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凯:子《道德经》里的普世价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0月21日讯】何谓普世价值?其必能超越时空,无远弗届!当今世界之种种思想、文化皆滥觞于所谓轴心时代,其时各地域之思想家、哲学家抑或宗教家之伟大创见不无诸多共通之处,而诸如此类之共通思想至今仍被世界文明人士所认可,并且大加赞扬。何以这些思想能超越时空?其必符合天地人类之真相。如今尚有诸多地区和民族拒绝普世价值,其理由无不出普世价值乃西方文化之所强加,本地区本民族具有不可逾越之特殊性。持有此种想法之人士无不视普世价值为洪水猛兽,为了阻遏此“深重灾难”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试问,在打压普世价值之时已经凸显出你们的特殊性了吧?如果以残酷暴力视生命如草芥为自我之特殊性,窃以为此种特殊性可休矣!遍观世界,凡是拒绝普世价值之地区无不“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惨状随处可见;其民众受教育程度普遍底下,文明修养令人堪忧;其政府无不独裁专制,腐败无能。我们中国是接受还是拒绝普世价值?如果普世价值诚如独夫所言乃西方文化所强加,我们尚且有拒绝之借口,但如果我们中国古圣先贤亦提出过相同之思想又该如何?

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无为于政治层面实乃民主,每一个公民皆能做得自我之主、每一片地域皆能做得自我之主,如此何须集权之中央政府忙忙碌碌操劳过度?权力愈加分散政府愈能无为,公民社会愈发达、民间社团愈丰富政府愈能无为,官员愈奉公守法政府愈能无为。无为之根本在于强权不干预弱势,外行不领导内行,给予弱势和内行充分的自由任其积极发展。广观天地万物,除却人类皆成无为之状态,天体互不干涉自由运行,春夏秋冬互不阻挠循环更迭,奈何只有人类时时刻刻想要主宰他人他物。宇宙绝无中心、绝无主宰,人类社会亦应如此!

欲想让民众信任并非靠思想灌输、强制教育、夸张宣传,甚至歪曲欺骗,必须有实际利益民众之善举。强制民众学习本宗之思想,以所标榜之理论为绝对真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当今民主选举亦有蒙骗民众之恶行,但相较独夫之专制实为人类文明可讃之进步。民主制度允许多元言论,民众于此思想激荡之下能学会辨别是非善恶,政党或政府想要讷于行而敏于言也绝非易事,欺诓蒙昧之事亦会随民智大开而消亡。

政党或政府应为辅助民众生活之团体,绝非民众之主宰,为民生事业做出成绩实乃分内之事,并无可矜夸之处。如若一味夸赞炫耀自己之功劳那功劳迟早会不翼而飞,如若没有功劳而虚假夸赞那此政党或政府恐怕会提早解体。公权力乃民众所赋予,掌握公权力者必须兢兢业业为民众谋福祉,哪还有时间去邀功请赏?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

天下之争端混乱皆因资源分配不均,孔子亦有言“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有失公平正义则必使社会产生争、盗、心乱。所谓尚贤,无非独夫制定一套人才标准,使天性不同之人皆以符合此套标准为荣,于是民众便趋之若鹜争抢符合标准之认可,被独夫认可后方成为贤达。剩下不符合标准之非贤达者为之奈何?弱者郁郁寡欢,强者自立为王。自立为王者必然要取独夫之统治地位而代之,成为新兴独夫,之后以自己之意愿再制定一套新标准,再使民众趋之若鹜争抢符合此新标准,如此循环往复无有穷尽。只有实现自由民主才能实现“不尚贤,使民不争”,因为自由民主之社会并无统一之标准,大家各贤其贤,岂不安宁?

专制独裁下之独夫垄断稀缺资源,是以产生所谓难得之货。譬如国家之自然资源、受教育之机会、工作之机会本应国民共同所有,而独夫却以种种手段(譬如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据为己有,破坏公平正义。民众如欲分一杯羹独夫便称之为盗,譬如民营经济与国有经济之争,国立大学和私利大学之争,考取公务员之争等等。如果权力资源和财富资源能够公平合理分配,那么何来盗贼?不合理之分配实际上使得独夫成了真正的盗贼,盗取了全体国民之生存所需,可是由于独夫占有优势地位,故而可以任意判定谁为盗贼,当然除了自己。

独夫占有稀缺资源之后则需要仆人为其打理家务,还需要打手为其维护统治地位,防止肥水流入他人之田。其招募人才之方法不外乎从大宝库中拿出一些散碎银两,以此作为诱饵,使民众心生狂乱,争先恐后为其舐痔。有时民众亦属无奈,贫病交加之际也只好上钩了。有独裁专制就不会有公平正义,失去公平正义则失去社会和谐,没有社会和谐则民众生活绝不能安稳。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耶?故能成其私。

天地何以能够长久?以其不为自己而生。天地滋养万物,无所偏颇,对万物无所不给无所不予,而繁茂之万物最终又回归天地。作为公权力之拥有者必须如天地一般大公无私,为民生而效劳终身,如此才能长久执政。执政者必须以民众之福祉为优先为第一,如此才是合格之政党或政府。政党或政府愈是为民生付出则民众愈是爱戴,最终也能成就政党或政府自身之利益。不过,全心为民众之政党或政府可遇而不可求,民主选举所产生之政府可能性最大,以其不得不想方设法令民众满意,否则上台执政之机会就会减小。相反,独裁政府视民众为草芥,怎会顾忌民众冷暖死活?独裁者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成其私,但我奉劝独裁诸君,不可小看民众之智慧,当诸位独裁者太过火之时也会露出马脚而被民众识破,此时只能落得身败名裂。非以其有私耶?故不能成其私。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公权力之拥有者已属强势群体,而且其权力来源于民众,你还有何理由与民争利?一个合格的政党或政府应凡是与民众利益相冲突者绝不争取,民众所不愿为之者绝不放下。诸多高盈利行业政府应让利于民,而不能盈利之行业政府应义不容辞,比如公益事业。公共建设往往不能带来大规模及时效益,政府就要以税收来弥补民间投入之不足。民众赋予政府公权力,就是希望政府去做民间不愿做、不能做之事业,如此才是为政之正道。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