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凯:再谈老子《道德经》里的普世价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1月12日讯】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

为某个人或某个团体所永远私有之物是不存在的,更何况政权这种来源于民众的重器。政党从民众手中赚取权力以后是绝不会轻易放手的,他们希望能够万岁、万岁、万万岁都不失去。可是这种天下重器总归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体能行吗?当然不可以!天下之公器就应该平分给天下人所有,而民主正是平分天下公器的好方法,选票面前人人平等,而且每一张选票的力量都绝无差异。把政权据为己有不仅对广大民众不利,对政权的占据者也不是好事,我们翻阅历史,哪次政权的更迭不是流血漂橹,不仅失去政权者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是新兴占据者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实在是一将终成万骨枯。古今中外的独裁者哪一个有好下场?最终无一不是身败名裂,成为历史的罪人,遭到万世万民的唾弃!

执政者切不可以公权力欺压民众为己谋利太过,否则灭亡的会很早。中国的秦朝、隋朝,上个世纪溃败的苏联和东欧诸国,无不是国立强盛者,但无一不是短命鬼。究其原因,无非权力过于集中,独裁暴君欺压民众为己谋利太甚。把天下公器的锋芒磨砺的如此尖锐,举全国之力对内镇压民众对外争强好胜,怎么可能不早早进入墓塚,如果这样的政权能保持长久那天理何在。视民众如父母,视外邦如朋友,如此才是为政的长久之道。

政府想要国库据为己有而不给民众分一杯羹,这是非常愚蠢的。国库的钱实际上来自民脂民膏,无论是税收还是国有企业的利润所得,取之于民就一定要还之于民。政府如果不还之于民反而焚民脂民膏以继晷地贪婪腐败,那迟早有一天民众会以非常规的方式拿回自己的血汗钱,到时候恐怕政府就很难堪了。政府掌握着公权力,执政者当然享受荣华富贵,所以欺凌弱小的恶行也就随之而来了,尤其是不受任何约束的独裁统治者,简直成了不知不扣的恶霸地痞流氓。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愿意被人家欺负,尤其是残暴而长久的压迫,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所谓玩火者必自焚,当引火烧身的时候也只能怪自己太愚蠢了,请各位权贵人士记住,多行不义必自毙。

于此,让人想到了华盛顿。美国建国之后华盛顿担任了两届总统之后主动提出不再继续留职,把权力交由他人,这是何等的气魄和智慧!比起那些所谓的帝王将相开国元老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华盛顿功遂身退之后成为万众敬仰的政治家,而那些独裁者却一一成了跳梁小丑,永远猥琐地趴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最上乘的执政者民众只知道有之,其次一乘的民众会亲近赞誉之,再次一乘的民众会畏惧之,最下乘不堪的民众会侮辱之。最上乘的执政者把权力都分散下去,每一层的权力都相对平均,当每一个人的权力都相同的时候恐怕最美好的社会就要实现了。我们现在实际上还做不到权力平均分配,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做到权力不要过分集中,就看你政府要不要如此善举了。当权力平均分配的时候,每一个公民都能积极参与到社会事务上来,是以执政者的作用就不会显得那么重要,那民众也就不必过分关注他们了。执政者的作用减小,地位下降,受关注程度缩减,这些都是文明的标志,也是实现公平正义的体现,我们观察当今富裕且社会和谐的国家或地区,都很接近这个标准。

当权力平均分配之后,执政者也不过事社会链条中的一环而已,和其他民众的作用差别不大。每一件事的完成都是靠整体社会的力量和广大民众的参与,绝非执政者一人的功劳,所以当某件事圆满完成以后大家就会觉得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不必去对执政者感恩戴德,而执政者自己也不会再去居功。只有想牢牢抓住公权力不放手的人才会希望民众感恩他,而权力过分集中的时候执政者也有了宣传自己的条件,所以就会出现民众视执政者为父母的情形。权力的争斗来源于权力的集中,其惨烈程度也随集中程度而变化,人类的诸多暴行和不文明悉皆来源于此。分散权力是人类迈向和平文明的必经之路,歧途只会导致人类走向毁灭。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当真理被淹没,就会有人出来提倡仁义道德,以此来规范社会,达到安定祥和的局面。但是我们不难发现,仁义道德并没有让社会安定祥和,反而有很多违反仁义道德的事情出现。仁义道德都是相对的价值观,其标准也都是人制定的,既然是人制定的就绝不可能完美无缺,所以以此来作为社会规范必然会产生诸多弊端。当然,我们也不是要扫清一切仁义道德,在现阶段是做不到的,其作用和价值还是要充分肯定的。但是我们要清楚地了解其相对性,不要以假像的绝对来打压他人,很多事情根本就与仁义道德无关,我们现在还在使用仁义道德也是阶段性的举措。尤其是政府,绝不能过分提倡道德,去制定道德标准,如此会泯灭人性,使一部分人蒙受不白之冤。

一旦提倡聪明才智就会有装模作样的人出现,这是一定的,而更可悲的是那些装模作样的人还会掩盖聪明才智的人。最麻烦的是执政者提倡智慧,一旦如此其必然装模作样,而在私下里却以聪明才智算计民众。执政者最大的智慧就是把权力集中在自己的手中,最愚蠢的地方就是把权力分散出去,所以老子提倡的不是愚民政策,而是愚官政策。执政者千万不要想着显露自己的聪明才智,你就把权力分散给民众就好了,让民众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也少劳自己操心。

当国家昏乱,社会失去和谐,就会出现很多感动人的事迹,而政府此时也要树立道德标杆,于是这些感动人的事迹就会被拿来大肆炒作。其实,原本这些人和事都是极平常的,都是本应如此的,可是一旦成为模范榜样就反映出这个社会已经达到混乱的状态了,否则大家相安无事还哪里有什么道德标兵之类的人,每一个人都是自然如此的。

独裁者最喜欢忠臣,最喜欢爱国主义。此两者最容易为政权马首是瞻,不顾及道理和民生。每当遇到内忧外患,独裁者就要打出爱国主义的旗帜,使人心发狂,以转移民众视线,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德国的纳粹党和日本军国主义者都是用的这种方法上台,然后对外发动侵略战争。我们每一个人没有任何义务要忠于某一个人和某一个团体,尤其是政治团体,我们对于他们绝不能有此忠心。我们应该把忠心放到真理和民生上,凡是与真理相违背的我们都要批驳,凡是破坏民生的我们都要反对,不管对方是谁。国家和政权只是抽象的存在,而这个抽象的存在又往往被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我们的目光为何偏要盯住这个抽象不实的东西呢?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具体民生、民众的切身利益,而不能被爱国主义冲昏头脑。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