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截访者非官员是农民 幕后元凶是谁?

【新唐人2012年12月5日讯】(新唐人记者李剑采访报导)12月5日,被闹的沸沸扬扬的“北京朝阳区法院审理河南截访人员案”再有新的进展。据陆媒调查,被起诉的10名河南籍截访人员都是禹州农民,其中还有三人是未成年人,访民希望他们能够交代幕后主使人。当地官员则紧急赴京,“协调”此事。评论指出,中共的截访体系属于维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当局为了维持垄断政治主导的自上而下的集团犯罪。

近日,陆媒报导一起河南长葛市在京截访人员涉嫌非法拘禁的案件,被“辟谣”为假消息后,仍被舆论广泛关注。

5日,陆媒广泛报导说,这起截访人员被起诉案尚未判决,被起诉的截访人员都是禹州农民,其中还有三人是为未成年人。媒体的调查显示,今年2月,河南禹州农民王高伟在北京市朝阳区承租了126号院和102号院。并雇佣了10名河南禹州农民专门看管河南籍上访人员。

4月18日,王高伟等七人将河南禹州4访民从久敬庄的上访人员收容中心强行拉到了上河村102号院。后被送回河南,她们被送到高速公路禹州口,被各自的街道办事处、单位派车来接人,并在高速路口“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之后,4访民返回北京报案。5月2日,警方,抓获了10名犯罪嫌疑人,并解救了10名受困的访民。

11月28日,北京朝阳区温榆河法庭开庭审理,但目前尚未宣判,三名涉嫌的未成年人其中一人已被逮捕。其母亲称,儿子是被“坏人”利用。访民要求10名犯罪嫌疑人交待幕后指使者。

大陆律师唐荆陵指出,地方当局雇佣农民截访,就像城管杀了人,然后说他们是临时工是一个道理。

唐荆陵:“肯定是有幕后指使,他既然是截访的,截访的属于政府的一项职能,属于政府的职能背后肯定是有官员的,没有官员(指使)这些人难道疯了,他跟访民有仇啊?他也是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非法拘禁把人关起来?”

前“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指出,地方官员担心自己去截访的话,把上访者关黑监狱,被照相、被揭露,那他就有责任了,所以官员就雇佣一些农民、未成年者由他们出面来截访。

孙文广:“现在有一些农民、下岗工人他们生活所迫啊,要生存,到处打工,有时候能找到,有时候找不到,那么政府雇他们做些事,每天给多少钱,他也就愿意干了,至于他干的事到底违法不违法,有些人也不知道详细的情况,那么就会侵犯人权,这些官员就可以用这种方法来逃脱责任了。”

唐荆陵认为,中共当局截访雇用农民工,花的钱比较少,而且这些人也比较好摆布。

唐荆陵:“这些下层的普通民众,他们很愿意服从,可能会让他做一些非法的事,他都肯干,比如像殴打、辱骂、酷刑或者是像非法拘禁,因为他们的法律意识不太健全,他可能会认为既然是官员让他做的,那就应该他是合法的。”

截访案涉及整个国家集团犯罪

陆媒报导说,目前,禹州市一位副市长已经赴京,与北京的有关部门“协调”此案,与此同时,许昌市也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如何处理。

唐荆陵指出,中共的截访体系属于维稳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当局为了维持垄断政治主导的自上而下的集团犯罪。

唐荆陵:“北京建立了一套哲学,就是不允许访民到北京上访,他有这么一套哲学在里面,这套哲学是为了北京政治当局的安全,如果访民经常到北京去上访,那他就有可能成为一个规模的游行示威,这个是北京当局不能面对的。”

唐荆陵表示,中共搞的这个维稳哲学具有强烈的考核体系,如果有多少个人去到北京上访的话,那么当地的行政党,行政长官,包括当地的一把手会承担政治上的后果。

唐荆陵:“这是一个政治上否决机制,就像计划生育这个暴政一样,所以地方当局在这种政治考核体制下,就有很强的驱动力,就要去做这种维稳,中央这些官僚们就能够收获政府稳定的好处,消灭这种大规模群众上访这样一种政治潜在威胁,那么地方官员就是通过政府,中央政府搞的这么庞大的维稳基金,就从这里分享一部分的财政好处。”

唐荆陵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截访就变成一个黑产业链的犯罪集团,这个犯罪集团依靠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各自分享好处,倒霉的是老百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