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婉琪:人人都在写历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6月19日讯】正在熬夜的朋友昨深夜来电,问我半夜在忙什么?

我轻松但清楚地回答:在写历史。
听了这个回答后,电话那头的朋友清了嗓门,似乎清醒了过来,很快地决定要跟我继续这个话题。

我说,其实在人人自觉或是不自觉地都在写历史。举正面的近例吧。中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的一群不为世界所周知的村民,不顾自身的安危,按手印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在单个村民按下手印的那一刻,他怎会料想他的手印会到了中南海,在中央政治局传阅、怎会想到国际最大的非政府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立刻对按手印表示关注,进而提出呼吁释放王晓东,村民更不会想到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台湾的前副总统、政党主席、立委会公开表态支他们的义举,甚至得到我们海外这些人权工作者立刻倡议“中国全民大联名”,还要求海外主流社会一起按手印响应他们….. 这从五月初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这一连串的事态发展,绝不是当初河北省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中哪一个按手印的村民能料想到的。在专制体制下,村民无私地为他人维权的和平义举,一定会写入中国人权史册的。村民他的手印,不就是在写历史吗?

远例有,德国商人辛德勒,他在援救1千多名犹太人的时候,不会寄望或料想到他的故事在近半世纪之后被拍成电影,至今人们提到纳粹的暴行时,不会忘了当时曾有这样的一个德国人发光发热的历史善举。

激励人心的历史,世世代代都有,并非都出自于“大人物”,人类的任何善举都该诚实地写入我们的生存史,留下正面的榜样,感动着一代接着一代,鼓励着我们有为者亦若是:个人力量无论如何有限,对于个人的善心善行,老天自有最好安排,会传与后人,造福人类…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