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党与团派舆论大战 容忍腐败论背景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6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李元翰报导)近期﹐西方主流媒体和海内外舆论从薄熙来夫妻﹑周永康父子敛财数百亿﹐进而大量揭露江泽民曾庆红等中共高层的子女们巨大贪腐丑闻﹐指出太子党“垄断及瓜分国家财富”﹑“绑架中国经济”﹔另一方面﹐胡锦涛团派主将汪洋试点财产申报制度获得更大的舆论支持。就在此时﹐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抛出了“容忍腐败论”。

继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和《新华网》抨击“容忍腐败论”之后﹐各大中央级和地方官媒纷纷陆续加入了这场舆论大战。而江派中纪委书记贺国强6月1日在《求是》杂志上刊文《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10个方面腐败问题》,被外界指责有意和稀泥调停﹐把舆论导向基层腐败而非牵涉太子党的中高层大案要案查处上。

资深媒体人王宇心分析,“容忍腐败论”的出笼背景很深﹐显示薄周案等近期一系列大案触动了以太子党贪腐为主体的整个中共腐败权贵利益集团﹐而主管宣传的正是江派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容忍腐败论”不仅配合江泽民曾庆红企图将薄周案“软着陆”﹐而且牵动中共十八大领导班子的选拔标准﹐为江系贪腐太子党进入下届政治局和常委会造势。

西方主流媒体近期大量揭露太子党疯狂敛财

5月17日﹐《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中共太子党利用裙带关系敛财》的报导说﹐中共现任和前任高层允许亲属在中国经济繁荣的过程中贪污腐败﹐他们的亲属都在大量捞钱敛财,在国有企业占居要职,掌管了财经、能源、国安、通讯和娱乐产业﹐这些太子党扮演中间人的角色,替全球跨国企业和富豪大亨们穿针引线。

中国的富豪大亨默默欢迎这些太子党,通常会给他们秘密的股权,让他们在房地产项目或其它政府支持的交易中充当中间人或共同投资者。此外,太子党也会透过中间人持有许多在香港、上海等地挂牌公司的秘密股权,现在的新领域是将资金移转到能获取更高报酬的私募基金。

报导披露,去年,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帮助私募基金博宇资本成立,募得资金10亿美元。好莱坞梦工场近期发布投资3.3亿美元,它中国投资的最重要新伙伴是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此外,江绵恒还与微软、诺基亚合资,并监管了许多中共国家支持的投资工具,分别锁定通讯、半导体和营建项目进行投资。

分析家指出,中共太子党们已经瓜分了中国经济,中共高层的亲属已盘根错节于中国的经济结构之中,现在这个既得利益群体已强大到足以阻碍中国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

报导称﹐例如,银行和金融服务业的改革可能影响前总理朱镕基家族的利益﹐朱镕基儿子朱云来1998年加入全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过去10年来担任了该公司的执行长。2006年﹐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帮美林证券赢得一项交易,替国有银行中国国际商银安排220亿美元的IPO挂牌案﹐创下史上IPO金额新高。

5月26日,澳洲《悉尼晨锋报》发表长篇文章报导江泽民与曾庆红家族的暴富史﹐报导指出,江泽民与曾庆红家族开启了太子党大规模从商敛财的先河﹐而中共权贵们对财富最大化的疯狂追求绑架了整个中国社会和中国经济,使得中共政权变得越来越脆弱。

曾庆红的兄弟在香港商界大举谋取机会,澳洲传媒大亨默多克也巴结曾庆红。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与被查处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益的关系亲密﹐曾伟涉入以37亿人民币秘密转移山东鲁能公司740亿国有资产的事件﹐也与山西的煤炭大亨们联手合作﹐还与香港房地产开发商关系密切。曾伟支付3200万澳元买下了在澳洲带有9辆车库的百年豪宅。



报导称﹐在投资银行和私募投资圈内,最有名的太子党有主管宣传的头子李长春的女儿李彤﹑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其他几个常委的子女们都在积极寻求商机﹐包括统战头子贾庆林的儿子贾建国﹑反贪头子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石油沙皇和安全头子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在政治局9位常委中,至少有6人子女已从家族的地位中获取了丰厚的利益。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4月25日指出,不仅薄熙来一人腐败,而是中共党的整个制度腐败,贯穿所有派系﹐薄熙来案是中共党无法自我监督的最大证明。香港《明镜网》曝料周永康的儿子周斌贪腐积聚了200亿人民币。日本《朝日新闻》4月21日报导,中共当局调查结果确认,薄熙来夫妻向海外转移的非法收入从80亿人民币增长为60亿美元﹐约合380亿人民币。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5月30日刊登《悉尼晨锋报》的长篇报导指出﹐在以充斥裙带关系和拒绝遵守法律而臭名昭著的中共权贵里头,薄氏家族的圈钱行为相对来说还是小巫﹐其他权力政治家族的财富几乎都扩张到数十亿美元以上。太子党跟商人通过权钱交易绑在同一条船上,形成权贵利益集团,腐败越来越扭曲着国家的政策制定,破坏着政策实施,并危及着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

