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警察开枪 民间调查PK官方调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9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9月21日,辽宁盘锦市兴隆台区发生警察向阻止征地农民开枪致一死多伤恶性事件。事发后,数百武警到场抢走死者尸体,并于9月23日早上将尸体火化,而死者的亲属(包括并未参与该事件的死者的妻子)均被被当局控制。

此恶性事件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由于大陆官方对该事件的说法,与民间律师自发调查公布的情况,以及大陆媒体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有诸多不一致甚至截然相反之处,民间要求还原真相的呼声日益强烈。

据悉,9月21日,辽宁盘锦市兴隆台区村民王树杰一家在自家承包的稻田中,与前来征地的当地政府官员发生冲突。王家与征地人员都先后报警,之后,当地派出所民警前往现场与王家人发生冲突,现年36岁王树杰被民警当场击毙,其父也被枪击致伤,随后死者尸体被警方强行抢走。

目前,有王树杰亲属向媒体透露,9月23日早上3点多,王树杰尸体被警方火化,当地政府向家属赔偿400万,但家属依旧处在被控状态。多位现场目击村民等也遭传讯和威胁,严禁对外透露事件经过。而接近医院的人士说,死者父母尚不知被打死的儿子遗体已被火花。

事发后,先后有大陆官方媒体《新京报》和《新华社》在当地官方人员的陪同下进行了很有限的采访,并做了相关报导;同时,有两位正义律师伍雷和周立新自发前往当地了解案情。

据这两位律师的调查报告称,目前村里有大批的维稳人员入驻,当地高度紧张,包括盘锦市、兴隆台区政府,公安、信访、宣传部门的人员层层把守,戒备森严,水泄不通,非本村人员无法进村。但有不止一名村民告诉前往的律师,警方还在继续抓人,谁敢说话就抓谁。几经曲折,两位律师还是从当地村民口中了解到一些有关的案情。

从目前已公开的资讯来看,大陆官方对该事件的说法,与民间律师自发调查公布的情况,以及大陆媒体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有诸多不一致甚至截然相反之处。

民间调查PK官方调查

一.冲突的起因蹊跷 各方说法前后不一

据大陆媒体报导,王树杰被打死后,妻子姜洋9月24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政府征用土地,他家因为补偿标准太低没有同意,政府将他们起诉到了法院,法院的传票已经下来了,定在10月9日开庭,他家也准备好了出庭应诉。但9月21日,有施工队到王家承包的稻田里强行施工,毁坏眼看就要成熟的稻子,王家人前往阻拦,双方发生冲突,警察介入,冲突中民警开枪打死了王树杰。

陆媒《新京报》的报导则表示,9月23日,该村村民告诉该报记者,王家补偿问题一直没谈拢,所以没有签协议。但9月24日,政府有关部门告诉该报记者,王家已领到救助金,并且签署了稻田的补偿协定,引发冲突的是王家另一处住宅的赔偿问题。

25日,兴隆台区政府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王家与政府签订的协议书,签订时间是今年9月3日,乙方的签字人是王树龙,并有王树龙代签的王再元(其父)、王树杰(其弟)的名字。

报导表示,25日记者前往王树杰家欲采访当事人,被守在其家门口的12名人员拦阻,无法进入。经协商,下午5时记者在当地政府官员陪同下才得以进入王树杰家。在当地官员的陪同下,死者妻子姜洋侧卧在床上,单手掩面,回答了记者的几个问题。

报导称,姜洋承认事件发生时家中稻田确和政府签订了协定,引发冲突的是关于住宅的补偿问题。而关于农场起诉王家一事,姜洋表示,她不知道农场曾起诉王家到法院。当记者询问,王家是否拿到400万元“救助金”时,姜洋沉默片刻后说:“你别问我了,我心脏不好。”

针对王家关于占地纠纷前后所述不一致,以及有关那份协议书的真伪问题,记者向兴隆台区政府提出要采访王树龙或者王再元(王树杰的父亲)两人予以核实,但该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这两人都在21日的案件中涉嫌犯罪,目前属于公安侦查阶段,不方便安排采访。

二.事发当时的具体情况各方说法不一致,甚至截然相反。

盘锦市当局将此事件定性为"暴力妨碍公安民警执行公务事件",并称警察是正当防卫。9月25日,开枪民警盘锦市兴隆台区渤海派出所副所长张研现身,向媒体讲述并演示“现场经过”,为其开枪行为辩护,称被打死村民一家"暴力抗法",在向其冲过来不到1米的距离时,“下意识开枪”。

盘锦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蒋晓东则对大陆官方媒体称,经检察机关调取110报警记录,王树龙曾于7点22分报警,内容为“破坏我家地的抓钩来了,出了人命你管不管”。随后几次报警分别是7点48分,8点01分和8点07分,都是施工方报警,称有人拿斧子和汽油瓶威胁工人安全。

而张研称,他接到110指令后,带领一名民警前往现场。在前往稻田时,被王树杰父亲王再元、母亲张冬年“手持镰刀”阻拦,并被王树龙把一瓶汽油洒在衣服前襟上。在与王树杰的父母发生冲突时,撕扯过程中枪响了,射穿了王再元的左膝。

张研称,这之后,当他看见身上冒着火苗的王树杰向他扑来时,“出于本能对着王树杰开了一枪”,并称当时王树杰与他的距离不到一米。

而自发前往了解案情的两位律师的调查报告则表示,他们已经接触到了现场目击者,不止一人对他们说,张研确实打光了手枪里的全部子弹,中枪人员包括王树杰、王树杰的父母。死者被击毙时,其实应当距离张研有相当的距离(有村民说5-6米,),但总之并非近距离接触。然而,这些村民都陷入到极度惊恐的状态,虽然他们都气愤填膺,但几乎没有人相信该案能够得到公平的处理。加之村口警察特警的威慑,无人敢和律师说的更加详细。

而盘监视检察院副检察长蒋晓东称,事件发生后,辽宁省检察院法医作出的尸检报告显示,王树杰身上仅有一个弹口,王树杰系被枪弹击穿心脏、肝脏、脾脏导致心包填塞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三.媒体质疑开枪民警“身负重伤”之说

事发后,当地官方对外声称开枪的那个副所长因受到王家人攻击而“身负重伤”入院治疗。但张研9月25日址媒体面前“露面”时,除了左手手掌部位裹着纱布之外,并无其他伤情,而且从张研绘声绘色、比手划脚地演示“现场经过”来看其,伤势显然不重。舆论质疑其所谓的“重伤”到底是哪个法医做的?

此外,两位律师的调查报告还表示,有村民向他们描述,在王树杰被当场打死后,王的家属与特警展开了尸体争夺战,整个过程“令人毛骨悚然”,最终,警方朝天鸣枪后方最终把尸体抢走,而抢夺尸体的过程,死者的哥哥等亲戚也遭受了暴力。

对抢尸体、火化尸体之事,当地官方却绝口不提,不做任何解释说明。

两位律师的调查报告最后表示,盘锦警察击毙案,怎能撇开拆迁本身呢?盘锦市因拆迁引起的社会矛盾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用当地政府坐在火药桶上形容丝毫不过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证据显示,该市的暴力拆迁绝非仅此孤例,因拆迁导致死亡也绝非个案,必要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发布该市的其他强拆(致死)恶性事件照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