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广东封开县长岗镇都苗龙湾村政府强征和强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7月18日讯】你们好!我们是广东省封开县长岗镇都苗龙湾村委会龙湾村的村民,现有人口约280人,水田、旱地、林地等共有约3500亩。

我们控告当地政府为了扩建重污染的水泥厂,不尊重农民的意愿,不顾中央政府三令五申,顶风强征强拆、强迫农民上楼,严重影响村民基层的社会稳定。

当地政府在没有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和批准征地的相关法律文件,更没有征求农民同意,就低价强征本村全部土地。强拆全村房屋,特别是2005年遭西江洪灾后,由省、市扶持150万元救灾款重建的家园首先进行非法逼迁。

农民只得到每亩5900元至21200元的征地补偿和每平方米450元至850元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补偿和确保被征地农民的现有生活水平不降低,当地政府只字不提。

无论是征地还是拆迁,当地政府都没有和我们村民召开集体会议,也没有征求我们农村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其征地拆迁补偿方案、房屋征收评估情况和补偿标准确实执行情况等,都是有政府单方面确定的。

2011年1月21日新征地拆迁《条例》颁布后的二月十四日起至今,其仍然组织实行行政强制拆迁,当地政府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相关管理部门工作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我们村民多次群体上京信访。

地方政府采取软硬兼施,威迫利诱、填积农田、阻塞排水设施和道路通行。损坏农民自建的供水设施,中断通讯和电视信号等非法方式迫使搬迁,更采取暴力威胁等方式,滥用职权、砸烂公、检、法、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等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被公安机关非法拘押的有:叶永权、叶敏雄、黄绍雄、黄江全、黄杏波、黄锐林和村长蔡秀煌等。

地方政府的“土皇帝”目空一切,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疯狂打击维权,报复上访,公然通缉上京上访的主要组织和带头人黄锐林、黄杏波,压制群众意见。

6月24日晚约10点,已经到京信访的村民在羊坊店一间旅店遭到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并被押到北京另一家旅店叫绿景宾馆的地方非法禁锢。再在第二日早上又被劫持上开往广东的火车上。二十八日押到广东火车站,每个上访村民以伍万元的价格“卖”给在广州火车站等候多时的封开县委政法委书记。再被押送到县公安局进行隔离审讯,地方政府千方百计阻塞诉求渠道,抓捕上访村民,疯狂打击维权,报复上访人员。自此之后一个自称是肇庆市公安局“政委”梁姓官员日夜到村民家中进行恐吓。终究这里面隐藏了多少腐败的秘密?但求中央有关部门切查。

强买强卖,强迫被拆迁农民购买由官商勾结而建的劣质房屋。将房产所使用的土地在农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改为国有土地。将利益的魔掌伸到农民的腰包里,将农民的利益掏空,农民群众在这些腐败官员的心目中只是被压迫、剥削、奴役的工具。

地发公安机关不但违规参与拆迁等非警务性活动。而且组织、领导、操作社会带黑恶性质势力,参与征地拆迁。采取恐吓、砸烂门窗、暴力毒打、制造流血事件等手段迫使搬迁。使公安机关成了腐败的护院,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帮凶打手,更是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制造冤假错案,扼杀见义勇为和草菅人命的罪魁祸首。

地方政府相关管理部门,瞒上骗下、欺压百姓、对违规违法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只手遮天。

因此!强烈要求中央政府派督察督查。坚决依法严从快查处决强制征地拆迁,暴力拆迁的违法违纪行为。对违法实施强拆的责任人要依法查处,对渎职、失职的部门要严肃追求部门负责人的责任,严惩直接责任人和违法乱纪的腐败官员的腐败行为,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合法群益和社会和谐稳定,确保农民群众安居乐业。

谢谢!

