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张正义:中共集团搜刮民脂民膏大揭秘(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9月9日讯】说到金融业,人们会想到银行。从古就有,早期大规模的货币流动是金银的押运。因目标大,被抢劫时有发生。后来用一张有特殊记录的纸张来代替多少银两,即方便流动,又方便转让、抵押、借贷等。这是银票,是中国最早期的支票。出具银票的地方在中国叫钱庄,是银行的雏形。辛亥革命以后,受西方的影响,钱庄现代化,和国际接轨。

大陆沦陷后,来不及转移的中小银行被中共抢劫。合并苏俄卵翼下的中共伪政权银行,变成“中国人民银行”。“改革开放”后,摇身一变成为“四大国有银行”,国家能生产银子?离了普通劳动者,莫说银子,就是一张印钞票的纸也生产不出来。在资本主义社会,银行绝大部分在民间运作,资本属于私人。

资本主义世界,以美国为例,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美联储),是美国的中央银行体系。美联储是美国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美联储是以私有形式组织的行使公共目的的私营银行系统。美国政府虽不拥有美联储的股份,但美联储的94%利润(2009年总利润为450亿美元)转交给美国财政部,剩余6%用于给会员银行发放股息;同时,美国政府任命美联储的所有高级雇员。

在共产(社会主义)国家,银行是抢来的,收归国有。“国家”是个抽象名词,在不同社会具有不同含义。在民主国家它代表包括政府在内的全民。在包括共产国家的独裁国家,它只代表政府,即统治集团。

众所周知,政府是国家管理机构,并不创造财富。民主国家是劳动人民创造财富通过纳税的方式来养着这些管理人员,以维持国家正常运作。前者叫纳税人,后者叫公务员。在封建专制包括现代共产政权,其本质也是如此。但它们却宣扬国家是某个人或某个集团的,是它们拿出财富来养着老百姓。

在共产政权纷纷垮台,苏联解体和东欧巨变的国际背景下,中共虽然仍把持大部分国民经济命脉,但也默认“纳税人”这个说法。那么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就不应该属于中共党产,就应该归纳税人所有。金融政策的制定就应该有利于国家发展,民众方便得益。但事实却不是这样,而是为中共中高层及奸商等小集团服务。

中国大陆的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简况:

一、中国银行:1912年中华民国设立,几经战乱和改组,最后为中共夺得。截止到2011年底,中国银行资产总额达到118300亿人民币。

二、中国农业银行:主要股东中央汇金40.1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39.21%,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8.99%,中央汇金,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由国家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维基百科没有解释,笔者认为是在香港上市圈来的。农业银行,“面向三农”,纯粹扯淡。既不在农村,也不惠农,是地地道道的挂羊头卖狗肉。

三、中国工商银行:主要股东中央汇金35.4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35.3%,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24.62%

四、中国建设银行:中央汇金57.14%,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27.9%,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7.15%。淡马锡为新加坡私人股份,如何进到中国国有银行?

那么余下的诸如交通银行、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广发银行、深发展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等等等等,是私人银行吗?都不是,中共是不允私人开设银行,一来维持表面的公有制,二来保持其垄断地位。它们是打着“股份制”的旗号,也是为中共中高层这个小集团服务。本金要么来自国企盈利,或变卖国企,要么来自土地出让金,有的甚至直接来自股市圈钱,总之一句话,仍然是搜刮的民脂民膏

招商银行,是中国第一家完全由企业法人持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由香港招商局创办,香港中资金融股。招商局前身为轮船招商局,成立于1872年,是晚清洋务运动产物,与中共风马牛不相及。

深发展银行:维基百科对其解释讳莫如深,本金来自何方,多少资金,只字未提。但得以上市,笔者认为是空手套白狼,全部圈来。2004年,新桥资本以约12.35亿元人民币收购约3.48亿股深发展股份,约占深圳发展银行总股本的17.89%,成为其第一大股东。银行创始人在没有经济危机和经营困难的情况下,主动把控股权出让,是否为将来高官洗钱做铺垫?

