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解放军报》社的死穴是爱权不爱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5月16日讯】说《解放军报》不爱国,是不是冤枉了这些人?人家可是天天高喊“爱国主义”的。

不!一点也不冤枉。

军队来源于人民,由人民供养,退伍后回到人民中间,军队天然就是人民的,就是国家的。但是,当我们要求军队国家化,把军队的指挥权管理权归还给国民时,《解放军报》不是拥护,而是坚决反对,说这是错误,有阴谋。一帮坚决反对把军权这样一个重大的权力还给国家的人们,宣扬自己爱国,哄鬼?

当然,这样讲,《解放军报》社里的人们是不会同意的,他们会坚持说自己是爱国的。在这里我要指出的是,《解放军报》社爱的其实不是国,而是党。一帮坚决主张要把军权留给党,为了党什么事都愿意干的人们,不爱党还是爱什么?

那么《解放军报》社的人们,为什么会那么爱党呢?

爱是诉诸感情,而非诉诸理性。人爱什么,憎什么,与理性虽然不是全无关系,但主要取决于自然生发于心的情感取向。爱国的情感源于爱亲人,保护领地和财产的自然情感。人从零岁开始,接触的和爱的都是父母亲人和周围事物,随着年龄渐长,接触的领域渐广,由家庭而社区,由社区而市、省、国,凡是与自身产生某种共同联系的事物,都可能产生关爱之情。反之,凡是与自身缺乏关联的事物,则难以激起关爱之情,对立的事物,则可能激起憎恶。最显着例子如人们会爱自己城市的球队,尽管这种爱不会给自己带来一分半分钱的实际利益,甚至还可能需要付出许多,但仍然胜过爱竞争城市的球队,而当那个竞争对手的球队在跟外省外国竞争时,我们又会转而为它的胜负而喜怒与共。

党不是一个自然的东西,而是一个完全人为的东西。人对一个没有自然形体的党是缺乏意识和概念的,根本就不可能会凭自然情感去爱。爱党,必定是后天教育或出于某种需要的结果。

《解放军报》现在的领导和写作班子,按现在的退休制度,应该全是49年后成长起来的,所谓“受党的教育多年”,“在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长期被洗脑的结果,对共产党产生某种爱,是完全可能的。

不过,“受党的教育多年”,“在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可远远不止《解放军报》社的几百号人,如今14亿国民中90%以上的人,基本都是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出生和成长起来的。同是“受党的教育多年”,“在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那数亿农民工,那些成千上万的访民,那些抱着炸弹和汽油瓶要与共产党官员同归于尽的人们,为什么就不像《解放军报》那样高喊一切行动听党指挥,或者对党的感情远远不如《解放军报》社里的大人先生们呢?

因为这些人在共产党建政后的六十多年里,并没有真正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反而长期受损害,受剥夺,受欺压,缺乏尊严,受穷受苦,有的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伸,有的连生养个孩子都要被罚款,有的甚至连赖以存身的破旧的房屋都要被强拆。他们已经明白,一切行动听党的指挥,改变自己的命运就没有希望。

那么,《解放军报》社里的大人先生们为什么就特别爱党,一直要宣扬服从党,一切行动听党指挥呢?因为这帮大人先生们在这个体制下活得滋润,活得体面,活得高贵,是人上之人。这帮大人先生们的权力地位金钱美女都取决于这个党。紧跟这个党,就肉有吃的汤有淘的,就前程无量,就要权有权要钱有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解放军报》社的爱国主义,说穿了,不过是爱权主义!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