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选举的笑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3月12日讯】根据中共自己的统计数字,每一位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应该是平均67万人选出来的。应该代表这67万人的意见和利益。去年两会最雷人的消息,是代表中的富人比例占了大多数。几千名贪官和奸商涌进几千万人口的北京,竟至于让北京的奢侈品商店遭到了罕见的扫货。几十万一条的腰带居然供不应求,断档了。

今年还有更雷人的事迹。一个叫申纪兰的山西代表,居然从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开始,连续六十年一直当到现在。更雷人的是她自己居然很骄傲的说,从来不投反对票。也从来没有自己的提案。被网民们讥讽为投票机器和化石代表。这个雷人的典型恰好代表着中国的选举制度和真正的选举之间的区别。

中共的辩护人们经常爱说美国也怎么怎么样。估计很快就有环球时报等等马屁报刊会说美国也有当了半个多世纪的议员,一直当到了九十多岁去世。不过他们肯定不会说这些议员和申纪兰之间的最大区别。这个最大的区别,就在投反对票和引人注目的提案。正因为能让选民看到自己作为监督者和建议者的出色表现,才能在选区里永远击败竞争对手。

我曾经认识两位美国参议员,分别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两党主席。也是连续多年当选一直到去世。我发现他们都是特别有性格的人。对自己意见的坚持,比我这个经常被认为顽固的人还要顽固。对不同意见的反对,比我这个被认为不讲情面的人还要直截了当。选民们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性格,或者说品格,才相信他们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利益。这是他们能够永远当选没有对手的主要条件。

记得有一次闹了个笑话。教授出身的维尔斯顿参议员说,根据学者们的调查,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糟糕到什么状况了。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不能坐视不管。赫尔姆斯参议员打断他说道:我不相信那些学者的调查,他们根本不懂中国。当时大家都愣住了:觉得这好像不是赫尔姆斯的一贯立场呀。难道他也拿了中国的钱?这不太可能吧。

喝了一口咖啡之后,赫尔姆斯老头儿才指着我说:我们现在有一个最好的证人,而且他最了解中国,我只相信他的说法。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大家才笑出声来。老头子继续面无表情,维尔斯顿参议员又笑又气的表情很好看。老头子居然没有不同意见也要反对,一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

这就是典型的民主制度下政治家的表现。你如果总是没有反对意见;总是没有突出的表现。选民和你的同僚就会怀疑你有问题了,下次可能你就要回家种红薯了。议员的主要表现就是让人看见你在议事,在发表意见。不能总是跟在别人屁股后边没有意见。即使真的没有不同意见,也要表示一下意见,让人发现你有意见。老百姓管这个叫作幽默,政治家们管这个叫作技巧。

和民主政治相反的专制政治下的代表是什么表现呢。准确地说,那也确实是表现。不发表意见也是一种意见。这个意见就是一切都听主子的,是纯粹奴才的表现,奴仆的意见。最好的奴才被主子选上来当作代表,他怎么能代表人民的意志呢,那还不反了天了。它必须也只能代表主子的意见,直接无视六十七万人的意见。这就是终身代表的素质,只有这样才能一直代表到成为化石。

共产党以为有这样的代表忽悠着老百姓,就能帮助他们统治人民了。且不说老百姓相信不相信。就说阻隔了下层的意见向上表达,也非常不利于共产党的统治。自古以来,这种上下阻隔正是造成老百姓非造反不可的主要原因。没有了社会现实的压力,统治者们舒舒服服的过起了神仙的日子。而不可能没有的压力,逐渐积累到爆发就是革命。

为了避免不断革命对社会造成的损失。西方人发明了现代民主制度,让议员们代表人民把压力表现出来。甚至制造出政府危机,让问题尽早得到解决;怨毒尽快得到发散。化大事为小事,化暴动为改革。把一次性付款化为分期付款。这就是所谓的民主游戏的伟大功能。

有人喜欢说,西方也有腐败;民主也有错误。这没说错。人类的政治大同小异。是人就会有腐败的倾向;是人就会犯错误。全世界的政治都是人的政治,当然就会有很多,甚至大部分相同的地方。只要不是偷换主题,我们就会发现大家讨论的是民主制度的结果,和专制制度的结果的不同。从而找出造成不同的制度原因。

这个不同的原因,主要就是权力来源的不同。通俗地说,如果权力来源于选票,您就是老百姓的奴仆。唯选民的马首是瞻。还得时刻向老百姓讨好,不管老百姓真懂假懂,你都得让他们知道你在维护他们的权益。而且还得努力表现,不能让选民误会你。老百姓就是你的主子。

权力来源于上级领导的专制制度。恰好相反,主子变成了上级领导。您老要是不学习申纪兰女士,就只好回家种红薯了。要想改变这种现象,就必须改变专制制度。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什么捷径。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