中信集团公司(前称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是奉先皇邓小平之旨于1979年10月4日敕造,董事长荣毅仁。中信银行是其旗下的一个分部。上海沦陷前,荣毅仁不过是上海三新银行的一个小股东。因对中共统战有功,被誉为“红色资本家”。为表彰其“贡献”,恩准其成为最早一批“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为邓朴方、李小琳等太子党及其家族也能以共产党人的身份成为资本家开创先河。

广发银行,于1988年9月成立的股份制银行。注册资本35亿元人民币,资金来源不明。既非国有,定为民脂民膏。2006年11月16日,花旗集团认购2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又一家由中资控股变为外资控股的银行。

民生银行,主要股东: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此后又在香港以H股形式圈到一大笔。

华夏银行,于1992年10月14日由首钢总公司独资组建成立的全国性商业银行。1995年华夏银行实行了股份制改造,外资掺股便于洗钱。2003年8月26日,华夏银行公开发行A股股票,在大陆沦陷区圈钱。首钢是国企,以职工下岗为代价①,为小集团牟利。

兴业银行,是经国务院、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的首批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废话,哪家银行不是朝廷恩准开设的),2007年2月5日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圈钱,注册资本50亿元肯定既不是朝廷大员出资,也不是封疆大吏解囊。

什么北京银行、农村商业银行、邮政银行等,性质都是一样的,在此不一一列举。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出,国有银行的本金来自三个方面,一、从前朝抢来的,二、纳税人的税款,包括毛时代的企业利润,三、从股市圈来的。股份制银行为地方小金库或变卖国企,或土地出让金等方式筹款,一少部分外资掺股。总之,都是纳税人的钱,都是劳动人民的血汗。股份制银行政策性的决定都掌握在由政府委任的官董手中。公众持股并未像西方一样带来经营权和拥有权分离,极易出现贪污,挪用现象。

名曰国有,实为官有;名曰股份制,零散户却得不到应有的分红,成为冠冕堂皇的极少数人敛财工具。它们一方面吸纳民间零散资金,一方面放贷,大斗进,小斗出。存款利息比发达国家低,贷款利息比发达国家高。鲸吞国有资产,官员贪污受贿。转移资产到境外,不算银行业官员,大陆银行也绝脱不了干系。

对待真正的主人——民间储户,却是另一副嘴脸。它们抱走了西瓜,连芝麻都不肯放过。不仅利率严重偏低,而且还有名目繁多的乱收费。什么季费、年费,(清单)列印费,(身份证)复印费,跨行费,异地存取款费,不一而足。更令人发指的是,已经纳了税的存款还要收取什么利息税,双重收税!这点小钱与银行各级工作人员抱走的西瓜不值得一提,却折射出它们的贪婪和无耻!用纳税人的钱盈利,回报的利息还不够应付通货膨胀。这好比去商店买东西,不但不付款,还要店家倒贴,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话还得说回来,尽管那点“小钱”与银行总资产不可同日而语,但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为方便,每个储户还不止开一个户头。就算总储户仍为十三亿,那么仅“年费”一项每年就被其盘剥130亿!

剥夺储户的知情权,银行卡柜员机交易,既不列印上次余额,也不列印本次余额。既不存在技术难题,也不存在违法行为,为的是方便乱收费。银行卡极不透明,为了解扣费情况,就必须去柜台,大多数储户想到其麻烦多多,也就算了。

既然都是国有银行,凭什么收取跨行费?凭什么收取异地费?与过去的汇款不同,有大量人工处理和投递费用。自动柜员机并不怕累,消耗的电能和折旧费与交易额相比九牛一毛,而且对于柜员机,一公里和一万公里处理量几乎没有差别。

贷款的审批是高管的一个大项,并不是贷给最急需的个人或企业。而是贷给上司的“人脉”,贷给自己的关系户,贷给没有偿还能力的借贷人,以便收取贿赂。致使出现大量烂账坏账,通过滥印钞票填补亏空,余下的孝敬外国主子。银行经营所得利润,一部分中饱私囊,一部分贿赂上司。世界商业报导(http://biz.icxo.com)消息: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可能高达5000亿美元。

纳税人资金办的银行,管理人员按理说就好比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其实不然,俨然是它们的私有财产,想怎么花就怎么花。银行原本就不产生社会财富,尤其是中国大陆的银行,有什么技术和管理学问?说句难听话,拴块骨头狗都能干,高管凭什么给自己开天文数字的薪水?里面的其他工作人员的薪水凭什么也远比民企高?

