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刘醇逸突然参选 为哪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3月28日讯】【热点互动】(940) 刘醇逸突然参选 为哪桩:刘突然爬起以带案之身投入竞选,背景涉水极深。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纽约市的主计长丑闻缠身的刘醇逸3月17日突然宣布将要竞选下一任的纽约市的市长,这个问题一出,引发了各界的猜测和关注以及热议。正当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他的团队进行政治募款丑闻进行调查的时候,他的这一举动究竟说明了什么?背后究竟是有什么样的背景?您怎么样看待这样的一件事情?今天我们将围绕这一相关话题,与您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新闻片段。

丑闻缠身的纽约主计长刘醇逸3月17日宣布竞选纽约市长,其“厚黑”绝学成为纽约英文媒体调侃的对象。

《每日新闻》引用纽约市立大学勃鲁克学院(Baruch College)公共事务学系教授Doug Muzzio对刘醇逸持续卖弄身世的评论“简直是自毁(Self-destructive)”。《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则指出刘醇逸竞选难关重重,甚至有可能沦落为来拆台的局面。

也许刘认为选民会像他一样对手下的罪责轻描淡写,不予介怀。然而民意调查显示他显然打错了算盘,他落后于市议会议长柯魁英(Christine Quinn) 和公益维护人白思豪(Bill de Blasio)。如果认为他们会对刘的竞选集资丑闻保持沉默,那是因为对纽约的政治不够了解。

2012年2月28日,25岁的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的竞选财务侯佳(Jenny Hou)被控采用人头募款方式,将非法政治献金纳入皇后区民主党的竞选资金,遭到联邦调查局的突击搜查。侯佳被控罪名包括:共谋电汇欺诈(wire fraud)、企图电汇欺诈(wire fraud)和妨碍司法公正。

联邦调查局表示,侯佳被控合谋帮助刘醇逸的支持者采用人头募捐的方式,规避4,950美元的个人捐款上限,将大笔的钱捐给刘醇逸。

罢免刘醇逸委员会代表Charles Li表示,刘醇逸的捐款大多数来自华裔,而华人其实一向政治热情不高,因忙于生计和子女教育,很少人会把有限的金钱用在政治选举上,这一点也是违背常理的。

Charles说,从亲共媒体的报导中得知,刘的背后是亲共团体在支撑。如,福建同乡会至少捐出7万美金,而这些亲共团体的背后是中共。

美国守护联盟代表刘国华说:刘醇逸处处表现的都倾向于中共,在2008年5月中共暴徒攻击法轮功学员事件中,当时的州议员杨爱伦、市议员刘醇逸公开支持中共暴徒。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丑闻缠身,刘醇逸突然宣布竞选,为哪桩?”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同时,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的ID是RDHD2008。

今天在我们的节目现场有两位嘉宾,一位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博士李天笑博士,另外一位是时政评论家横河先生。还有在线上的是“美国守护者同盟”的主席卞和祥先生通过Skype加入我们今天的直播节目。

好,我们今天来探讨一下,作为刘醇逸来说,他可以说是首位亚裔的纽约市主计长,那么华人可能不清楚这个情况的时候,觉得华人能够去竞选,也许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知道在美国当地的人来说,或者美国媒体界来说,都知道他其实是丑闻缠身,而且已经持续多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时间,那么究竟他这一次参选为什么令大家感到非常的吃惊,目前他的丑闻进展的调查情况又是如何?我想听听两位的看法。

李天笑:这一次他为什么会令人吃惊,因为他在丑闻的重击之下基本上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基本上现在纽约的英文媒体,把他做为一个边缘人物来处理,记者访问他采访他的时候,都是问他丑闻的事。一般来说,美国的媒体采访一个候选人,主要是问他政见的问题,比如说你对就业怎么看?对劳工怎么看?对其他问题怎么看?但是在他宣布竞选的当天,问他的7个问题全部都是关于他丑闻的问题,说明多数人都认为因为丑闻,他已经是结束他的政治生涯了,不会再起来了,但是他鲤鱼打挺,突然间又翻身又起来,这个使大家跌破眼镜。

