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村庄一天消失近百个 四川现“两人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0月23日讯】(新唐人记者王安平综合报导)2012年初,大陆国家统计局宣布,中国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有报导称,中国每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速度之快令人咂舌,甚至出现了只有两个老人留守的村庄。评论认为,传统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大陆媒体报导,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20日在天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每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冯骥才援引官方公布的数字说,过去十年,中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比较妥当的说法是每一天消失80至100个村落”;这些消失的村落中有多少具有文化保护价值的传统村落,则无人知晓。

冯骥才说,深不见底,浩无际涯的传统村落文化是一本厚重的书,需要子孙后代细细品读方知其中的美妙所在。但遗憾的是,曾经近在咫尺的厚重的书,还来不及翻阅,就已经永远地消失了。
  
冯骥才:在极速现代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很多传统村落都消失了。“我们最近在做调查,严格意义上,山东省一个传统村落都没有了。前些年我们去山西,有的地方还能看到传统村落,现在有的已经消失了。”

两个人的村庄

2012年初,大陆国家统计局宣布,中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达到6亿9000万人。

《南方周末》报导,在这场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和重组中,四川达县一个只剩两位老人留守的村子,诉说时代洪流中乡村的变迁、坚守和希望…

报导讲述,四川农民汤明孝和老伴李仕芬生活在达县金石乡柳潭村六社桐子园,西距成都450多公里。这个可能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山村,最鼎盛时拥有140多口人。

但从1980年代开始,村里的青壮年先行一步,挤入城市,老人们则逐一被时光消磨。2012年年初,随着邻居汤正吉被儿子接到了广州,整个村子仅剩下汤明孝夫妇两位老人留守。

汤明孝有四个儿子,但他不愿意到任何一个儿子的城市。“我们走了,那村子就没了。”

现在,兄弟四人分别在河北、福建和达县双龙镇务工,但只有老二汤辉政和老四汤健成家了。

如今在福建石狮打拼的老三汤银辉已经37岁了,谈过几个女朋友,每次带回家,回头就和他分手了。“村里穷,交通又不好,女孩子都不愿意来。”

汤辉政对城市的直观的感受是:经济条件要好,交通便利,老家的路连自行车都走不了,城里却可以开摩托车。生急病了还可以叫救护车。“我想让我的孩子在更好的环境中长大。”汤银辉说。

传统村落保护迫在眉睫

也有人提出质疑,社会在进步在发展,为什么一定要让传统村落里面的人依旧苦哈哈的过日子?冯骥才对此回应,保护传统村落与当地百姓提高生活质量并不矛盾。

冯骥才表示,很多国外的古建筑都保存得特别好,法国、意大利很多很古老的房子、老城里面的设施也很先进,厨房、卫生间都很现代化。

署名武洁的文章认为,欧洲的建筑与文明之所以为人所仰慕,其实并不在于它有多少现代建筑,而恰恰在于其对历史建筑的近乎苛刻的保护。

文章表示,即便是中国,之所以享有东方文化古国之美誉,其实同样不在于建了多少东方明珠或鸟巢,而恰恰在于中国幽远漫长的历史文化,及其留存遗迹对于当今社会乃至世界的影响力。

文章指出,尤为吊诡的则是,一边是有堪称“活化石”的古村落濒临消失,一边却是文化名村大举拆建,没钱保护“活化石”,却不吝巨资打造假文物,这背后的畸形利益链与扭曲的价值观,恐怕更需反思。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