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连载】《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讯】【导读】真实的列宁是伟人?是魔鬼?是无赖?是混蛋?是杀人恶魔?历史已作出了回答,时间判官已盖棺定论。《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是郭国汀根据德米特里依解密档案撰写的《列宁新传》(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一九九四);《共产主义黑皮书》;哈佛大学历史教授里查德之《共产主义的历史》,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之《共产主义导论》综合编译。德米特里原是苏军将军后成为历史学家,任叶利钦总统的特别助理和检查苏联档案总统委员会主席,其真实性与权威性不容置疑。

(接上期)

三十一 列宁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

苏维埃政府利用饥饿的方法,饿死所有敢于反抗的农民。虽然有详细准确的征粮政策后果的报告,苏联政府未采取任何措施预防这些预知的恶果。一九二一年七月三十日,列宁向各省地负责人发布命令:立即支付税收征粮的重要政治意见!(注一)

一九二一年六月农业学家,经济学家和大学讲师组建了一个“抗粮荒社会委员会”,其中有不少著名人物,并取得了高尔基的支持,试图说服苏共高层重视救助饥荒。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布党政府不情愿地承认该委员会的合法地位。该委员会立即展开海内外求援活动。第一个举措是与东正教教宗联系,后者立即成立了一个“全俄东正教援助饥荒委员会”;教宗向全俄教会公开呼吁救助饥民。获得教会支持后,委员会立即向国际红十字会,贵格教会,美国救援协会呼救,全部获得积极响应。但仅五周后,该委员会即被苏共强行解散。

列宁指令:“我建议立即解散抗粮荒委员会,以颠复罪名逮捕组织者判三个月,其他委员全部驱逐出莫斯科,分至其他地区的主要城市,并严厉控制切断他们的一切通讯,指示各报纸组织人员污蔑他们的名誉,指控其与白军,资产阶级联系密切,让他们成为可笑人物,在报纸上连续报导两个月。”(注二)

列宁的抢粮政策及对全民恐怖导致内战,内战则导致苏联大饥荒,而列宁政府完全不顾农民死活,仍大量出口粮食。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七日,在苏联约二千五百万人正在挨饿且每日死亡数千人的情况下,苏共政治局还决定出口约一百万吨粮食。(注三)国家正在受大饥荒,文明世界正在援助饥民,而苏联政府居然还大量出口粮食!美国政府通过胡伏任局长的美国救济局,仅在伏尔加河域就救助了二百五十万人,美国的救助持续至一九二三年夏天。一九二一年八月,列宁建议设立一个委员会专门控制来访的美国人,尤其是美国救灾团。据不完全资料一九二一-一九二二年俄国有约二千五百万人受饥荒。在此期间,党的高层持续将大量金钱和金银财宝,送给外国共产党帮助煽动世界革命。一九二二年所用黄金和财宝,主要抢劫于教会,其中价值超过一千九百万金卢布被送给各国共产党包括:中国、印度、波斯、匈牙利、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芬兰和其他国家。直至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五日哥尔巴乔夫还宣称:“消灭富农阶级的政策是正确的。为何要变更?那是已经发生的。我们不能同意的是在非富农化期间干的事。”(注四)

一九二一年夏天饥荒最严重时,有三千万人挨饿。但苏共官方机构仅提供了三百万人的食品,国际红十字会,贵格教会,美国的援助每日供应一千一百万人的食物;尽管有国际援助,一九二一-一九二二年全俄仍然饿死了二千九百万面临饿死的饥民中的五百万人。沙俄时代最后一次大饥荒发生于一八九一年,沙皇政府及社会绝尽全力救助,饿死四十-五十万人。(注五)