广东省封开县长岗都苗村委会龙湾村全体村民

2011年8月22日

关于村民骆金生开荒毁林的事实真相

骆金生是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长岗镇都苗龙湾村民。由于当地政府为了扩建华润水泥厂工程达到征地拆迁,没有相关任何手续,使用各种违法手段,动用公、检、法来强逼全村人搬迁,强行霸占我们的农田,自留地,自留山和集体村民的山地,由于骆金生不配合当地政府的征地搬迁,当地政府为了谋取暴利,指使长岗林业分局歪曲事实真相,以骆金生开荒毁林种果罪名,将其非法拘押。

其实骆金生在2005年的时候种植几百棵果树,当时只有树头,不是骆金生砍伐,相隔6年时间,于2011年8月逼骆金生签名同意征地,由于骆金生的确没有砍伐过半条林木,而被逼屈去看守所,于2011年8月19日中午捉去封开县看守所,由于当日中午他刚好从菜地劳动回到家中,上身没有穿衣服及鞋,就被十几个政府工作人员强行捉上车带去封开县公安局打指印,之后捉入看守所,刚进去就被管教人员往脸上打了一巴掌“说:进到这里不到你不服”。

后来到了8月30日早上9点钟,县人民法院领导4个人去到看守所逼骆金生,其中一名书记员对我直言“现在政府摆明是陷害你,看你服不服”。被关押在看守所受尽折磨,早上只给一点稀粥,中午及晚上吃白饭和几粒萝卜干,半夜还要起床值两个钟夜班,因为关在2仓,他和杀人犯关在一起,电视机一直开到12点钟才结束。白天要提审你,晚上得不到休息,就连骆金生放在银行的存款都冻结查封。由于受不住折磨,于2011年9月11日晚上12点半被逼签名,同意搬迁。第二天中午就放回家了,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放人。

因事前骆金生已两次上京上诉,被逼迁后,亦得不到合理安置,财产得不到合理补偿,生活得不到保障,地里种植的青菜被镇政府指使施工队于2012年1月16日晚上偷偷毁掉,种下的沙糖桔被镇政府叫施工队堵塞道路,无法运出去卖,血本无归。骆金生种下的玉桂树,政府本来和骆金生一家人协商好,要等他在2012年3-4月开采完桂树后,再征用土地。但现在政府变卦,要骆金生在2月21日(限三日内)砍完桂树,骆金生他们全家人不同意。

田地对我们农民来讲是命根,在我们村世代都是以种植地为主,现在已经将我们的美好田园风光和生态环境破坏。温总理在2011年1月27日中央农村工作会上就已经讲到高度关注土地问题,特别强调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此来作基本保障,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关于龙湾村民黄旭林被陷害打烂明朝古董一事

广东省封开县长岗镇龙湾村委会村民黄旭林,在2011年4月7日晚上八点左右,封开县副县长欧某,长岗副镇长和办公室正副主任等工作人员共十多人来到黄旭林家中要其签名同意搬迁,由于赔偿不合理,黄旭林不同意签名,晚上十点多政府工作人员离去。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黄旭林像平常一样从居住的新村回旧村喂鸡,刚走到半路堤坝上,在他后面驶来一辆无牌照的摩托车,车后面绑有一花瓶,在黄旭林前面不到一米停了下来,故意用力推翻摩托车,导致花瓶摔烂,然后叫黄旭林不要走,并打电话报警,黄旭林立即就明白是当地政府为了逼他签名故意设计陷害他,所以立即离开现场,为了迅速离开,连拖鞋也遗留在现场。

大约两分钟左右,派出所民警就到达现场,并拍照取证,将拾到的那只拖鞋作为证据,摩托车主还打电话叫来几个人和民警到黄旭林家中搜查,车主和黄旭林老婆说是黄旭林用锄头故意打烂他的花瓶的,那个花瓶是价值上千万的明朝古董,要黄旭林去派出所协助调查并赔偿。(其实当时黄旭林手里什么也没有拿,所谓的古董只是街边买回来的普通花瓶。)

事后,车主带着几个人和民警每天都到黄旭林家查问行踪,甚至还去山里面找,但一直都没有找到黄旭林。黄旭林由于害怕,吓得一直不敢回家,只能到处躲藏。

后来,当地政府很多官员多次通过电话以及到黄旭林家,告诉他的家人说只要黄旭林愿意签名同意搬迁,打烂花瓶的事就不追究了。由此可以看出政府是故意设计陷害他,想借此捉他,逼他签名。

在黄旭林同意搬迁后,肇庆市公安局政委打电话给封开县公安局政委,要他取消了打烂花瓶的事,不再追究黄旭林责任。现有陆小波在2011年6月4日给黄旭林夫妻的一封信为证。

(备注:听到这件事,让我第一时间想到‘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特别是手中握着人民赋予他权力的流氓,让百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黄锐林三父子被非法拘留

