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浙江临安民主党人黄伟东出国受阻

【新唐人2013年3月27日讯】3月20日浙江临安民主党人黄伟东及随行二人在北京首都机场准备坐飞机到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时被边检拦下,边检说你的护照有问题,我们需要核实,当班边检就回头喊了坐在后面的值班队长,我被值班队长叫到他的值班台前问我要身份证,我说有了护照就行了啊,为什么还需要身份证?值班队长说你现在还在中国的国土上请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为了能尽早过边检就把身份证给了他,随及他就叫我坐在靠墙的一个位置等待他的查询。过了十多分钟我耐不住性子又跑过去问这个队长,问他结束查询了没有?他说还在查证,请你回你的位置继续等待,并且问我有没同行,我说有一个,他问姓名叫什么?我说只记得他姓权,但不知道他姓名,因为是网上相约同行的,所以不知道名字,他说你去靠墙位置坐着,我们会叫你,我在等待的时候看到他们找到了和我同行的人,并且被带到另外一边的房间,我又一次去了值班队长台前问他查询好了没有,他说我是被限制出境的人员名单里,你不能出境,我问他为什么我不能出境,他说我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具体问题请回去问你们杭州市公安局,我问他如果我是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的人”那我怎么没判刑?为什么没拘役而且还到了北京机场?他支支吾吾说不上话,只是说具体问题你问杭州市公安局,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我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我是中国公民有合法出入境的权利,这个队长说;你已经被拒绝出境了,请你离开这里,并且不由分说叫来了2个边检将我强行拖出边检关。

在我被边检拦下不能出境的时候我给美国之音,路透社打过电话,请他们来报导首都机场侵犯人权的事例,可他们都说记者已经都派完,都在外边,没有记者可派,我在首都机场被侵害人权一事没有一家新闻媒体愿意报导,这使我感觉到很悲哀。

第二天我到了北京亮马桥联合国人权办事处,奇怪的事情很多,在联合国人权办事处门口有7-8个人在那聊天,我一走过去他们就包围过来问我什么事情到这里来?我和他们说我有什么事情到这里来你们有权利问吗?而且非要告诉你们吗?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这些人围在联合国人权办事处门口为什么,门里还站着武警,我看这样进不去,只能沿着河往里走,我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准备问旁边的行人时,突然发现我后面跟着3个刚才在联合国门口围着我的人,他们一看我掉头看到了他们就赶紧躲在车后面,这使我感觉到了紧张,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还跟踪我,我到了塔林外交人员办公大楼回头看时还有人跟着,不过只有一个人跟着我,我找联合国难民暑始终找不到,转了一大圈问了站岗武警,问了传达室都说不知道,转了好几个圈子下来都没人告诉我联合国难民暑在哪里,武警都众口一词说你要上访请到信访部门,我觉的他们都培训过的,看到有人问他们找联合国就推荐上信访部门,可他们不知道中国的信访部门是共产党装门面用的,管看不管用!还好,我问了一个过路的女士,她告诉了我联合国难民暑的地方,其实那地方我已经转了好几圈了,问了门卫都说不知道联合国难民暑在哪里,可结果是;联合国难民暑就在他们的办公大楼里,在中国可是奇了怪了,问个地方明明就在他那里却告诉你不知道,也许这就是中国的所谓的特色吧!我和门卫说我要到联合国难民暑,可门卫说你不可以进去,我们要向领导汇报,我说你们汇报吧,赶紧打电话,我等著,等了会来了个年纪大的,问我为什么要进联合国难民暑,我说没必要和你说吧,你如果是联合国难民暑官员请出示证件,确实是联合国官员我会向你说我的事情,他说在联合国难民暑里不接受中国人的,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联合国人权办事处,我一看又是进不了,只能回头往联合国人权办事处走,到了人权办事处还是那7-8个人围在门口,我一过去就把我包​​围起来,问我来这里干吗?我不理他们只问武警,我说我能进去吗?武警说不能进去,你必须和里面的人有联系出来接我才能进去,可我在网上搜索了好几次也找不到联合国人权办事处的电话,没办法和里面的人联系啊,武警说没联系不能进去让我去路边站着,不要靠近门口,可这些包围我的人武警却不管,围着门口就是不让人靠近大门。这些穿着便衣的人一直告诉我,你要上访可以去找警察,警车就在路上停着呢,我知道他们这些人就是刚才跟踪我的人。我为了安全起见只能离开了联合国人权办事处。

我在这里想问下;在中国联合国的办事处是不是都是空设的?这些联合国官员难道和这个独裁政府狼狈为奸了?我为生在这个国家的国民感到悲哀,更为了这个伸张正义的联合国人权办事处感到可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