那么在这个里面,我觉得可能主要就是他过高的估计自己,他认为他自己在原来的主计长选票的基础上,他只要把他保住,那么但是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估计主要的来源还是在于他的同乡会,就是中共控制的这些同乡会,在各种场合给他支持。很明显就是在他宣布参选的前一个星期到两个星期,同乡会里面召开一次大的聚餐会。那么在这个场直接问他,你愿不愿意参与?他说:你们说了算。山东同乡会的会长吕成锐转身就对所有的就餐者说欢迎刘醇逸参选,于是突然之间就把他拱上去了。当然这个背后肯定是有另外的秘密交易了,但是至少说明同乡会推动他出来选,这个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另外我觉得还有一个配合的问题,就是背后中共的媒体,海内、海外,从国内的新华网你可以看,那么在香港的像《凤凰卫视》,还有这边的《世界日报》,美国中文电视台,一起来为他宣传造势,这个显然是有配合的。有中共的影子在后面,又有他自己过高的估计形势,在这么一种情况下,我觉得他是身不由己的,已经为中共打拼了这么一阵子,中共又不愿意放弃他;两种因素结合在一起,他就出来了。

主持人:那么究竟他都做了些什么?我想可能有些观众对他并不了解,那么目前他丑闻究竟又进展如何?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有没有什么补充?

横河:最近没有什么特别多的进展,主要他的丑闻其实是两个,一个是联邦政府正在进行调查的,就是上一次主计长竞选募款的事情,正如刚才前面短片讲的,中国人一般来说不是非常热情的去参政的,所以以前华人社区总是在鼓励大家去参政,那更不要说是非常热情的去募捐,因为这不是一笔大钱。募捐是要大家都热情,因为他个人规定了上限嘛,所以说要募捐的人多,这样一来的话,就是一个缺口,就是说中国人的习惯和实际募集到的资金不合,不合就有人开始调查。

实际上联邦政府调查很早了,调查以后联邦探员就发现他有这种人头募捐,就是说一个人募捐一笔大的,然后去找20个人,分给每个人一块,然后让他们冒名来捐献,这些人用他的支票或者是信用卡来捐,捐了以后然后有人会去把这个钱还给他,就是用这种方式募捐。所以他手下一个是募捐的潘心武被抓了,是在2011年的11月份被抓的,3个月以后,他的竞选的财务主任就是刚才播的那个侯佳也被抓了,那么原来是2月份要受审的,后来因为潘心武的精神状况住医院,所以法官把他推到4月15日,也就是说4月15日这两个有直接卷入竞选募捐丑闻的他的两个助手要上法庭。

在一般情况下,美国政治是这样子的,当你在台上的时候出现丑闻了,你要坚持下去,就像原来尼克松一样的,那个坚持是没有退路。一般在开始参选的时候如果丑闻已经揭出来的话,一般来说大家都会知难而退,就是不会再去,因为媒体、联邦政府会不停的挖下去,所以往往这个人为了保证他自己家人或者自己不需要再被过度的曝光这些丑闻的话,那一般人就会退了;所以坚守的是在职的,知难而退的是参加竞选的。

主持人:他这次就是没有退,他反而3月17日还花17个小时走访5个区,高调的宣布参选,所以说引发了大家诧异。我们再来看一下,从目前纽约市竞选本身来看,究竟这个参选人的状况如何?按照一般的惯例又是怎样?那么刘醇逸在这其中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不晓得两位能不能做一些分析?

李天笑:现在刘醇逸处在比较落后的状态,第一位是纽约市的女议长叫柯魁英(Christine Quinn),她现在的民调百分比是37%,第二位是叫作白思豪,是纽约的公益维护人,他的民调大概是占13%左右,和第一位差了点,那么刘醇逸接下来的是前主计长汤信,他的大概是在12%左右,那么刘醇逸现在的(民调)百分比大概落到9%,所以他落在相对后面,因为现在一共有7位参选人,其他几位的话更低一些。总的来说,刘醇逸在民意调查的整个区段里边他是落后的。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他现在的竞选资金跟第一位柯魁英相比的话,相差大概一半,就是只有她的一半,柯魁英的话是有560万,而刘醇逸在银行里边的钱现在是200万,就是不如她。据说他有还一些叫matching fund(竞选相对基金),就是他拿到一些钱,可以1:6的比例,这个是竞选委员会、财政委员会给他进行补助,但是这个钱现在可能拿不到。这是两方面,无论从财政方面还是从民调方面都落后。

另外最主要的问题,别人在政纲方面都有特点,比方我是主张就业的,我是主张减税的,或者我是主张发展小企业的。他(刘醇逸)的主要特点是带案参选,他的主要问题是,人家都没有这样的丑闻他有,唯独他带着丑闻来参选,这是前所未有的。

像这种情况的话,在美国竞选规则或者一般的惯例当中,应该来说你就应该知难而退,很难想像你还会坚持下去。所以很多的美国分析、报刊、评论等等,都把他作为一个边缘人物,那么这个情况下我觉得胜算的机会相对来说比较小。

主持人:有政治人士分析,就是他竞选团队丑闻出现的时候,虽然抓捕的是他竞选团队的成员,但是有分析说,背后可能是抓捕他,他自己对这样的事情其实也是拒绝评论,是不是联邦调查局在对他进行抓捕?

