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彦:申纪兰 中国特色“活化石”标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3月3日讯】 申纪兰连任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日前,已经连任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的申纪兰再次“当选”,成为从一九五四年至今惟一一名从第一届连任至第十二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创造了天下罕见的“奇迹”!

这个自称“识字不多”的当年山西农村妇女,在“党的培养下”,跃出农门,不仅连任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还官运亨通,官至厅级高干。不仅如此,网上还有人传出其家庭成员个个是官员,其丈夫是长治市城建局局长,大女儿张李珍享受少将待遇,儿子张江平现任长治市粮食局党委书记。不仅如此,据说这位识字不多的老年妇女还投资五千万元,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注册了山西申纪兰贸易公司。脚跨政商两界,权钱通吃,既贵且富。

这几年,申纪兰开始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她在两会期间向传媒发表的雷人观点常常令舆论大跌眼镜。例如,当问到:您是任期最长的人大代表,您平常跟选民有交流吗,选举的时候跟选民有交流吗?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地认为:“我们是民主选举,我不跟选民交流。”“我们这是靠民主选举的,你交流就不合适,不选你,你就不要去‘各’(麻烦)人。”

申纪兰不上网,但是对网络有些意见。她说有些人在网上看了不正当的东西,就毒害青年了。她慎重其事地提议:“我有个想法,网也应该有人管,不是谁想弄就能弄,就跟人民日报一样。外国那些人那是瞎弄的,咱不能这样,咱要按照原则去弄,不要好的弄成坏的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

最令人喷饭的是申纪兰所认定的这个死理:“我非常拥护共产党。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

申纪兰成功之路:从来没投过反对票

申纪兰这一言论引发了广泛的社会热议,许多人质疑她这个“人民代表”是干什么的,而且到了今天这个时代还以“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来标榜自己也实在太丢人现眼了。不过,申纪兰是绝对不会感到丢人现眼的,她就是把从未投过反对票当作一种炫耀,大肆宣扬,才不理会别人质问她是何居心呢,不管是为了给领导们看还是为了教化国人听主子的话。

其实,“不反对”就是申纪兰成功之路。仅凭做到“不反对”,就能从最底层的一个农民跃升为厅级高官,成为五十九年来年年连任的“人大代表”。

在她申纪兰看来,只要是共产党领导的事业,只要是共产党命令人民群众跟着干的事,不管后果如何,饿肚子也好,死人也罢,都不能“反对”。于是,五六十年来,镇压反革命她不反对,反右她不反对,大跃进她不反对,人民公社她不反对,文革她不反对。当然,如果共产党改变政策了,她也跟着不反对。对于共产党的各个时期的大人物,不论刘少奇,或是邓小平、林彪、四人帮,拥护还是反对,反正党中央定了什么就是什么,她也不反对。

申纪兰这种人完全没有自己的政治信念,没有基本的政治操守,也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识,同时也严重缺乏为自己所代表的民众伸张权利的意愿和能力!你可以说她是一个窝囊废,但网民更有正确的评论,说她是一个“貌似纯朴憨厚,骨子里是没有正义、泯灭良知的狡猾精明”之人。这种人就能仅凭手中那张有名无实的选票,以不作为的方式参与分赃,并从赃物中分得极其可观的一份!

体现中国特色“活化石”标本

申纪兰或许会成为中国一个一生都在人大庙堂践行“不反对主义”的经典人物,这是一项吉尼斯纪录!是中国政治寄生虫的一项纪录。是否会有一天,这位“活化石”最终能够化成一座高举“不反对之手”的塑像,坐落在人大会堂门外,成为广场一景?

申纪兰真可谓一个体现今天共产党治下的中国特色的“活化石”标本。要知道申纪兰所进入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至少在宪法名义上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组成如此重要机构的成员,本应只能是一个国家里最睿智、最善于言辞表达且最敢于为民众伸张权利的人。国家大事的决策权,岂是儿戏?却居然被托付给申纪兰这样的半文盲、弱智儿和专事谄媚者!

实质问题是中共奉行的制度

但要为申纪兰作“辩护”也是可以的。一个国家的繁荣富强,需要盲目的赞美多一些,还是需要理智的批判多一些?对一些中国人来说并非是毫无悬念的问题,甚至他们只会选择前者。常言道,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申纪兰何以不能代表那些“不反对”以至“永远不反对”的“人民”?他们在今天中国到处可见,个个具有与生俱来的“绝不给党和政府添麻烦”的动人情感,他们的典型代表成了“感动中国”的人物。“人大”就是一个具有“象征性”与“标志性”的机构,难得出了这么一位具有“象征性”与“标志性”的活化石,大家不妨一笑置之,切不可以什么现代民主标准让她失去了作为“终身代表”的神性。

当然,这是愤激的话,但也说明申纪兰第十二次当选人大代表绝不是对人大代表制度的“公开亵渎”,她不过投合了中共目前所设计所奉行的制度。

论者指出,申纪兰之所以能五十九年一贯制“当选”全国人民代表,除了她能毫无保留地服从共产党最高当局外,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共从苏俄照抄照搬一种极其强奸民意的荒谬制度。虽然它的种种弊端现已显露无遗,只因为特别有利于选择积极维护权贵利益的申纪兰式的“代表”,就被称作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一部分,并拒绝改变。

在这种制度下,多少正直睿智敢言之士甘冒坐牢的风险自主参选人大代表而不被允许,而申纪兰以尸位素餐这一招居然就能一届又一届坐稳全国人民代表位置。人们只能慨叹,这位老妇女几十年的春风得意,实在是用民权的耻辱和国家的悲剧换来的!

更为可悲的是,就在今天,事实上,坐在人民大会堂的大部分代表和申纪兰女士相比,也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不然中国也不会几十年来老搞政治运动,老是出现大大小小的动乱或群体事件,搞到现在维稳经费高于国防经费;否则也不会制定出许多公然违反国家宪法的荒唐的政策规定,而体现国家宪法的法律根本没有得到执行,成为橡皮法;许多执法者有法不依,甚至执法犯法。

这样说来,申纪兰女士也很不幸。她成为人民代表大会的招牌,成了众矢之的,成为替罪羊。

文章来源:《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