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志敏:有感于莫言与诺贝尔文学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0月16日讯】最近看到一则关于莫言的消息,消息的原贴是这样的:莫言,外号“脑膜炎”,中共党员、党军作家、2012年脑膜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好奇心让我对莫言做了进一步了解,发现更多关于莫言的背景:莫言,原名管谟业,生于山东高密县,作家,1955年2月生于山东高密县农村,童年时在家乡小学读书,后因文革辍学,在社会上闲混,外号“脑膜炎”。1976年毛泽东死前中国最为黑暗的时刻,莫言通过走后门加入解放军。入伍后通过加入中国共产党,不择手段地向上爬,历任班长、保密员、图书管理员、教员、干事等职务。

通过不懈的钻营,莫言得到军队的赏识提拔,钻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并于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

中共党员?部队作家?外号“脑膜炎”? 一针见血! 原来是个共产军国主义者啊,原来莫言正是满脑袋共产粪水的典范啊。他的《红高粱》,当时还是我们必读的作品呢!现在看来全是粪水‧‧‧‧

是的,我们那时也有脑膜炎,现在痊愈了没有呢?

我看过张艺谋以此为脚本而导演的电影,当时还以为了不起呢!

我那时候不知道土共的邪恶,也没有意识到是共匪洗脑的作品。

其中有一个情节,是讲一个抗日的共产党英雄被日本人活活剥皮示众,其残忍、其胡说八道,我们那时被粪水淹没,意识不到的。那时我们还因此挺憎恨日本人的呢!并以为中共领导了抗日战争呢!还以为中华民国真的一无是处呢!

现在看来中共不但没有抗日,而且干着活摘器官的事,其邪恶和恐怖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的日本鬼子。

至于日本人有没有活剥中国人人皮的事,我不知道,我现在开始怀疑其真实性了,因为我知道了我的脑子里曾被灌输进了粪水。

那个《红高粱》除了帮中共撒谎以外,就是丑化中国传统的婚姻, 丑化中国民间风俗,真是一箭双雕啊。我们居然都上了当!

这样的粪水,我们怎样才能倒出去啊?这样的粪水,在我们的细胞中当, 在我们民族的细胞当中作怪并发酵,我们怎样才能洗干净啊?

这样的粪水,不但灌输给了中国的孩子, 中国的知识青年, 中国的父老兄弟,还泼向了西方社会,而自以为文明的西方绅士们不但不知抵制,却主动的接受,欣然接受,以为是圣水,并主动地将粪水灌入他们的脑袋。也许,他们明明知道是脏水,他们其实也应该是知道的,却假装圣水来灌输给他们的国民,他们的子孙,看在钱的份上,出卖良心 , 为虎作伥。他们与共产邪恶同罪!

应该将他们列入黑名单!未来没有共产邪党的中国不欢迎他们,除非他们忏悔!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