炫耀他与董文华的关系的时候,曾有人半开玩笑半骂人的说:董文华对你那么铁,你怎么还这么搞他?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他的回答是:女人哪,你不懂,你只有这样对待她,她才会对你服服帖帖……

薄前妻掌握了薄与谷女淫乱的证据–照片,并拿着照片来与薄理论,薄矢口否认,并威胁如果再闹就离婚。更令薄恼火的是:谷因为不会使用避孕药而怀孕了!在当时,如果仅仅是因为玩处女而怀孕了,也无需高官们操心,谁找的处女,谁用钱来化灾就了结了。偏偏是这个薄前妻出奇的厉害,死活不肯饶恕薄,加上谷开来的哥哥也想要替谷“理论”这件事,眼看着“引诱民女为娼,献给高官攀高枝”的丑剧就要揭幕了,大幕一旦拉开,除了外扬薄的家丑以外,整个金县政府的陋闻也不得不向外界曝光,无奈,谷县长,这个金县人民的家长,在当时还算正直的人,认谷开来做了女儿,并把她草草的嫁给了薄,薄的儿子瓜瓜是在谷家长大的。

二、乳头坠地激起轩然大波恐成弃妇临阵急流勇退

薄随着权力的上升,玩女人的兴致也在增加,“乳头事件”只是其中的一件。当年,开发区征地,把模特学校的校舍给占了,身为校长的女模特领着学生去找薄请愿,眼见请愿无效,便使尽浑身解数,先是写上一封情书,再附上一枚戒指,使上银子找薄的秘书给带进去,终于换来了召见。当她兴高采烈地从薄办出来的时候,衣服的左前胸已是斑斑血迹。当她的学生关切地掀开她的衣服查看时,乳头坠地了。当在场的十几名学生都在低头找乳头时,谷女出现了,乳头也偏偏让她找到了。

谷女捡起乳头让女模特吃掉,她不肯,争执中,薄听到了让谷女进去,结果谷女刚一进去,薄就飞镇尺向她打过来。谷女跑出来,恰逢谷县长到了。他冷冷的说:你也是30几岁的人了…..;她哽咽著说:他用镇尺打我……

谷县长进去,三两句话就说崩了,动手与薄打起来,警卫把他拉出来,他又去饭厅砸开发区建筑模型,当时一个模型30万元,引来很多人围观,薄不得不出来,对谷大打出手。把他打倒在地才知他是残疾人,双臂都是假肢。薄还振振有词的冲谷景生大叫:我要娶的是你的女儿,她是你的女儿吗?

这一叫非同小可,把谷开来吓得直发抖,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假身份被暴露,不但会变成弃妇,而且还会因冒充高干子女遭到惩处,她不顾假谷父的被打,独自逃向一隅,从那一刻起,她完全屈服了,并从那天起,做出了“急流勇退”的选择。她不但不再计较薄玩过多少女人,玩了什么女人,而且成了薄的帮凶。当女秘书们哭哭啼啼的找到薄诉说已经怀孕的时候,薄一向都是“死不认账”的。与此大相径庭的是,薄不认账,谷认账,谷私下里使上银子把事态平息了事。

三、假作真来真亦假祸引福来福亦祸。

生活上的所谓“急流勇退”,被薄熙来移花接木成事业上的“急流勇退”,薄曾对媒体表示:其妻牺牲事业是他“心头之痛”,谷开来是北大法律系高材生,他到大连任职时,谷开律师事务所,“后来我做市长,她做律师办案,会不会有闲话?我跟她说了这个顾虑,还是讨论阶段,她就说,那我就都撤了。”薄熙来慨叹,妻子当时分所遍全国,结果急流勇退。”

而姜维平指:“谷开来的律师所不过是薄熙来权利轨迹的附产品,薄当大连开发区书记,它诞生在金丰宾馆,薄当市长,它搬到了北京亚运村和大连的百丽大厦,他升任辽宁省长,谷做东北制药的生意,薄再任商务部长,她做长春百货的业务,等等,难道这不是铁的事实吗?”

笔者以为,不论是律师事务还是生意业务,都是孝敬薄的,都是为薄在官场向上爬铺路的。甚至重金收买媒体文人。而这些收入只是杯水车薪,大钱都是受贿所得,只是这种钱太脏,让谷给洗一洗而已。简言之,谷开来只是一个傀儡,真正使唤银子的是薄主人。至此,笔者不禁要问:谷开来,你真的有权使用这些钱吗?所得的银子都给了谁哪?你能开口讲话公开这一切吗?若此,你或许还能减轻罪名,留条活命。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