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试验 受试者协会批黑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1月27日讯】(中央社记者陈清芳台北27日电)台湾受试者保护协会今天批评,台湾的临床试验作业不透明,受试者像黑箱里的白老鼠,在不知情、遭胁迫等情况下,权益受损。

台湾受试者保护协会理事长郭英调表示,曾经有医师瞒着病人,将开脑病人的组织私下冰存,供个人研究之用,还有研究者被检举偷偷替不知情的病人抽血,甚至研究者发表期刊论文后,才被踢爆试验根本未经过伦理审查就偷跑。

协会的成员也披露,曾经在父亲开刀中,医师突然走出开刀房,要家属代签人体试验同意书。这位成员想到手术台上的父亲性命操在医师手上,只能硬著头皮签字同意让父亲被试验,感觉被胁迫。

医院提供金钱诱使学生、低收入户参加人体试验,或祭出完全免费、病房升等的甜头,在协会眼中,都有利诱之嫌。但是研究机构的伦理审查,不是自家人照顾自家人的形式审查,就是资料不公开的黑箱作业,受试者等于被卖给研究机构。

郭英调说,协会询问学术机构及各大医院查询人体试验的审查会议纪录,结果不得其门而入,多半只有计划代号名称而无内容,有的是网路版和书面版的内容不一致,外人根本不清楚用什么药物器材、做什么试验。

他表示,许多人体试验研究者常问他“如何不被告”,他的答案是资讯公开透明,才禁得起外界检视,人体试验管理办法也规定要公开会议纪录。协会也建议,受试者如果觉得不妥,应该有随时撤回同意书、退出试验的权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