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海:张郭效仿毛掩盖真相就是维护党的利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讯】天津蓟县莱德商厦发生大火不久,7月21日,毗邻天津的北京,这座具有2000多万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因老天爷降下了一场强暴雨而遭受了严重水灾。

这两座城市相距很近,坐高铁也就几十分钟。在地理位置上,过去都属于河北。中共建政后,他们又都同属省部级直辖市。天津、北京,就像两兄弟一样。也许是这个原因,他俩一个被火烧,一个被水淹。真的成为了难兄难弟。

如果说,一个刚刚被火烧,紧接着一个就被水淹,纯属巧合的话,那么,在灾后肆无忌惮地掩盖死亡人数这个问题上,张高丽和郭金龙这一对哥兄老弟则完全不是巧合,而是如出一辙。张高丽一口咬定,莱德商厦火灾只烧死10人;郭金龙一口咬定,北京暴雨水灾只淹死37人。

天津蓟县莱德商厦大火到底烧死了多少人?北京暴雨到底淹死了多少人?由于当局隐瞒真相,至今也没有一个具体数字。总之,根据网路统计的,实际死亡人数令人怵目惊心。在隐瞒真相方面,张高丽和郭金龙何其相似乃尔。

要说他俩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就是张高丽在编织谎言上更大言不惭、荒诞不羁,更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比如在死亡人数上,任民众怎么说不止烧死10人,任民众怎样拿出死亡人数的证据来,他都一口咬定:“烧死10人”。而暗地里,却同死者家属私订协议:只要承认是因交通事故死亡的,就发给高额抚恤金,否则就一文不发。这一招还真灵,只要给钱,死者家属就认了。天津民众对于当局瞒报死亡人数和公然造假的行为十分气愤。但不管民众如何气愤,民众也只能干瞪眼,拿张高丽和其他政府官员一点办法也没有。

郭金龙虽然没有像张高丽那样,以公然造假来掩盖真相,但比起张高丽来,郭金龙或许更为拙劣一些。面对北京暴雨酿成的水患,他不是积极组织疏通水患,施救民众,而是在北京各地区出现大量死亡的情况下,他对北京市民来了个下马威,即通过媒体大喊“维稳”,藉以吓唬北京市民。在他看来,“维稳”是“压倒一切”的,只要高悬“维稳”大旗,就能让他逢凶化吉。可是这回他错了,北京市民不吃这一套了。于是他只好耍了个小聪明,来了个金蝉脱壳:辞去了北京市市长的职务。可是,北京市民仍然不依不饶,因为作为新上任的北京市委书记,原来的市长职务本来就该辞掉。郭金龙弄巧成拙了。弄不好,中共高层真的会拿他当替罪羊,使其北京市委书记的职务不保。

不管郭金龙和张高丽之间在掩盖真相方面有些什么不同,他们最大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在掩盖真相时候,面对民众的质疑,他们总是底气很足,嗓门很高,胆量很大,肆无忌惮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那么,张高丽和郭金龙为何如此肆无忌惮呢?

从根本上讲,张高丽和郭金龙敢于肆无忌惮地掩盖真相,是一党专制的腐朽制度所决定了的。中共信奉一党专制,一切以党的最高利益为考量,一切都是中共一党说了算。凭借着中共掌握国家机器,掌握宣传机器,说什么,做什么,没有任何政党干扰,没有任何法律约束,没有任何机构监督;加上民众没有选举权,没有监督权,没有话语权,他们掩盖真相的行为就会变得日益猖獗起来。就像张高丽、郭金龙那样,面对因天灾、人祸带来的无数死亡,不是百般掩盖,就是以“维稳”吓唬民众。

