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中国小提琴第一人”马思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3月17日讯】马思聪(一九一二年五月七日-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日),中国广东海丰县人,中国作曲家、小提琴家与音乐教育家。被誉为“中国小提琴第一人”。他是音乐界的奇才,于一九三七年创作的《思乡曲》一炮走红成为其代表作,被认为是中国二十世纪的音乐经典之一。马思聪在文革中从中国死里逃生,在美国再续辉煌。

文革中饱受摧残屈辱

马思聪一九一二年出生广东海丰县,排行第五,上面分别有二个哥哥和姐姐,父亲马育航曾任广州市财政局局长与广东省财政厅厅长。在马思聪年幼时,就喜欢音乐尤其是小提琴,十一岁就随大哥前往法国学习小提琴。

一九三一年初,马思聪从法国学成归国,在十九岁那年他与陈洪共同创办了私立广州音乐学院任校长。一九三二年初,马思聪和当时任教并大他二岁的王慕理结为连理。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全面抗战爆发,他先后任中山大学教授、中华交响乐团指挥、贵阳艺术馆馆长,并创作了大量的抗战歌曲,包括:《自由的号声》、《前进》、《游击队歌》、《赶走强蛮的兔子》、《保卫华南》、《黄花岗》、《不是死是永生》等,其中还有代表曲《思乡曲》。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他先后担任台湾交响乐团指挥、上海音乐协会的理事长、香港中华音乐学院院长。

马思聪是中国重要的作曲家,他的创作,包罗交响乐、小提琴独奏曲、小提琴协奏曲、钢琴奏鸣曲等,其中以《思乡曲》、《摇蓝曲》、《西藏音诗》、《塞外舞曲》为代表作。

据大陆相关资料显示,一九四九年四月,马思聪以报效祖国的心情,一家人从香港乘船北上抵达北平。一九五零年他被任命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直到一九六六年马思聪出逃美国之前。一九五三年开始他还兼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

一九五七年全中国刮起反右风,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因探讨交响作品的文章被打成“反党右派小集团”,押送至北大荒劳改;与此同时著名音乐家贺绿汀也遭到“深刻揭发和尖锐批判”。马思聪本人也也受到批判:被认为是引导学生只专不红,要把中央音乐学院办成巴黎音乐学院。甚至当年“拔白旗、插红旗运动”这样批判马思聪,认为他演奏的舒伯特的《圣母颂》,是将听众引入教堂,引到神像脚下。

一九六六年六月初文革爆发,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们被煽动起来向院长开火,贴出了马思聪是“反动学术权威”、“吸血鬼”、“三名三高的修正主义分子”的大字报。

六月中旬,他与中央音乐学院其他被批斗的领导、各系主任一起被关在文化部系统的“集训班”。那里被关的还有北京艺术院校、电影院校、文艺界权威和知名人士,统称艺术院校的“黑线人物”五百多人,住进牛棚,接受军管,要求学习有关的材料,并互相写揭发文章和交代问题的材料。

八月三日上午,马思聪等十多位中央音乐学院的“黑帮”,被红卫兵押回学院带高帽子游行。他们下车脚还没有站稳,一桶浆糊从头浇下来,马思聪身上被贴满大字报,脖子上挂两块硬纸板,分别写:“资产阶级音乐权威马思聪”、“吸血鬼”,头戴“牛鬼蛇神”的高帽子,并被要求手拿破搪瓷盆,一边走一边敲,意思是“敲响了资产阶级的丧钟”。他们被红卫兵押著在校园内游行,狂热的学生有的高呼口号,有的向他们身上吐唾沫。

八月九日,马思聪等人被造反派从“集训班”押回隔离审查后,以前学员的一排琴房成了关押他们的临时“牛棚”。马思聪他们每天六时起床,他们被强制劳动、反省交待问题、不许回家及跟外界联系。还要被迫唱着承认自己有罪的歌曲。

那些红卫兵小将“一高兴或一不高兴”,马思聪他们就受罪。轻则挨骂,重则挨打,或被命令低头或学狗在地上爬,甚至还有红卫兵拿尖刀,威胁马思聪:“你要老实交代问题,要不然就拿刀子捅了你”;当马思聪在地上拔草时,也有造反派侮辱他姓马,只配吃草,真逼他吃草;也有红卫兵拿有钉子的鞋子打他。

