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冬雨:文化强国梦何以未现即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2月23日讯】十八大上提出了两大梦想:建设文化强国与实现海洋强国。海洋强国似已开始,比如十八大前,“辽宁号”航母正式投入现役,官媒还煞有介事地提醒公众“希望外界不要过度解读”。

什么是“过度解读”,官媒语焉未详。但是,有个例子似可印证,比如说中央电视台在习李等七名新常委上任仅仅半个月后,即用四个“平”字来形容,称曰“平常的声调、平实的语言、平实的工作作风、不同平常”。此为“过度解读”无疑。

句句在理实为篇篇空洞

央视热捧的“过度解读”是中共党内一贯的宣传鼓动伎俩,恰如上海一位传播学教授所言:“江泽民当政,他的讲话发下来后,要‘深刻领会’;胡锦涛当政,讲话发下来,也要‘深刻领会’;现在,习近平上来了,就更厉害啦!”不仅党魁讲话被要求“深刻领会”,几乎是任何一份中央文件发出后,官媒都伴有“认真学习,深刻领会”的要求或事后成绩报道。

北京一位退休高阶宣传官员说,中共的“深刻领会”是超经典的谎话与套话,最可怕的后果是“干一辈子宣传的人最后都会得精神疾病,有时连日常生活中自己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都分不清”。该退休官员的助手则说:“长春同志管了十年意识形态,‘深刻领会’算是弄到了极致。其手法之高明恐怕‘文革’时的张春桥都比不了,经常亲自捉刀的姚文元更是望尘莫及。”

李长春十年祸害绝对不亚于四人帮十年“文革”荼毒。此十年间,中央文件、领导讲话可谓句句在理、实则篇篇空洞。李氏之祸害荼毒更有借文化体制改革之名行“封网”之实,而“封网”失败即立刻转向所谓引导网络舆论。曾几何时,意识形态掌握体系痛批官办报刊成了微博的纸面版;到如今,反过来大讲党领导的反腐“与网络反腐高度合拍”云云。因此,有草民百姓讽刺宣传方面大大小小的掌权者,“领导的嘴哪里还是嘴!就是‘小姐’挣钱家伙”。其中的“家伙”乃北京方言,明指某种工具,暗指某个特殊器官。

意识形态掌门人至今未定

中共是个靠谎言与暴力生存的组织体系,不管它把谎言与暴力调和得如何好,有两种后果是无法避免的:其一,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型几无可能,因为意识形态越有危机,其掌控体系就越追求革命性,胡锦涛在十八大带头向毛泽东默哀、十八大后习李等七人到国家博物馆“重温革命”均为例证;其二,体制内的话语霸权让自己的逻辑毁掉,恰如“过度解读”与“深刻领会”之间的巨大矛盾一样,群众的“眼睛雪亮”与在群体事件里的“不明真相”也成为中共统治的绝妙讽刺。

为了掩盖此类矛盾而非告别革命,意识形态掌握者又推出新产品。比如,《人民日报》在十八大前发表评论称,“官方已罕用‘不明真相’‘别有用心’等词”。与群众罕被指为“不明真相”与“别有用心”之同时,中共最高层权力的分割仍然是真相难明,背后其用心之良苦非外界所知晓。

十八大开完,立刻公布新常委王岐山出掌中纪委;稍后,孟建柱以一般政治局委员而不是常委身份出掌政法委;但是,谁来接替李长春做意识形态掌门人至今没有消息,至少没对“不明真相”的十数亿群众解释。若刘云山以新任常委顺序接任,显然与其目前在书记处的事务性总管工作相冲突;若完全统归至总书记习近平,则颇有极权之嫌且难对外说服。

御用学者反击“过度解读”

既然中共最高层的意识形态掌门人迟迟未得宣布,就免不了群众“过度解读”了。北京官场有数种版本,如张高丽将接任李长春去职之缺,再如意识形态暨宣传体系比照政法委降等而由一位一般政治局委员(如“入常”未遂的李源潮)负责,凡此等等。

更多的民粹解读大有与体制外精英合流的趋势,但那不是对中共官场的人事诡谲之猜测与讽刺,而是对文艺作品的看法。比方说,“电影《让子弹飞》是在鼓励百姓造反”。对此,李长春颇为惊惧,卸任前在内部讲话时,要求“文化战线的专家学者们应当对此种别有用心的过度解读进行毫不留情的反击”。正是李长春的遗策在发挥作用且伴有大量的利益投入,才有重庆某位深度参与黑打的法学副教授不仅脱责于中央对薄左势力的查究,而且摇起秃笔痛诋“过度解读”现象。该副教授以电影《武训传》被政治“过度解读”为训,指出“过度解读”的危害。殊不知,此政治解读手腕,与当今网络世界的民粹与体制外精英合流下的解读是性质截然不同的,其权力完全操控于独裁者之手。

稍微负责任的体制内学者对“过度解读”VS“深刻领会”、“眼睛雪亮”VS“不明真相”,亦有难以名状之焦虑。他们绕开挑起官民言论和情绪对立的热点,试图以“重建道统”来为中共文化合法性提供可能。如同济大学的一位特聘教授希望超过孔子而恢复诸子,且呼吁意识形态当局包容普世性。但是,后项已经踩了中共意识形态红线,而前一项即便未踩红线,也不太可能为当局接受。因为中共最高权力当局对付他们界定的“敌对势力”,看家本领就是给对方制造“不明真相”的后果。

文化既得利益集团形成

李长春在卸任常委之前,到巴基斯坦、马尔代夫及孟加拉休闲旅行,他“代表中国人民”对三个小国大施银両,如给孟加拉两亿六千万美元的无息贷款与援助。仅以此福利旅行来论,要禁止地方各级官员借公差之名出国游玩,岂不恰如“眼睛雪亮”VS“不明真相”之吊诡!?

对于李氏主导的所谓文化体制改革,日本大牌媒体《产经新闻》相关报道曾以“极为罕见”一词表达惊讶。至于文化体制改革也不过为意识形态掌握体系谋得十八大后的更大利益而已。李氏荼毒的最明显之祸端已现:其一者,纸面出版业进入如同股市的崩溃期;其二者,电视传媒的垄断性导致其收视率陡降,从去年十月到今年十月,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五;其三者,文化官僚借转制之机侵吞文化国资动辄亿计,保守估计有一千二百余亿文化国资已经流失。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