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文薰:伯仁因我而死 其罪甚于杀伯仁

【新唐人2012年9月27日讯】路透社8月16日引述“印尼电子协会”和印尼贸易部的消息表示,国际代工巨头富士康将在印尼投资100亿美元。这项投资将在今年10月间以富士康雅加达工业园区新工厂为起跑点,当这个工厂达到年产300万部手机能力后,富士康将再扩充其他产品线。报导还说,由于富士康在中国面临薪资上涨、劳资纠纷不断等问题,因此决定开始向其他亚洲国家分散生产业务。

在这项巨额投资宣告前,7月间富士康成都厂向海外媒体爆料,表示富士康成都厂不仅有奸杀案、跳楼案、生产线爆炸案,黑幕重重;这项巨额投资案宣告后,9月间,富士康山西厂发生大规模的员工骚乱事件。

据传与江泽民派系关系密切的海外多维新闻网,对于富士康的山西厂事件如此下标:“富士康骚乱凸显中共新领导人困难处境”。中共新领导人无非习近平与李克强,似乎这样的劳资纠纷应该由习李两人一肩承担。让人不得不怀疑,富士康一连串问题的背后,是否有中共高层恶斗博奕?谁是那个影舞者?

富士康已经在逐步撤出中国。但在全身而退之前,中国哪个省市的官员负责向富士康招商设厂,显然就由那些官员继续负责提供富士康充足的劳动力与管理那些劳动力。富士康是台资企业鸿海集团的旗下公司,但负责厂区管理的保安人员皆为中方人员。对鸿海集团来说,这是一种让在地人就地管理的有效方式。鸿海集团显然授予保安人员一手独揽的权力,所以才会发生保安把员工往死里打,还大言不惭地说:“打死了我负责!”

行文至此不禁想起“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典故。保安是富士康所雇用,这些保安的行为富士康必须负完全责任。止不住员工骚乱,却放进五千名警力武力镇压,这也是富士康的责任。作为母公司的鸿海,也难辞其咎。

富士康在中国各地工厂的保安,凌虐员工甚至打伤打死员工,不只山西这一起。长期以来富士康各地厂区员工如何被管理,富士康高层与鸿海高层绝不可能不清楚。就算这些行径不是富士康与鸿海高层所愿见的,甚至在明知“高劳动、低人权”的情况下,驼鸟心态地认为这是中共为换取外汇而提供的条件,我的手上没有沾血,也难逃伯仁因其而死的责任,甚至应比实际杀人者负更重的责任。

就如同既想吃生猛海鲜又不想背上杀生罪名的贪食者,指著一尾活鱼让店家宰杀却又心底暗想“杀生之罪,罪不在我”一样,既与杀生者同罪,还又罪加一等──没有需求,哪来杀戮?

经过这么多负面事件,富士康应该全面撤离中国。一来不该再与觊觎富士康的中共官员沆瀣一气,二来应该证明给中国与全世界看:企业的正常运作,不必靠中共那种高压强制人民的手段。只有鸿海与富士康在中国以外的工厂一切正常,才能洗刷这个集团在中国的污名。

问题不在鸿海与富士康,问题在中共这个独裁政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