德国《明镜周刊》4月24日文章说﹐谁都不知道中共的红色家族在国内外账户积聚了多少金钱和黄金,中国社会学家早在几年前就通过长期调研发现,中国亿万富翁90%是干部子弟﹐这样的太子党大约2900人,积累了总共2万亿元﹐他们尤其活跃于金融界、外贸领域和房地产业,作为公司老板或大公司经理﹐中共成了自选商场。

据披露﹐中共现任和去职官员的子女中,已有74.5%取得绿卡或美国公民身份,他们孙辈的比例更高达91%。根据《人民日报》资料库显示,自1992年以来,中共外逃官员7101人其中地厅级及省部级官员1058人,携带资金33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0832亿。

《纽约时报》5月20日刊登题为“中国共产党高层的恐惧”的评论指出,把自己的财富转移到海外,让自己的子女到国外受教育,是中共统治阶层“新阶级”希望对冲政治危险的一种方法。《纽时》指出,中共当局努力掩盖的分赃系统,对中共的合法性提出了根本的挑战。

“容忍腐败论”抛出 团派引领官媒群起炮轰

就在海内外舆论关注太子党贪腐丑闻之际﹐为贪腐辩护的“容忍腐败论”出笼﹐而主管宣传的正是江派常委李长春。继中共喉舌《人民日报》5月28日刊文《不能把腐败扩大化》﹐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5月29日发表社评称:“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

《环球时报》说﹕“整个中国社会现在都有些‘潜规则化’”﹐归咎“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给了公众对官员太多不切实际的期待”﹐而开出的药方竟是一针自我欺骗的麻醉剂:容忍一定程度的腐败,并称“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令人瞠目结舌。

这个前所未有的“容忍腐败论”引发中国媒体群起抨击。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5月31日刊文《舍制度和民主之外,反腐无解》驳斥道﹕“这样荒唐的观点,不是真正地为这个国家的前途着想,而是祸国之论。在‘腐败零容忍’的追求下,腐败都如此猖獗,如果开了口子,力挺‘腐败容忍’论,那么,有了理论支撑和借口,腐败又将猖獗到何种地步?”

《新华网》﹑《人民网》等各大网站转载了《中国青年报》的评论﹐该评论质问﹕“如果老百姓能真正做主的话,谁会容忍腐败存在?”《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31日在微博上贴文称﹕中国青年报发表该报编辑的署名文章,猛烈抨击环球时报,背离了报纸不相互攻击的行业道德。胡的博文辩词激起更多的中国媒体炮轰。



《新华网》31日刊登《红网》的文章《“允许腐败”是误国之论》﹐指出“有了这样的理论,最大的得益者,无疑是贪官”﹐并引用胡锦涛的话以证明“允许腐败”是有违中央决策的误国之论:“在和平建设时期,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的话,腐败就是很突出的一个。”

广东南方报业旗下《21世纪经济报道》31日刊文《腐败零容忍是不可触碰的社会底线》说:“最近社会上出现了部分对腐败的麻痹声音,且这种妥协无形中封堵了反腐倡廉的关键通道。如把反腐曲解为探寻民众可容忍底线,无疑是对腐败的纵容,因为民众对腐败的底线是零容忍;同时要求媒体减少对腐败等社会负面的信息传导,则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

5月31日,《大河报》刊文《“允许适度腐败”就是鼓励麻木》﹐《成都商报》刊文《对腐败只能零容忍 岂能讨价还价》﹔6月1日,《齐鲁晚报》刊文《“主张容忍腐败”妖言是国家倒退》,《新京报》刊文《反腐败就应该是“零容忍”》指出﹕“‘适度容忍腐败’,只会对反腐倡廉形成巨大的损害,进一步助长腐败现象的发生,最终给民主法治与社会公正造成更大伤害。”

不过,官媒之中也有力挺《环球时报》的声音﹐中央级党媒《光明日报》6月1日刊文﹐批评网易﹑腾讯网等在转载时将标题改成《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民众应理解》。网友们纷纷惊呼:“党报与团报真的打起来,这一下热闹了。”“倡导这种容忍腐败的论调更为险恶的用心在于,这是曲线要求老百姓做顺民。”“无药可救了!”“敲响了丧钟,黎明前的最后的黑暗。”

