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志异——第23节(小说连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4月3日讯】医林志异——第23节

我大概说了一下初涉医林的经历。孙荣博听完,沉思了片刻,说道:“看来事情与你的那部《难经》有关,首先你在刘明理那暴露了行踪。便自引来了这些麻烦。并且《难经》一书也自有些故事在里头,我也听说过一点,但并不详细。此书的原主人是江南苏州的董少清,他本是位民间的藏书家,非我同道。但也有传闻,此人偶尔也出手医人,或是与学习《难经》医术有关。后来董少清一夜暴毙,其藏书尽被族人私分了去,《难经》也随之失去踪迹。有医者上门收购而不得。还有一个传闻……”

说到这里,孙荣博犹豫了一下,说道:“此事我仅是从一位朋友那里得知,还未定真假,且此事少有人知。那就是《难经》中藏有一个大秘密,当是与我医道有关。”

“《难经》中藏有一个大秘密!”我心惊讶不已,同时也自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

“你那个表舅死得有些蹊跷,应该不是因醉酒而死。”孙荣博随又说道。

“啊!”我闻之又是一惊。

“你能得到那部《难经》是个意外,或者说是天意。事情应该出在刘明理那边,你应该是那里暴露了行踪,将一些人的注意力引到了你的身上。否则我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原因能令那个罗申找到你。”孙荣博说道。

“《难经》与轩辕古针又能有什么联系?”我迷茫道。

孙荣博应道:“这个我也不明白,总之你日后一定要谨慎为是,但有变故,必要联系最近的游医会馆,求得帮助,以你师父老柳的影响力,有些事情会为你摆平的。”

我听了,心中稍安。

孙荣博在太原会馆住了几日就去了。这个人的开锁术已是到了一个境界。可惜因为时间短的原因,我未能去了解更多的人体中锁的秘密。人体是复杂的,生命是复杂的,我们对自己仍旧还无法了解全部。

这天早上,我去师兄那里借几本医书来看,正好见师兄恭敬地送一个人离去,此人穿着很是朴素,就像是一位从田地里刚刚劳动完回来的农民。

师兄回转来看到了我,摇了下头惋惜道:“本来想引见一位奇人与师弟认识,但是对方是昨晚夜里到的,一大早的又有事急着离开了。”

我忙说道:“可是刚才师兄送走的那个人?”
师兄点头道:“不错,正是此人。他叫李向德。”

“有何特殊的本事?”我问道。

“是个说病的高人。”师兄说道。

“说病!”我闻之一怔。民国时期有一奇人叫王凤仪的,但以说讲病与人,不施针药,每令病家有神奇功效。

师兄说道:“一年前我见过李向德与人说病,对方患有数种疾病,百治不效,但等死了。后遇李向德,坐在他旁边与他说了半天的话。而后病人痛哭流涕,后来这个人的病竟自好了,并且人也变了个大善人。李向德曾与师父和几位前辈讲述说病的道理,我在旁边也听了个大概。意思是说通病人放下一切,真心悔过,哪怕是个仇人在眼前也要向对方认错道歉。这样一来他的心气就开了,心脉也自然通了。心脉一通,百脉自然也畅通,何病不愈。”

—— 转自《180区小说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