在这方面,中共的开山鼻祖毛泽东早就给他的徒子徒孙们做出了表率。早在1958年毛泽东大搞“三面红旗”、“大跃进”的时候,在大陆境内就饿死了三千多万中国人。为了维护中共的影响,为了维护毛泽东作为领袖的威信,中共没有向国内外公布这一骇人听闻的事件,毛泽东自己也在北戴河会议上百般为自己辩护。最终,将毛泽东发起的“三面红旗”、“大跃进”的错误归结为“三年自然灾害”。

毛泽东是隐瞒真相、报喜不报忧的始作俑者。抗美援朝中,志愿军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没有一个真实数字。中共建政初期,“镇压反革命”运动中究竟错杀多少无辜中国人,至今没有向民众交代。“大跃进”时期,为了证明毛泽东搞“三面红旗”、“大跃进”是正确的,为了证明各级领导有功,从各地农村大队到公社,再一直到县领导、市领导和省领导,层层虚报粮食产量。在那时候,“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成了一句时髦口号。而各地区饿死人的事情则统统隐瞒了下来。毛泽东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但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为了以虚假的数字证明他领导的英明,他装作不知道一样。是毛泽东滋长了中共隐瞒真相、公然造假的风气,致使中共今天将隐瞒、虚报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毛泽东掩盖真相、掩盖错误、隐瞒丑闻的一系列做法,发展到今天,渐渐衍生出一条强大的逻辑,那就是:隐瞒事实真相,掩盖领导丑闻,就是维护党的利益。在这里,领导个人和党的利益是划等号的。说到底,领导个人的利益就是党的利益,党的利益就是领导个人的利益。这几乎成为一条定律。

比如华国锋明明是毛泽东的私生子,在华国锋垂暮之年时,在一次政治局的会议上要求公开他的身份,遭到了胡锦涛的拒绝。因为毛泽东有私生子,不只是毛泽东的丑闻,还是中共的丑闻。公开华国锋与毛泽东的真实关系,这将影响到中共的“伟光正”形象。

还比如中国第一贪江绵恒及其弟弟江绵康,由于是江泽民的儿子,在上海社保基金案当中,胡锦涛抓了陈良宇,就是不抓涉案其中的江绵恒、江绵康,因为那样会影响到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威信。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害怕影响前中共领导人的威信和导致政权动荡,面对“国际追查”组织、720集会和香港、台湾的游行示威,胡锦涛至今不向国内外民众公布江泽民及其“血债帮”残酷迫害法轮功、活摘人体器官的滔天罪行。

不仅如此,对于薄熙来、王立军以及他们的顶头上司周永康的一系列重大犯罪和政治丑闻,直到今天仍然不向国内外公布。因为他们的丑闻,就是中共的丑闻。在胡锦涛看来,中共的利益高于一切。至于事情的真相、民众的利益一概不重要。

张高丽和郭金龙之所以肆无忌惮地掩盖死亡人数,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是在维护党的利益。比如温州动车事故、上海大火、汶川地震、毒奶粉、SARS等等,都直接影响到了中共的执政能力。掩盖真相,就是掩盖中共的执政不力。在“隐瞒事实真相,掩盖领导丑闻,就是维护党的利益”的强大逻辑下,加上从中央到地方的上行下效,张高丽和郭金龙的隐瞒、掩盖、造假,也就成为势在必然,见怪不怪了。

据新唐人2012年7月28日报导,7月21号北京遭受暴雨袭击至今,中共国务院直到26号,才姿态性的成立“国务院救灾工作组指导救灾”。有分析指出,胡锦涛实际才刚刚正式接掌北京的势力,却需要立即承担周永康、刘淇等“血债派”在北京造下的恶果,他不甘心背黑锅,因此一直保持沉默。

据网路统计,天津蓟县莱德商厦被烧死的人数至少在200-300人之间;北京因暴雨导致水灾淹死的人数约6000人,有的则说达到万人以上。“国务院救灾工作组”成立后,天津火灾和北京水灾到底死了多少人?张高丽、郭金龙如何承担责任?将成为国内外关注的重点。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