八月十四日音乐学院的红卫兵还到马思聪家贴大字报,他家门窗墙壁上贴满了“打倒马思聪”的大标语,他家大门口也只留下一个一米高的洞口,人进出只能弯腰钻进、钻出。

马思聪夫人王慕理还被要求每天扫街,并写一份揭发马思聪的罪行材料,红卫兵还恐吓说:“如不老实,死路一条”,王慕理被吓得在厨师贾俊山的帮助下,带女儿马瑞雪仓促离开北京南下,想暂避风头。

痛苦抉择 举家出逃

王慕理躲藏在南京的妹妹王志理家,中央音乐学院造反派得到消息后,追到南京,她们又被迫逃到上海、广州的亲戚家。而当时马思聪的儿子马如龙则躲避在广州。

被一路追查的王慕理感觉运动再搞下去,一家性命不保,因此躲到香港,委托他哥哥王友刚帮忙,同时让马瑞雪悄悄回北京一趟,在贾俊山的帮助下父女相见。突闻计划的马思聪刚开始不同意,后经过两人商讨、争执后,万念俱灰的马思聪同意了。

随后马思聪以肝病复发为由告假休息一周获批准。在厨师贾俊山和私人针灸医生倪景山的资助下,马氏父女化装携琴离开北京,住在郊区丹灶的亲戚家。究竟是乘船出逃还是回北京继续遭受迫害,马思聪在痛苦中做出抉择。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五日夜晚,马思聪全家登上偷渡船以五万港币代价出逃至香港,十六日凌晨到达香港九龙,躲在大屿山岩洞一天。

曾拒美国邀请 美国再伸援手

马思聪一家人在岩洞与亲戚见面,并确定投靠一九四八年美国定居的胞弟。这位亲戚前往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求助,两天后英国领事和美国领事到马思聪这位香港亲戚家中,与马思聪会面,了解清楚情况,并作了录音。

一月十九日,香港的几十家中英文报纸同时报导了马思聪出逃的消息:《中国著名音乐家马思聪逃抵香港》。

二十日中午,两位领事再度来到亲戚家,将马思聪全家送到莎士比亚大厦,梳洗换装后再次乘坐美国领事馆的轿车,直奔机场,很快马思聪全家与美国领事坐上飞往美国的飞机的头等舱。

四月,马思聪与其胞弟出现在美国纽约,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了《我为什么离开中国———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引起全世界的轰动。

他说:“我个人遭受的一切不幸和中国当前发生的悲剧比较起来,完全是微不足道的,眼下还在那儿继续著的所谓‘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所出现的残酷、强暴、无知和疯狂程度,是十七年来所没有的……去年夏秋所发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属像乞丐一样在各处流浪,成了漂泊四方的‘饥饿的幽灵’。”

四月十二日美国国务院公布,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逃出中国大陆,来美国避难。马思聪全家都被批准避难。

而早在一九四八年,国民党全面败退撤离大陆,中共开始要掌控之际,美国政府曾经二次力邀马思聪前往美国任教,都遭到马思聪婉拒。

一九四八年夏天,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来到当时马思聪在香港的家,直言不讳地说:中国要落在共产党之手了,共产党只要扭秧歌、打腰鼓,不要贝多芬、莫扎特;美国政府盛情邀请马思聪先生到美国大学任教;五线谱是世界语言,希望能在美国听到马先生的琴声。马思聪当场谢绝。
  
数日后,一位西装革履的美国人来到马家,递上名片,他的名字是“Newton”(纽顿)。纽顿说,他受司徒雷登大使的委托,已为马思聪先生联系好了在美国工作的大学,聘请他当音乐教授,此次来访是请马思聪定下时间,以便他去预订马思聪和全家人飞往美国的机票。美国好意,当时马思聪并没领情,再度拒绝。

中共邀请 拒绝返国

马思聪一家出逃后,中共专案组经过八个多月的审查结案,谢富治、康生批准结案报告,将马思聪定为“叛国投敌”,造成了“文革”中的又一冤案。马思聪在中国的亲属因此受到牵连十多人。