三十二 列宁与宗教迫害

克兹查诺夫斯基回忆说列宁曾告诉他:“在高中五年级时(十六岁)我已经愤怒地与所有宗教决裂,我扯下脖子上的十字架将它扔进了垃圾箱。”(注六)“电将取代上帝。让农民向电祈祷,他们将感受到中央政府远比上帝的权力更大”,一九一八年列宁在与卡拉辛讨论俄国的电气化时如是说。(注七)列宁视宗教“为一种精神压迫的形式”,并不加思索地重复马克思之“人民的鸦片”说。(注八)一九零五年他说“我们要求完全分离教会与国家,以便完全用意识形态战胜宗教的迷雾,唯有意识形态武器,与我们的媒体和我们的话语(才能胜任此任务)”。(注九)列宁咒骂“有关上帝的每一个观念,每一种宗教都是十足最危险卑鄙可耻的观念,都是最可恶的恶劣影响。即使数百万的罪孽、猥亵肮脏的行径、粗野暴行漫延,也远比狡猾的上帝精神观念的危险性小得多”. 列宁承认:“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是基督徒又是共产主义者,因为马克思主义继承了世俗理性主义传统”。

布尔什维克党一撑权,随即颁布了一系列法令没收教会财产,立即与东正教会的关系恶化。列宁下令逮捕了许多神父和主教。例如:一九一八年二月五日,苏联政府颁布政教分离,教会与学校分离,没收教会财产的命令;一九二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先由列宁批准,后由政治局通过,苏共颁布一项政令:强制没收俄国教会所有有价值的财产。于是由党干、秘密政治警察组成的小组,对全俄教会展开大规模强制行动,神父们被迫愿意交出所有的财宝,但拒绝交圣餐具,结果他们全被逮捕;一九二二年二月二十六日,苏联政府假救助饥民之名下令没收教会一切黄金,银器,钻石等珍宝。

一九二二年三月十九日列宁给苏共政治局写了一封长达六页的信强调:“不得复制,政治局委员应当对本信作出评论”,“要充分利用契那亚枪杀信徒事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立即没收教会的几十亿金芦布,唯有此时,大量农民已饿得不能再反抗,所有这些饿以待毙相互吃人的数百万饥民使整个国家陷于灾难…值此各地数百万人处于饿死边缘数百上千人暴尸街头,吃人现象普遍出现之际,现在,也仅仅是现在,我们能够(也必须)采用强制毫不留情的手段,将所有教会财产没收…我们可确保有数千万金卢布(想想那些神父有多么富有),没有此种基金,没有国家能够正常工作,没有特殊经济建设能够进行;也不可能捍卫我们的地位。我们必须将这些数千万(甚至数十亿)金卢布,不惜一切代价掌握在我们手中。”(注十)

一九二二年三月-五月,根据列宁的指令,参与契那亚暴动的神职领导人全部被处决。在彼得堡七十七名神父被捕,四人被杀;在莫斯科一百四十八名神父被捕,六十二人被处决;在缔科宏教堂被严密监控。(注十一)

俄国教堂由一九零五年的八万座,减少到一九五零年的一万一千五百二十五座,其中还包括二战期间斯大林因求助于教会而重新开放的。一九三六年仍服务的二万个教堂和清真寺,到一九四一年时仅剩下不到一千个;官方登记的神职人员降至五千六百六十五人(半数是在新吞并地区),而一九三六年时仍有二万四千人。共有一万四千至二万名神父被枪决。列宁曾指令:“枪毙越多反动牧师和反动资产阶级越好!”列宁建议政治局下令:“审判沙亚反叛事件,应当在最快的时间内审结,应当枪决最大数量,最有影响力和最危险的神父。如有可能,在莫斯科和其它精神中心也应举行这种审判。”(注十二)此后教会变成欺骗国际社会的装饰并被秘密政治警察大量渗透。

注 释

注一: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二一页。

注二: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二三页。

注三: Rtskhidni, f.一七.op.三.d.三二五. II.一-二.

注四: APRF, Politburo Minutes, 十五 Oct, 一九八七.

注五: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二九页。

注六: Krzhizhanovskii, G.M. Lenin: Tovarishch, Chelovek, 6th edn., (Moscow, 一九八七) p.二一二.

注七: Liberman, S.L.Narodnyi Komissar Krasin, in Novyi Zhurnal. No.七. 一九四四.p.三零九.

注八: PSS.Vol.一二.p.一四二.

注九: PSS.Vol.一二.一四五.

注十: PSS.Vol.四五. pp.一六六-一六七.

注十一: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二六页。

注十二: Rtskhidni, f.二. op.I.d.二二九四七.

(待续)

文章来源: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