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选举日记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31日讯】作者按:《参选纪实》即将在香港出版,现摘录部分文字和图片,先行网上发表,基本按书上的排列,现先发表第一章2011年参选日记的部分内容。

第一章 选举日记之二(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第一次进校园,公安无准备

今天第一次进校园,去餐厅前贴海报会见选民。来了十几位朋友,在我37号楼工作室中准备了六块展板,每块展板上有四张A4纸的材料,有我的简历、介绍我的一些观点、阐述我为何要参加这次选举。其中有一块展板是四年前用过的,其它五块是新做的。我们写了几条标语,其中包括“反对暗箱操作”、“强烈抗议剥夺男公民的被选举权”、“坚决捍卫公民权利”、“请选孙文广”等,写了一份《孙文广再次竞选人大代表》的材料和《孙文广每天一讲一叙》的通告。向学生们说明从11月26日开始到12月12日投票之前,我每天中午十二点前都会在餐厅门外会见选民,宣讲自己的理念、介绍自己、评论时政、回答选民提出的问题,下午一点左右,到负一层餐厅与选民餐叙,回答问题。

下载录像
新唐人电视台 www.ntdtv.com

大约十一点半,我们十几个人进入校园,这和四年前(2007年)的单兵作战相比,已经大不一样。张贴标语和宣传资料时,很多同学前来围观。然后我们去餐厅门口放下六块展板,向同学做自我介绍,很多同学围过来,提出一些问题,我跟他们讨论,有的提出多党制的问题,有的提出土地私有化的问题,有的提出民主选举对穷人有利还是对富人有利的问题,整个过程都比较平和、理性(我的一位朋友做了录像)。有一位听众在评论土地是否要私有化时情绪激动,和我的朋友孙万宝争论起来。

这次到校园去张贴标语、发表演说,开始时没有公安出现(看来他们没有准备),到十二点三十分左右来了很多山大公安处的人,因为围观的学生比较多,他们只能站在二三十米外观看。后来一个同学和我的朋友孙万宝争吵起来,公安就拥过来几个人,试图把孙万宝赶出学校,因众人反对而作罢。这次演讲大概在一点左右结束,后来我们才发现在我做演讲时,上午张贴的标语、通告等全部被撕毁(有人现场录了像)。下午回到工作室,回顾今天的行动,还算比较成功。我们准备第二天再进校园,并写了一篇《抗议撕我选举张贴物》的文章在海外网站发表,制作了一些海报,准备第二天张贴。

附:2011年11月26日抗议撕我选举张贴物

11月26日我到山大校区张贴了竞选资料,结果有关方面带领四个人把标语及《孙文广再次参选的声明》及《简历》全部撕毁,对此我表示严正抗议,这是破坏选举的行为!

今天一早,我们准备了六张展板,赶印了几百张名片,在几位朋友的帮助下,10时40分抵达了山大中心校区餐厅西面的布告栏。大家一起张贴标语,“反对暗箱操作”、“强烈抗议剥夺男公民的被选举权”、“请选孙文广”、“坚决捍卫公民权利”,并张贴海报,告知学生每天中午12点前在餐厅西南门会见选民。

12点我们到了餐厅西南门,摆放好展板,我发表演讲并回答学生提出的很多问题。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有人告诉我张贴的宣传资料被撕了。会见学生时,多数人表达了对民主选举的期望,也有人称外国的选举是假的,是有钱人的游戏,我说了我自己的看法,真正民主的选举会推动社会进步。

有人问我:你是不是主张多党制?我回答他说:三十年前,我在监狱里写了一篇《论社会主义多党制》,我认为多党制能够起到政党监督制约的作用。有人问我对土地问题的看法,我主张把土地还给农民,实行“土地私有化”,耕者有其田。有一个同学称中国政府是对土地控制最好的政府,土地私有化导致了非法占地拆迁的问题。他情绪激动并对我进行谴责,有同学批评他怎么能够这样对待长者,你应该让长者把话说完。

我的朋友孙万宝问他:你知道农村吗?他回答不知道,我说:“孙万宝是从农村来的,是农民,他了解农村。”孙万宝问他:你知道什么叫土地承包法吗?他回答不知道,又问他,你知道土地管理法吗?你知道占地是怎么占的吗?他回答:不知道!孙万宝再问: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他说他家也是农村的,现场笑声一片。该男子的朋友拉他走,告诉他别在这里丢人了,这人说:“就是让我来搅合散场的,管他怎么搅呢,能搅散了就行!”孙万宝问他:违法占地,是谁违法?他回答:是资本家违法!孙万宝又问:中国哪个是资本家?大家哄堂大笑,现场人声鼎沸,纷纷指责该男子。

山大保卫处的人以孙万宝没有登记为名,要强行赶他出去,称山大不欢迎孙万宝,围拢了十余人推拉孙万宝。我过去声明,他是我朋友,山大保卫处一男子过来圆场。一个小时的演讲结束,人群散去。

2011年11月26日于山东大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