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报章大报“莫言”令人浮想联翩(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0月13日讯】(新唐人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于北京时间10月11日19时揭晓,中国作家莫言获奖。海内外舆论界立刻炸了锅,有人由此对诺贝尔文学奖此表示失望,给予抨击,而莫言却立刻得到了中共官方的高调赞许与祝贺,众多大陆媒体蜂拥而上,从各自的角度和立场来报导这个消息,手法可谓五花八门,令人浮想联翩,甚至有的版面设计被认为“独具匠心”,蕴含“言外之意”。

大陆媒体报“莫言”获奖 版面五花八门

大陆媒体10月12日在其头版报道莫言获得诺奖的消息,标题各有心思,部分令人浮想联翩。

【传媒老王】在其微博中汇总了众多大陆媒体报导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版面,可谓五花八门。

最有弦外之音的是《潇湘晨报》的“中国莫言”,而最独特最引人注目的当推河南《大河报》的头版设计:《莫言空前 莫言绝后》

港媒《苹果日报》评论《大河报》的这个设计称:“莫言绝后?好毒的标题!”认为这个版面设计把原本表达“来者可期”的意思,“变成了对莫言恶毒的诅咒!”

而最具闹剧色彩的是著名的中共官媒《参考消息》网站,竟然一度把莫言获得的“文学奖”写成了“诺贝尔和平奖”, 约30分钟后改网站才纠正了这个很容易引起人们政治联想的错误。

众说纷纭评莫言获奖

莫言获奖的消息公布后,中共官方立刻高调对莫言表示祝贺,而在海内外舆论界却引起了巨大的争论,批评者与支持者各抒己见,一时间热闹非凡。

支持者认为,莫言获奖实至名归,是对中国文学,尤其是莫言代表的乡土和地域文学的崇高肯定;但莫言获奖也引起一些争议与批评,尤其是在异议作家和异议人士中间,很多人认为莫言没有资格代表中国当代文学的最高成就。

首先是海内外反对中共独裁的众多异见人士对此表示不满,普遍认为莫言只是一个善于打“擦边球”的圆滑世故的作家,他的作品达不到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高度。

艺术家艾未未表示,诺贝尔文学奖今年的评选标准不如从前,这样的评选结果是对人性与文学的侮辱,是诺奖委员会的耻辱。

流亡美国的民主运动人士魏京生则对外媒表示,莫言是有文学才华的作家,但他的一些做法令人怀疑,譬如应中共要求手抄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魏京生认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选择莫言,是因为这样做“更容易得到共产党政权的容忍”。

莫言得奖后,他去年11月在微博发布的“赠重庆文友”打油诗在网上走红﹕“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为文蔑视左右党,当官珍惜前后名。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有网民指莫言歌颂薄熙来,令人恶心。甚至有人因此大骂莫言是个“变色龙”。

网友【333】指责说:一个不敢直起腰的人,不敢为人民说话的人,也能获奖,说明哪些评委,那个奖不值钱。在一个独裁的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你懦弱可以避开政治敏感话题。但你的人格不配获奖。文学的中心是人,政治与人无关吗?说文学是文学,政治是政治,那是放屁,那是脑残。

网友【bestest】表示: 一个拿女人器官吸引眼球,一个丑化中国农村现状,一个歌唱“主旋律”的所谓作家,没有通过其作品反映社会现状,也没有通过其作品反映人性,反思人生的作家,居然得奖了。如果站在“主旋律”地角度来说,去年诺奖给了中国“一巴掌”,今年却“抱一抱”中国!诺奖委员会很懂中国人情世故。喔耶!

有署名【徽钛郎】者发表博文批评说:“曾经一直觉得神圣的诺奖,如今也不那么纯粹了。”他甚至断言:“如果茅盾先生、诺贝尔先生今天还活着,看到今天这样,想必也会气死的。”

而此前曾经与莫言展开论战的新锐网络红人张一一,甚至曾在其微博上赌气地表示“莫言获奖,我就裸奔”。如今莫言真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张一一是否会兑现其“裸奔”的豪言也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莫言获奖虽然在中国人中间引发强烈争议,但英美评论家却普遍对其叫好。

据悉,负责评奖的瑞典学院在陈述颁奖理由时说,中国作家莫言以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记载和当代社会现实融合在一起。

瑞典皇家学院常务秘书长英格伦(Peter Englund)表示,莫言并非政治异见人士,“更像是一名身在体制内批判体制的人士”。英格伦强调,评选出发点是文学价值,不搀杂政治因素,“这并不是说,我们认为文学不带有政治性……你翻开他的每一本书,几乎都能看到很多关于中国历史及当代中国的激进言论”。

莫言本人则在发表他的获奖感言时,直言不讳地为自己辩解,称其作品也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冒着巨大的压力”创作的,他表示,他的创作是“不能用党派来定义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