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洁:暴雨过后 北京城平整地表下潜藏的塌陷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8月16日讯】周末无事,跟朋友驱车去了趟凤凰岭。临出门儿前都没敢跟妈妈说是奔山区去的,怕她老人家担心。北京的这场暴雨啊!让多少人至今都心有余悸,生怕身边的人和更多无辜的人保不齐什么时候便身陷险境,无法脱身了。

听当地人说,7.21那天凤凰岭山里的雨量也着实不小,但可幸的是没有什么积水,我们去这两天,那儿也可谓是烈日当头,湿气逼人。今儿个一回市区,又跟网上看见各种铺天盖地的消息,说京城出现多处路面塌陷的情况,配上图片,不得不说,又让我一阵胆寒。话说以前我就曾经有过这样的担忧,没想到转眼间,竟真就成了事实。北京,你到底是怎么了?!

纵观北京发生地面塌陷的地区,我发现尤以居民区、商业区为主,像望京、崇文门、西单等等基本都是人口和高大建筑物相对集中的地界儿。既然人口密集,那么有人的地方势必要有让人或工作或居住的地儿,周围也理应配备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由此,便自然产生出了一系列的住宅区、写字楼和地铁站,这么说来,高大建筑集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还记得之前看过网友拍的一张北京非典那会儿的地铁线路图,只有两条线,一目了然。现在再看呢?纵横交错,目不暇接。十年间,北京新增了这么多地铁线,意味着什么?城市交通的日趋完善?城市人口的急剧增长?还是城市开发的无限扩张?

随着人口的日益增加,势必会导致城市人口密度增高,地面空间日益拥挤,城市地面空间负荷过大。既然如此,开发地下空间资源就成了必然趋势。但似乎任何一种索取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地下施工,抽取地下水是必须的,但这就难免导致地下土壤松动,继而使其失去了原有的地质构造。长此以往,隐患也就埋下了。而北京的这次大雨,其实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种松动,最终使得隐患成为悲剧。

然而修地铁只是一方面。如今,北京城里高楼林立,各种高大建筑物早已成为了街道两旁司空见惯的“风景”。人们越来越多地投身于所谓现代都市的建设中,甚至沉迷于市场经济的无限魅力中,并且乐此不疲。但随之而来的呢,窗户越来越亮,楼层越来越高,人越来越多……可,地下水,却越来越少。欲望伴随着楼层的升高亦愈发膨胀,而欲望背后呢?谁又会关心城市环境的恶化?谁又会在意城市负荷的超载?

还有一方面,便是那些个修路、铺路、压马路的施工人员和负责人员的个中体会和滋味了。也许你们也不会想到,这场暴雨,来得这么突然吧?!

北京早已不是个例,而北京的这次大暴雨在我看来也只是大自然向人类提出的又一次挑战和警告!很多时候,天灾所造成的诸多损失,往往是离不开人祸的紧密“配合”的!

北京,是我的家。看到她的现状,看到她一次次地经受着痛苦和灾难,我除了担心,更多的是难过。因为我无法为她做什么。我只能在这里,用文字来表达我微不足道的心,只能为她祈祷,为她祝福。我也只能希望有更多的人听到北京的声音,希望我们的家,还能有如往日般宁静的一天。

PS:暴雨后本市部分路段路面塌陷情况

7月25日 丰台区马家堡路 出现一个长约2.5米、宽1米、深2米的“脚印”形大坑

7月28日 西城区地安门外大街南向北方向 塌陷了直径1米的坑

月28日晚 海淀区翠微路北向南方向 塌陷了一个面积约30平方米、深近3米的大坑

7月28日晚 西城区皮库胡同东口 出现一个面积不到10平方米、深约1米的大坑

7月29日 朝阳区双井桥西辅路北向南方向 出现直径约2米、深约1.5米的大坑

7月29日 丰台区光彩路南向北方向 出现直径半米的大坑

7月30日下午 丰台区光彩路南向北方向外侧车道路面塌陷

7月31日16点02分 北京市白云路北口东南角人行步道发生路面塌陷

7月31日 西城区露园小区与扣钟北里之间的扣钟胡同路面发生塌陷,塌陷面为直径长约一米半的圆形

8月1日12时 家乐福(双井店)百安居门前的地陷

文章来源:《天涯社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