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黄奇帆不倒与薄家走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5月9日讯】江家父子利益的大恩人

从重庆市长黄奇帆被江派力保,可见薄案处理要面对上海帮的影响。习近平有如华国锋,不彻底搞掉薄熙来,他未来也没有安静日子过。

重庆市长黄奇帆在两会之前,参加凤凰卫视的活动,被记者包围问王立军事件。

王立军与薄熙来事件爆发后,据传被扣押审查的相关人士已达三十九人,但与案关系密切的重庆市长黄奇帆却纹风不动;而作为一个中央直辖市的市长,相当于部级干部,有关他的资料也非常缺乏,实在是一个神秘人物。

六四后中共高层党内斗争涉及到的政治局委员一级的,有一九九五年的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案与二○○六年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当时的北京市长李其炎一年多以后调任劳动部副部长,显然是受到牵连而降职。而陈良宇案的上海市市长韩正涉案也深,一度传说职位不保,但最后安坐宝座至今,看来得江泽民力保而不失。不过在案发后,这两位市长都很低调,由新来的市委书记主事,而他们显然在努力检讨、划清界限,甚至须“反戈一击”建功。相对与上述两位市长因为职务关系平时长期与“主犯”合作,则黄奇帆与市委书记薄熙来不但有平时的合作,在王立军夜奔成都美国领事馆后,黄奇帆不但没有收敛,而且一直高调配合薄熙来的辩解与“反攻倒算”,在薄熙来被扣押后,他才高调配合新任市委书记张德江批判薄熙来及处理重庆市工作,完全不受牵连,好像原先就是派去“卧底”似的。

薄王出大事 市长若无其事

且不说王立军事件爆发前,即使黄奇帆与薄熙来在“唱红打黑”的政治领域方面没有怎么插手,但是在创造“重庆模式”方面的建设五个重庆,因为涉及经济工作,显然他着力很深。但这是借用许许多多的国家资源来建设一个笼络民心的面子工程,虽然讨好百姓,却也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根据新华社记者周方提供的资料,重庆市实际上已经破产,因为负债五千亿人民币,而一年的财政收入才一千亿,靠“打黑”来没收民营企业家的财产(类似土地革命时期的“打土豪,分浮财”与文革对“黑帮”的抄家),还远远无法弥补这个财政黑洞。这点黄奇帆无法逃避责任。在副市长王立军奔入美国领事馆时,黄奇帆率领七十部警车越界追击,进入成都,不但包围美国领事馆,甚至与成都的武装力量对峙,不论从国际角度还是国内角度,都是相当严重的政治事件。但是直至一个月后北京“两会”的召开,黄奇帆不但没有反省,还配合薄熙来在重庆团做小动作乃至大动作。

两会前夕的二月二十八日,黄奇帆作为唯一被邀请的地方政府高官,在北京出席由凤凰卫视主办的“二○一二金凤凰金融理财盛典”活动,一到会场便被记者团团包围,被追问薄熙来请辞的消息时,连说两次“胡说八道”作为回应。出席同一场合的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在微博还透露,黄奇帆形容副市长王立军闯入美国成都总领馆是“一件孤立的有病理因素的事件”,显然还要为薄熙来开脱,并坚持最早对王立军“休假式治疗”的说法。

三月五日,黄奇帆接受凤凰卫视的专访,先是否认自己带了七十辆警车去成都,说这是“子虚乌有胡说八道”。随后又强调:“我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我就过去,我是一辆车,带了我的一个秘书长去的。”但是同一天华龙网报导的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声称:“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只有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三位重庆市领导和市政府秘书长受市委、市政府委派一起去的。”这个说法与黄奇帆的说法不同,事后不是发言人服从黄奇帆的说法,而是凤凰卫视删去黄奇帆的言论,显示是黄奇帆在“胡说八道”。根据多维网的报导,中共高层一位政治局常委“极为震怒”,要求相关部门责令凤凰立刻撤销这一视频报导,消除影响。

后台江泽民吴邦国 胡温不敢动

总理温家宝在三月十三日上午全国人大会议闭幕后的中外记者会上回应重庆“王立军事件”时,刻意提高声调表示,“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市委”指向书记薄熙来,“市政府”就指向市长黄奇帆了。显然,在薄熙来被扣押审查时,黄的处境,远不如当年的李其炎与韩正。

其后黄奇帆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而且看不出职位不保的迹象。这有两个可能:第一,依照中共历来对敌对阵营的“分化瓦解”策略,必是先集中力量打击首犯,还要利用黄奇帆继续稳定重庆的政经局势,因为张德江刚到,摸黑很难开展工作。借这个缓冲时期,也考验黄奇帆会不会站到胡总书记的革命路线上来。如果表现良好,可以立功赎罪,否则慢慢收拾不迟。第二,黄奇帆有强大的后台保住他,所以胡温根本动不了他。

四月二十日香港苹果日报刊出张华的文章“清洗薄熙来势力进展缓慢”说:“据说黄奇帆也是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爱将,当年协助吴邦国开发上海浦东,成绩斐然,甚得吴赏识,今次就是吴邦国出面力保他。”我相信这个说法,但是黄奇帆更大的后台是江泽民。

