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第一案”樊奇杭遭刑讯逼供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30日讯】随着薄熙来下台,重庆“打黑”运动中越来越多令人不安的细节浮出水面。日前,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曝光了,“打黑第一案”中被处决的樊奇杭生前自述遭刑讯逼供视频。薄有关没有发生刑讯逼供的谎言不攻自破。樊奇杭的辩护律师曾作诗为其“送行”。外媒评论中共的政治制度是世界上最不透明的制度之一。

《纽约时报》曝光的樊奇杭在被执行死刑前的一个采访录像中说,他一直被秘密关押在一个军营长达五个月,并被用铁链铐在一根铁棍上,一度连续铐了五天,只有脚趾能接触到一张桌面。他的手铐深深地嵌进了他的两个手腕,一次,看守他的守卫不得不花了一个小时才能把他的手铐取下来。

樊奇杭说,他曾试图自杀——用头撞混泥土墙及咬自己的舌尖。他的医疗记录证实了他受过这类伤。

大陆报导,2009年6月,重庆爱丁堡小区发生枪杀案,警方抓获相关涉案人员龚刚模、樊奇杭等34人,此案被称为重庆“打黑第一案”。 40岁的建筑企业家樊奇杭被判死刑,并于2010年7月被处决。48岁的摩托车大亨龚刚模被判无期徒刑。他们二人均声称无辜。

2012年两会,重庆团3月9日的开放日,薄熙来表示,打黑做得问心无愧,据他所知没有发生刑讯逼供事件。

薄熙来的“打黑”与酷刑

虽然薄熙来声称无刑讯逼供,但媒体报导屈打成招例子比比皆是。

《纽约时报》3月26号报导,薄熙来在2009年6月推行打黑运动后,10个月内就逮捕了4,781人,其中包括商人、警察、法官、人大代表等。报导还说,在打黑运动中被刑讯逼供的人指出,两年的“打黑”运动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屈打成招的例子比比皆是。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曝光的樊奇杭生前自述遭刑讯逼供视频就是其中一例。

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一文引述前重庆富商流亡海外的李俊说,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郭维国,别有用心地对其以“涉黑”名义两次通缉,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对其刑讯逼供,栽赃陷害,并敲诈4000多万人民币。有合同文本和发票佐证。这是铁的事实,他本人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据。

律师界促最高检调查重庆打黑严刑逼供

据报导,北京朱明勇律师曾冒着风险,在网路公布了他的当事人樊奇杭在重庆打黑运动中,被酷刑折磨后屈打成招并被判处死刑的视频资料证据。

他说,他所看到的只有几页起诉的长篇文件。即便如此,“你甚至不用去找都能发现,里面有如此多明显违反法律的地方。”

香港《明报》2010年报导,包括滕彪、唐吉田在内的20多名律师和法律学者8月22日联名发表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公开信,要求调查重庆“打黑”期间对疑犯的严刑逼供行为。

樊奇杭辩护律师作诗为其 “送行”

朱明勇的诗词《一路走好(送樊奇杭)》表达了他的心声:

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你走了 我不信 我不敢相信
我不愿相信 我不能相信
最终 我信了 然后 我傻了
我真的,彻底的傻了
心如刀绞是唯一的感应

撕心裂肺 竟哭不出声来 不知道
我是否能有哭的权利 不知道
泪水的喷涌 今天该要向谁示请

什么样的结局都曾预想 没想到的
竟是这种离奇而神秘的草菅

没想到 他们连庭都不敢开了
没想到 他们连律师都不敢通知了
前英雄的核准不是还开了个庭吗 不还通知了律师吗

。。。。。。
的确 我恐惧过 我非常的恐惧
我想不通 他们为什么不敢去钓鱼岛拯救被抓的黎民
而为了追查我 却可以千里跃进

他们 直追到我的故乡
在那里 他们说我是通缉要犯
在那里 他们查我祖宗十八代
可不知 在发黄的家谱中 他们是否看到我是朱熹的嫡传子孙

他们恨不得灭我九族 他们盗我的邮箱 他们封我的博客
他们屏蔽我的名字 他们动用了他们所能动用的一切
竟是为了对付一个 在法庭上为真相说话的 辩护人

难道 真的要我选择逃亡

那一个深夜,我偷偷溜回家 看见儿子躺在地上睡着了
身边放着一把他早就不玩了的塑料猎枪 头边还枕着一把尖刀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那一刻,我又找回灵魂

可今天 他们又在恐惧什么 他们又在躲避什么

或许——是怕听到正义的咆哮
或许——是怕看见冤屈的眼神
为何选择一个神秘的清晨 而不是在太阳当头的午门

。。。。。。
你,真的走啦 他们说 天国里没有生不如死,天堂里没有刑讯

还记得 那一个上午吗 铁窗的两端 你在里面眼圈泛红
我在外边“无动于衷” 曾经的 中国最优秀的侦察兵啊
竟也扛不住铁山坪的迷雾淫淫

我们不再谈论案情 于是,我知道了 你支付了朋友家人的医疗费
于是,我知道了 你曾资助了大学生
于是,我知道了 你只身将九名盗贼打翻,原来是路见不平
于是,我知道了 你没有单位却跑到别人的单位里为灾区捐款
于是,我知道了 你对朋友是那样的真诚
于是,我知道了 你对父母是那样尊敬
于是,我还知道了 他们说只要你指控他们需要的人,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而你断然拒绝
于是,我知道了 同号的狱友一个又一个将自己未被发现的罪行送给你立功 你拒绝了
理由仅仅是:不能为了自己害了别人

于是,我理解了 在法庭外有陌生人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谢谢
于是,我理解了 有无名者留言一定要救你,他们说因为你最值得尊敬
于是,我理解了为什么 我们居然找不出一个真正的受害人

。。。。。。
让他们嘲笑 人性的良知和正义吧
让他们吞咽 那溅血的馒头吧
上帝会再为你安排一次庭审 到那时 你的头颅 将会为那场审判作证

走啦,你就好好走吧 这一刻 我不再是你的辩护人
走吧,你就好好走吧 这以后
我们不仅仅是 阴阳界上的两个路人

重庆之黑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二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中国的地方暴君:薄熙来倒台暴露中共统治的真相》,评论说:

“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世界上最不透明的制度之一,但中国的政治内斗时常让人们得以窥见在这个人民共和国权力究竟是怎样运行的。一个眼前的好例就是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度希望晋升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薄熙来本月倒台。本报近几天来率先发表了好几篇报导,显示薄熙来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其行为就像是在小城镇横行霸道导致民众骚乱的那些党委书记。”

樊奇杭自述遭刑讯逼供视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