马思聪在海外异国他乡,谱写了《李白诗六首》、《唐诗八首》等作品,借古喻今,表达苍凉、悲切的人生。

中共第一次邀请是通过一九八零年六月,马思聪胞弟夫妇在北京和上海举办独奏音乐会,中共统战部部长乌兰夫向其胞弟转达对马思聪夫妇回国的邀请。

一九八二年,马思聪老朋友、时任中央音乐学院领导的李凌,就马思聪“问题”向中央写报告,当时胡耀邦、邓小平表示:可以欢迎他回来看看。

一九八五年二月六日,文化部发出《关于给马思聪平反的通知》。一九八五年是中央音乐学院建校三十五周年纪念日,他受到邀请,但他没有回去;第二年(八六年)一月,北京国际青少年小提琴比赛委员会正式向马思聪发出邀请函,他没有回去;甚至马思聪收到了对他有过粗暴行为的当年学生写来的忏悔信件;马思聪还收到了红领巾班给他的信件,汇报“当我听到中国少先队队歌的时候”的感想,他也没回去。

《开放》杂志上曾发表林渊的评论文章,对马思聪拒绝中共邀请回中国分析说:“痛苦的亲身经历和血迹斑斑的亲友遭遇,马思聪对中共政权无疑心存恐惧,所以即使他在一九八四年已得到平反,恢复名誉,他仍迟迟没有归国。而跟马思聪一起逃亡的马思聪太太王慕理,在马思聪死后十三年才逝世,在此期间,她没有返回过大陆,也没有安排马思聪归葬。”

一九八七年三月,马思聪感冒住院,转为肺炎并引发心脏病。五月二十日,手术失败,在美国费城宾州医院逝世,中国一代音乐巨子马思聪,与世长辞。终年七十六岁。

最后二十年 再创辉煌

据马思聪后人写的《赴美后的马思聪》,旅美二十年,他创作了很多乐曲,有独唱《李白诗六首》、《唐诗八首》、《热碧亚之歌》;合唱《阿美山歌》、《家乡》;小提琴独奏曲《阿美组曲》;芭蕾舞剧《晚霞》;歌剧《热碧亚之歌》和钢琴协奏曲等。

马思聪的后人说:父亲和母亲在美国各地开演奏会,有些华侨在欣赏《思乡曲》时,情不自禁地哭了。父亲说,他这首曲子要表达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自豪:山岳的雄伟,川流的秀丽,田园的祥和。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他要给人们带来信心和安慰。

作为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他除了美国各地演出外,还前往东南亚、台湾等地进行演出,并坚持以自己的演出收入作为全家的生活费。

因此有评论认为,马思聪的坎坷经历值得艺术家们反思,希望有更多的艺术家能追寻广阔的天地、追寻心中纯净,在追寻的过程中,将拥有更灿烂、更尽情的艺术人生。

亲人受牵 家破人亡

马思聪逃离中国大陆的消息在世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让中共高层十分震怒。同年(一九六七年)五月,在康生和谢富治的示意下成立的“马思聪专案组”(又名“零零二号专案组”)开始对马思聪出走的经过进行调查,并株连马家亲属数十人,其中马思聪的二哥、其岳母、侄女和厨师相继被迫害致死。

马思聪的二哥马思武,一九零五年出生,早年追随大哥留学法国,回国后曾在外贸部上海办事处工作,文革时任上海外国语学院出国培训的法语教授。马思聪出逃后,马思武亦受到牵连。一九六八年“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马思武被指控曾经帮助马思聪“叛国投敌”,七月十日在学校的主楼“君儒楼”中被批斗,有学生狠打他耳光,一直折磨到深夜十一点。第二天,马思武即从“君儒楼”顶跳下自杀身亡,终年六十三岁。他死后,在中国住了三十年的法籍夫人只好离开中国,两年后因抑郁成疾在法国去世。

马思聪的妹妹马思荪当时是上海音乐学院著名钢琴教授,在马思聪出逃后,她被隔离审查,关在学校的地下室一个不见阳光的小屋子,不许回家,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天天写交代,一关就是一年多。据其女儿马常子回忆,马思聪出逃一事是其母亲一年后被放回家才知晓的。

而马思聪七十多岁的大哥马思齐也被捕入狱,其三名子女遭到重判,其中女儿心脏病发作,死于拘留所。

马思聪太太王慕理的兄弟也没有一个逃过中共的迫害。她的大哥尝了八年的牢狱之苦;三弟和妻子均被判入狱五年,后因在狱中重病,被提前释放。就连马思聪的家庭医生倪景山和家厨贾俊山亦被指协助马思聪逃亡,前者被判劳改八年,妻子因此患上精神病,后者被扣四年,弄至身体伤残,出狱后几年便身故。

原题目:《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出逃美国 启示中国艺术家》及《马思聪亲人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有删节)

文章来源:阿波罗新闻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