十一年前,我写了一篇“六四缔造三个腐败王国”(收入凌锋《中共风雨八十年》一书),提及其中一个腐败王国是江泽民公子江绵恒的“电信王国”。当时我查看了一些江绵恒的从商过程,写了下面一段:“江绵恒在九四年用数百万人民币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而开始他的“电信王国”生涯。上联是由一位姓黄的上海市经委副主任策划创办,为此而付出了大量心血。

但是成立和运作了三个月之后,黄突然被调回经委,然后“空降”而来谁也不认识的江绵恒,并且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而成“电信大王”。那位黄先生就此消失,连名字都没有人记得了。”

在爆发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后,我查了黄奇帆的简历,其中一段是“一九九三年一月任上海市浦东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同年十二月明确为正局级);一九九四年九月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研究室主任(一九九四年十月至一九九五年五月借调中央办公厅工作)”。于是我可以断定,黄奇帆就是我文章中所写的“姓黄的上海市经委副主任”。可能他当时身兼这个职务,或者当时资料欠准确。而后来的“消失”就是“借调中央办公厅工作”。这个借调可圈可点,因为当时的中办主任是江泽民心腹曾庆红,他“调黄离山”,空缺就让江绵恒“趁虚而入”,打下江绵恒的第一桶金,也就是第一家公司。至于区区数百万元,哪一个银行都会借给江泽民的公子,买下上亿元的公司,这数百万算什么?这就是“空手套白狼”。

谋杀案可以切割 保住黄奇帆

我那篇文章继续说道:“江绵恒手上掌握的电信网路公司还有中国三大信公司之一的中国网通,以及这些公司属下的上海资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上海网通等。上海好多大企业,包括航空公司、地铁公司、隧道公司等,纷纷聘请他做董事以壮声势,他的财源也滚滚而来。他还能将公司避过规限注入到在香港注册上市的上海实业而对外发展。而在香港上市的凤凰卫视,也引入江绵恒做策略股东,占有部分股权。”江绵恒还与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大公子王文洋合组公司。由此可见,黄奇帆是江家父子“闷声大发财”的大恩人,如今恩人有难,江家岂可撒手不管?何况如果黄奇帆也被双规,江绵恒发家的历史难免也要被逼供出来,对江家及上海帮大为不利。

然而怎样才能更好保住黄奇帆,乃至整个上海帮的利益呢?博讯等海外媒体的报导,在曾庆红策划下,四月初趁胡锦涛出国,江泽民突然在北京现身,还在军内发表秘密讲话,显然要遏制薄熙来事件扩大为党内的清洗运动而危及他们利益集团。

薄案五人组不会轻易放过薄熙来

四月十日北京公布的薄熙来、谷开来涉及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事件而立案调查,是双方的妥协,也各有用意:作为胡温的用意,这种涉及刑事的谋杀案,杀人偿命,无从宽赦,无从翻案;从江泽民角度,既然是刑事案,只涉及几个人范围,不必扩大整肃而成为政治事件,这样不但可以保住黄奇帆,如果薄熙来不知情,也可不必对他判刑,甚至可以“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

四月十八日新华社发表《刑事案件而非政治斗争》的评论,人民日报的环球时报十九日也声称“任何地方政府都无法把本地做法上升为可与党的路线博弈的所谓‘路线’,‘路线斗争’无从谈起”。

显然这些代表了江泽民派系的意见,但不是在北京公布立案调查后立即定调,而是迟了几天,显然在文宣方面江派不太占优势。问题是胡温既然扣押了三十九个人,当然不会只涉及杀几个人的刑事案而已。而能起较大作用的可能是专案组如何查案定调。开始撤下薄熙来的重庆市委书记时,传出由政治局常委中的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与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负责专案,但是四月十日以后的报导,专案由中央书记处书记承办,原因很明显,贺国强是再前一任的重庆市委书记,周永康又涉嫌是薄熙来的后台,都理应回避。

有报导说,现在小组由五人组成,其中包括三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何勇(中纪委第一副书记)、李源潮(中共中央组织部长)、令计划(中办主任、兼掌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以及政治局委员王乐泉(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国务委员孟建柱(公安部长)。前三人明显是团派色彩,其中负主要责任的应该是何勇,他是当年调查赖昌星案的主角。以这个班子情况来看,应该不会将薄熙来案缩小在谋杀案范围。即使胡锦涛不想惹太多事情,恐怕也不大可能,因为谁都不想以后被薄熙来秋后算账。

因此胡温与上海帮的斗争还会继续。而太子党难免要分裂,由于太子党在政治、经济、军事领域的优势,分裂后哪一派实力更大,会影响到薄案的走势,其中习近平的取态非常重要,因为他已被确认为未来总书记,有“正统”的优势,就如当年清除四人帮,华国锋的地位那样。如果不彻底结束薄熙来的政治生命,习近平未来的总书记生涯,也会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文章来源:《开放》2012年5月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