2011年银行高管薪酬②:深发展745万,中国银行106万,工商银行112万...。“国有银行”不及非国有银行高的原因是太扎眼,但堤内损失堤外补,可以给自己发高额年终奖。有人说高管要承担高风险、高责任、高压力,要为公司和股东创造价值,当然也应该获得高回报③。那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在中国大陆利率由中共高官订,没有商量余地。储户选择银行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利,而是为了防火防盗。只有一个原则,就是哪家近,从哪家开户,银行效益和职员包括高管没有屁关系。资本不是他个人的,贪污受贿的巨款也不会放在银行里入股,担什么风险?高责任,银行倒闭他赔得起?还是蹲笆篱子?什么都不会,最差也是异地做官。

以上的银行职员尽管拿了不合理的薪酬,还算“守规矩”,下面这些简直就是巨型硕鼠:

1990年至1995年,中信集团嘉华银行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德琴挪用公款人民币五千万,三千九百三十二万多港币和一百五十九万多美元辞职。

1996年7月,投资银行湖南省分行原行长戴天敏,受贿人民币30万港币45万。

1997年7月,中行北京分行劲松分理处主任丁岚卷款1.76亿潜逃。

1998年,青海中国人民银行西宁中心支行国库存处原干部陈志清,贪污一千五百万。

1998年5月,中国银行南海支行丹灶办事处信贷员谢炳峰、麦容辉携带港币757万元、人民币95.5万元外逃。

1998年5月,原系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行长,因收受他人贿赂被逮捕。

1998年5月,工商银行湖南分行原行长刘宜清,受贿15万被逮捕。

1998年9月,两金库保管员林进财、陈国强,侵吞库存现金950万元,后以请假为名携款潜逃。

2000年2月,广发银行韶关分行原行长官有仁,共贪污公款人民币2176万元进行赌博等非法活动。

2000年至2004年间,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何松街支行原主任高山,伙同他人内外勾结利用伪造票据进行诈骗,骗取10亿元巨款。

2001年09月中信嘉华执行副总裁张铭千,一千六百万元诈骗跳楼身亡。

2001年10月15日,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前后三任行长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卷款4.82亿美元潜逃。

2002年,王雪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公司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有关公司人员给予的款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15万余元。

2004年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张恩照涉嫌受贿415万,

2004年12月31日,时任河松街支行行长的高山卷款2.93亿元潜逃到加拿大。

2011年12月28日,中国农业银行江阴要塞支行行长孙锋卷款2亿元外逃。

交通银行浙江省宁波市分行办事员方勇,卷款141万元潜逃。

艾合买提•依不拉音,新疆建设兵团农行乌鲁木齐支行办事员31岁俄罗斯,贪污233.8万元。

浙江瑞安市建设银行莘腾分理处副主任金力成,卷款123万元潜逃。

工商银行厦门分行原行长叶季湛,卷款1.06亿潜逃。

不能不说的是像银行信贷员谢炳峰、麦容辉,分行办事员方勇、艾合买提•依不拉音都能染指上百万乃至近千万,足见国内银行业管理之混乱。

它们一面拿,一面盗,还一面糟蹋。一幢幢银行大楼,气势磅礴却十室九空。为的只是外包工程从中收取巨额回扣。为外部维稳,不惜花重金以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身份购买大量发达国家的国债。其卖国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

综上所述,在大陆沦陷区,无论是打着国家的幌子的“国有银行”还是挂着集体招牌的“股份制银行”,无一不是大陆人民的血汗所构筑,通过上市又圈了一大笔资金,反过来又继续吸吮人民血汗。“旧社会”资本家仅仅是剥削,“新社会”不仅仅是剥削,是糟蹋,是盗窃,是抢劫!

中国贪官批量生产这是不争的事实,银行业更是重灾区。俗话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难道中共不知道还是不想“补”?它们心知肚明,不想补,也没法补,这是制度性腐败。国家是一党专制,部门是一个人说了算。自上而下都是如此,这样才好逃避监督,为所欲为。另外,“反腐”也是内斗的一种“法宝”,摒弃了毛时代的政治罪名,权斗失败者给你戴上一顶“贪官”的帽子。上不影响“党内团结”,下“顺应民意”。中共维持其血腥统治不是靠老百姓,而是靠大大小小的官吏,只要不影响“河蟹”,都可以“闷声发大财”。一旦有人造反,首先得靠这些官吏镇压。所以中共不倒,贪官只会层出不穷。

以上资料大部分来自《维基百科》

①http://www.dianliang.com/hr/news/yidong/200605/hr_56518.html首钢裁员将调整为1.2万

②http://bank.hexun.com/2012/ggxcb2011/2011年度上市银行高管薪酬排行榜

③http://www.chinaiiss.com/pk/index/1银行高管年薪百万你怎么看?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