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连载】《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7月30日讯】【导读】真实的列宁是伟人?是魔鬼?是无赖?是混蛋?是杀人恶魔?历史已作出了回答,时间判官已盖棺定论。《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是郭国汀根据德米特里依解密档案撰写的《列宁新传》(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一九九四);《共产主义黑皮书》;哈佛大学历史教授里查德之《共产主义的历史》,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之《共产主义导论》综合编译。德米特里原是苏军将军后成为历史学家,任叶利钦总统的特别助理和检查苏联档案总统委员会主席,其真实性与权威性不容置疑。

(接上期)

二十九 列宁公然泡制恶法

史坦伯格是个左派社会主义革命者,时任苏共司法委员,描述了一九一八年二月的人民委员会会议:“列宁提出一项法令草案,‘社会主义祖国在危险之中!’内含一条立即处决(即无需审判)一批类别广泛的罪犯的条款:罪犯被粗略定义为:‘敌人的代理人,投机倒把分子,抢劫者,流氓,反革命煽动者,德国间谍’”。史坦伯格基于其包含“巨大的恐怖主义潜在的残酷威胁”为由,反对列宁提议的法令。“列宁以革命司法正义的名义愤恨我的反对意见。因此我愤怒地喊到:‘那么为什么我们要麻烦地自称正义司法委员会?让我们刚脆称之为社会灭绝委员会并实施之’!列宁的脸部表情突然神彩飞杨地答道:‘那正是应当如此…但是我们不能那样直言’”。(注一)

苏共刑法草案第一稿于一九二二年五月十五日送交列宁,他批注“刑事范围应扩大,应包括所有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的行为,增加驱逐国外及终身驱逐条款”。列宁批示“依我看我们应当扩大死刑适用范围”。(注二)并称“法律不应当废除恐怖,否则仅是自我幻想或虚伪,恐怖原则上明确清晰应当实质化和法律化。”(注三)他亲自拟定“宣传、煽动、参与、协助任何组织,旨在帮助不承认共产主义所有制,取代资本主义制度的权利的国际资产阶级及企图暴力推翻、干涉、封锁、间谍或财务资助传媒或似类的方法者,皆应处死刑;减轻处罚者应剥夺自由或驱逐出境。”(注四)不到一个月后一九二二年六月六日,十一名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即被判死刑。列宁的建议变成苏联刑法臭名昭著的第五十八条的基础(即相当于中共刑法中的反革命罪和煽动反革命罪后来演变成的颠复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法条)。

从列宁上述对刑法条文修改指示明显可见,列宁公然践踏自然法。由于自然法包括人类永恒不变的道德伦理规范及正义公道的基本原则,凡是违反自然法的法律基本是恶法。凡是反自然法的政权绝大多数是暴政。自然法是一种与真实的理性相同的,符合自然的法律,一种持续永恒的寻求和拥有责任的法律,是永恒的和不可变更的,其效力高于公民法,正如上帝优越于人类一样;自然法指自然强加于人类的法律,上帝是该自然法的唯一立法者,因此,自然法以上帝为渊源,正如公民法以国家为原创一样,它与人类与生俱来,铭刻在人类的心中;神法和自然法均包含道德规范。神法包括的道德原则是通过启示而教给人们的,自然法中包括的道德原则则纯属通过理性辩识。人类法若是正义的在道德法庭也有约束力:违反自然法的人类法是非正义的,因而人没有义务遵守;正义是一种自然的原则,是一种置于世界所有的秩序之后的原则;市民法仅仅是永恒的自然法的表达和适用;制定法(实在法)仅当其渊源于该永恒法时才具有法律的真实特性;自然法规定个人与共同体的良善,而市民法仅规定共同体的公共利益;道德性意味着符合或合乎自然法;法律性则指符合或合乎市民法;自然法不是理性,也非人心的行为。自然法是一种心的习惯,使得人类能够识别良好道德与邪恶,并使人能选择道德而拒绝邪恶;人心从不能制造真理而仅能接受真理,人心从不能创制道德,而仅能发现道德。

三十 列宁的野蛮残暴冷酷无情

列宁于一九一八年八月对工人演说:“富农疯狂地抵抗苏维埃政府,准备窒杀成千上万的工人…要么富农将致使无数工人饿死,要么工人将毫不留情地粉碎少数反抗苏维埃政府的窃贼的暴乱。富农是最野蛮,最粗暴,最残酷的剥削者…这些吸血鬼在针对人民的需要的战争中,积累了其财富。这些蜘蛛因剥削农民而自肥;这些蚂蝗喝辛苦劳动者的血,在城市和工厂的工人越饥饿,他们变得越富有。这些吸血鬼已经,而且还将把越来越多的土地,无论是地主的,还是奴工的,或是贫农的土地,集中到他们手中。展开对富农毫不留情的战争,杀死他们!”(注五)

列宁在一九一八年八月给潘渣省的共产党官员的一份密电中写道:

“同志们!五个区的富农暴乱,必须冷酷无情地镇压,整个革命的利益,要求这样做,因为现在已到了对全国各地的富农决战的最后时刻。必须示范:

(一) 公开绞死不少于一百名著名的富农,富人,吸血鬼;

(二) 公布他们的姓名;

(三) 没收他们的全部粮食;

(四) 选定人质,公开这样做,让方园一百公里范围内的人民都知道,看到,发抖,叫喊:他们正在受绞刑,绞死富农吸血鬼。

你们的:列宁”(注六)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十三日苏联贸易部长汤姆斯基说:“我们允许其他政党存在,不过,与西方的根本区别在于,一个党统治,其他党全在监狱”!(注七)结果,一九二九-一九五三年期间,苏联共产党人为制造了二千一百万名政治犯!

列宁经常使用下述匿名攻击漫骂所谓敌人:考茨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翻译家,也是国际社会主义运动最受人敬重的人物之一。列宁则反复以各种恶毒的语言攻击他:“犹大考茨基”、“叛徒”、“诈骗犯”、“瞎眼木偶”、“资产阶级的谄媚者”、“猪”、“流氓和吸血鬼的应声虫”、“市侩”、“诡计”、“撒谎者”等等;(注八)列宁在致高尔基的一封信中称“帕特锐索夫这头猪”;列宁称富农为“吸血虫、蜘蛛、蚂蟥、吸血鬼”;形容资产阶级为“有害的害虫、诈骗的苍蝇、富有的臭虫”。(注九)亦即,列宁根本不将人当人,而是当成可以随心所欲杀戮的动物昆虫,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列宁会如此残暴冷酷无情。

注 释

注一: 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Chapter II,《列宁主义》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二零零四; pp.二三-五一.郭国汀译《博讯》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

注二: PSS. Vol.五四.p.一八九.

注三: PSS.Vol.五四.p.一九零.

注四: PSS.Vol.五四. p.一八九-一九零.

注五: Lenin, Polnoe, Sobranie Sochinenii Vol.三七, 三九-四一.

注六: Richard Pipes, The Unknown Lenin ( New Haven,Conn.一九九六) 五零.

注七: Quoted at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二零零九)p.七.

注八: 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一九九四)p.一七九.

注九: 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一九九四)pp.一九四.一九五.

(待续)

文章来源: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