2011年8月21日在没有与村民协商的情况下,非法强拆村民的房屋,然后再威逼村民到封开县长岗镇政府签名,其补偿金额全部由当地政府单方面确定,没经过任何的评估,由于补偿价格极不合理,黄锐林不同意签名,并继续让其儿子黄世兴与其村民一起继续到北京多个部门上访,由于黄锐林多次拒绝与当地政府签订征地及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

2011年2月2日长岗派出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到黄锐林家中要将其捉走,其实黄锐林在2011年6月份因不肯配合政府搬迁新村而被当地政府捉走拘押过20多天了,在其与政府签订同意搬迁协议书后,立即就放了出来。(注:黄锐林在2011年7月份签订搬迁协议书只同意政府征收他在2005年遭遇西江洪灾后由省扶持150万救灾款建设龙湾新村时的房屋)。

在2011年8月21日被政府强拆的房屋是他父母的房屋,其父母在前两年已先后去世,黄锐林的两个儿子考虑到黄锐林在2010年7月份因脑出血虽及时发现送院但还是在广西梧州人民医院昏迷七天才苏醒过来。黄锐林父亲黄培南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去世的,所以当时黄锐林的两个儿子黄世兴和黄云来与派出所七个民警据理力争时双方发生冲突,导致两民警受伤,随后,当地政府派出所出动一百多人将黄锐林三父子捉获,并冻结其银行账户,现在黄锐林的妻子和两个儿媳,还个三个小孙子(再大的两个只有两岁,再小的只有5个月),连伙食费都没有了,三个小孩的奶粉钱,纸尿裤都没有钱买,景况凄凉,令人心酸。另外黄锐林的大哥黄秋林当得知弟弟家中发生打架后,一时冲动去帮忙,但没有打伤人,在2月15日当天政府派人在村将其捉获,现关押在封开县扣留所,银行存款也已被冻结。这四个人的老婆更是日夜以泪洗脸,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关于当地政府所谓的黄锐林涉嫌敲诈勒索蔡秀煌这件事,因为此事发生在2009年期间,蔡秀煌当时担任村长,当时没有开过村民大会,村长自作主张,擅自将龙湾村马鬃角集体石场承包给开发商。开发商在晚上偷挖矿石,被村民发现。于是村民集中人员把开发商的工作人员和一台挖土机拉到龙湾村口扣留,并且报了警。当时黄锐林没有在场,案发第二天,黄锐林在都苗村委会得知此事后,相约都苗村委主任姚灿坚以及长岗派出所人员【植某】三人直奔龙湾新村了解情况。当时有村长【蔡秀煌】、开发商以及村民们在调解事情。经过一番调解后,村民们、村长同开发商达成协议,将已偷运的矿石以市场价格计算所得的2万元赔偿给村民。解决此事后,黄锐林一直没有再参与过此事。

在黄锐林及其两个儿子被民警捉获后,2月3日就有广东省南方电视记者和南方都市报上来采访,当时记者采访蔡秀煌,问蔡秀煌有没有被黄锐林敲诈勒索过,蔡秀煌说没有。蔡秀煌同时也说出当时黄锐林不在场。记者还采访其他村民,村民们都说全部事情都是因为非法强征强拆农民的土地引起的,是地方政府故意陷害黄锐林,因为他曾经是村长,为了集体利益,维护百姓的合法权益召集村民多次集体到北京上访,地方政府为了达到征收全村农民的土地,不择手段,歪曲事实,杀一警百,就拿黄锐林开刀,意图震慑全村村民,现在村民们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个受到非法拘留的人又会是谁?

在此我强烈请求各位媒体朋友帮帮这一条村的百姓,尤其是黄锐林三父子和黄秋林,恳请你们追踪报道,麻烦你们请你们的同行帮我们重点报道,如果你们这些有正义感的媒体朋友都帮不了曝光这件事实的真相,他们四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广东省的媒体不敢报道是因为我县政府后台硬,省政府有位高官为封开县县委书记撑腰,不让所有媒体报道真相。而当地政府故意把在2009年发生的事通过媒体宣传成2011年4月14日发生就是因为地方政府与华润水泥厂签订的合同中要在2011年底把全村村民在2005年左右建设的龙湾新村的土地交给华润水泥厂扩建生产线,害怕公众质疑为什么在2009年发生的事在2012年才去处理,识穿当地政府的阴谋鬼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