《中国改革》杂志社前社长李伟东5月29日在微博上,向《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三下战书,要求就中国的历史、现实与未来好好与他面对面辩论一番,希望能够制止胡锡进“天天高论误导国人国家”。李伟东批驳道:“你说认为民主可以解决腐败太天真﹐不信咱论论,民主扼杀腐败世界公认。”他强调说,颠倒黑白是《环球时报》一贯拿手的好戏。

恰此敏感时刻,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6月1日刊发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长篇文章《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10个方面腐败问题》﹐列出要查处征地拆迁﹑矿产资源开发﹑办学乱收费﹑国企侵占集体利益和职工权益﹑基层干部吃拿卡要﹑执法不公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基层干部买官卖官、拉票贿选﹑欺压群众、奢侈浪费等10方面腐败问题。

网友们纷纷议论说﹕“拍苍蝇不敢打老虎。”“为啥是群众身边的呢?看不到的腐败可以继续﹐这与适度腐败是姊妹篇吧?”“再一次画饼充饥糊弄百姓,还不敢拿老虎来做幌子,尽是一些基层的小猫小狗,你信吗?我反正不信。”“只打雷不下雨,吆喝完了这一届再说。”“老百姓己听厌了高官们的假大空话了﹐贺大官人倒不如讲点‘反腐反腐﹐越反越腐’的原因吧。”

温家宝3月26日强调,执政党的最大危险就是腐败﹐解决不好就会“人亡政息”。胡锦涛在中共党庆90周年大会上承认,腐败已经威胁党的生死存亡,腐败会使党失去人民的支持和信任。有网友指出:“真想反腐败,请中共常委们公布本人及家属财产。不想反,不要忽悠老百姓。”

胡团派主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5月9日在广东第11届党代会上﹐宣布在广东“进行领导干部个人财产申报试点”。而中共中央党校喉舌《学习时报》5月14日却刊文称﹕中国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从乐观角度估计来看,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文章中列举的种种理由﹐与《环球时报》“容忍腐败论”的观点颇为相似。

主管《学习时报》的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3月16日曾在《求是》杂志刊文,提出“坚决把已经丧失党员资格的蜕化变质分子和腐败分子清除出党”。前后不到两个月﹐中共中央党校喉舌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外界担忧同样是太子党出身的习近平在贪腐缠身的江派和太子党压力下摇摆立场。

一向敢言开明的广东《南方都市报》5月16日发表社论反驳说﹕以中共中央党校之权威,给出一个确定的时间表,引人关注,但“至少还需要10年”的说法令人感到沮丧。十年,公众对于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的呼吁与期待,已远不止过去了一个十年。“十年”实在太久,惟愿只争朝夕。

胡团派主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5月9日在广东第11届党代会上﹐宣布在广东“进行领导干部个人财产申报试点”。而中共中央党校喉舌《学习时报》5月14日却刊文称﹕中国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从乐观角度估计来看,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文章中列举的种种理由﹐与《环球时报》“容忍腐败论”的观点颇为相似。

主管《学习时报》的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3月16日曾在《求是》杂志刊文,提出“坚决把已经丧失党员资格的蜕化变质分子和腐败分子清除出党”。前后不到两个月﹐中共中央党校喉舌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外界担忧同样是太子党出身的习近平在牵涉巨额贪腐的江派和太子党压力下摇摆立场。

一向敢言开明的广东《南方都市报》5月16日发表社论反驳说﹕以中共中央党校之权威,给出一个确定的时间表,引人关注,但“至少还需要10年”的说法令人感到沮丧。十年,公众对于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的呼吁与期待,已远不止过去了一个十年。“十年”实在太久,惟愿只争朝夕。

团派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在3月全国组织部长会议上部署十八大换届任务时强调﹐坚决匡正选人用人风气﹐对违纪违法用人实行“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做好十八大有关准备工作、高标准高质量抓好领导班子换届。

而江派近期在海外媒体放风热炒的多份十八大政治局常委名单﹐牵涉一系列腐败大案的江系“血债派”俞正声﹑张高丽﹑孟建柱﹑张德江等人均名列其中。由此表明﹐党媒《环球时报》﹑《学习时报》接连发表“容忍腐败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的论调﹐显然大有来头。

资深媒体人王宇心指出,薄熙来﹑周永康案等近期一系列大案已超出了江派的势力﹐牵动了以太子党贪腐为主体的整个中共腐败权贵利益集团。“容忍腐败论”不仅配合江泽民﹑曾庆红企图将薄周案“软着陆”﹐而且为江系贪腐太子党进入十八大政治局和常委会造势﹐由此引发的舆论大战已明显对胡锦涛团派有利﹐而开放媒体网络民意反腐则是扳倒江系太子党的捷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