好,我们看一方面在整个民意落后,同时又丑闻不断缠身的情况下,他还要宣布竞选,什么时候他开始宣布竞选的?那么宣布参选时候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我们来接一下在线上的美国守护者同盟的主席卞和祥先生,卞先生您请分析一下关于这方面的情况。

卞和祥:好,我来分析一下这个情况。一般的人认为刘醇逸,刚才两位说了,他丑闻缠身,主流社会的媒体又是频频报导,所以一般的人都以为他是趴下了不会参选。但是在最近一个月之内,他突然爆出了冷门,从他在报纸上报导他准备参选到他正式举行宣布参选的仪式,不到十天,可以说是类似于偷袭的这样一种形式。

那么从时间上来看,他只不过是只有十天的时间,但是从他参选的这个仪式场面、人数,足以跟这个媒体报导的规模、广度、深度来看,这绝不是在宣布参选仪式十天之前所能筹备的,其实他已经暗地里一直在运作。那么从现在他的竞选纲领及审判程序的延后来看,我们守护美国同盟召开了会议,几次进行细致的研究,一致认定,这一次有一个强大的中共智囊团在后面运作的,是一种偷袭方式的参选。

所以说你看他这个媒体报导,连平时不大出来的中央四台、九台、凤凰卫视、纽约中文电视台、《世界日报》、《星岛日报》等等,所有的媒体一哄而上。就《世界日报》来说,它在当天,他是3月17日参选,18日的报导,就是三个头版整整二个版面,就是报纸的头版、美东版的头版、还有就是地方版的头版,而且从报导之后一直到现在,连篇累牍基本不断,这是在中国的媒体当中是很少见到的。

作为一个正常的媒体,我们比较一下,就是中共的十八大召开,它也没有这样的规模,所以说从报导的情况来看,和他的竞选纲领来看,他的竞选纲领也是别出心裁的,这一点我以后再分析,所以他这一次是有一个团队来进行谋划的这样一种形式。

主持人:好的,刚才卞和祥先生对他的宣布参选分析了许多异常的情况,我不知道两位对中共的这些媒体,不论是海外还有国内的媒体,所有现在目前的报导情况来看,您两位有什么样的观察、分析?

横河:我觉得是这样的,确实是这样的。你看西方媒体,因为这是竞选纽约市长,按说起来纽约的媒体本来是非常强大的,而西方的媒体总体来说它报导的力度是比较低的,就是说只是报导了这件事情,当然也做过评论,但是作为一个当地要选市长的这个媒体来说的话,相对来说就弱了。而你一比较中共的媒体,特别是跟中共有关的、中共自己的媒体,这个报导要比纽约市当地的英文媒体报导要高调很多很多倍,而且篇幅和数量也要大很多。这个一比较的话,因为现在离正式选举就是初选,9月份才初选,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开始就这么高的调子来进行宣传的话,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李天笑:其实中共在这边是有惯例的。在他选主计长的时候,当时他刚刚开始宣布期间,那时侯有一个统计资料,就是说在新华网上有一百多篇文章,新华社这个系统里边,这个是非同寻常的一个事情。这一次没有仔细计算过,但是也是有很多,长篇累牍,在《世界日报》上有连续的发表,看得出来背后是有中共配合造势在里面。

主持人:我们看到西方主流媒体普遍分析一下,认为他是不太可能能够当选市长,而且西方的标题就是“刘醇逸知道他不可能当选市长”,这是普遍的西方目前的分析。

好,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丑闻缠身的刘醇逸突然参选,究竟为哪桩?”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那我们来接听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看看观众朋友对此是怎么看的,纽约的杨先生,杨先生您好。

纽约杨生生:我想请问一下,我是听纽约的一个朋友讲的,如果刘醇逸的捐款,假如说他的筹款是100万,也许他要拿出50万甚至80万付给律师费,因为他的很多费用都是要把这个丑闻、把这个联邦调查局的这些费用要收掉,是不是这样?那个筹款是不是可以统统供应给官司、给律师去,如果是?那是不是我们的捐款很不值得,拿去给他打官司,最后放到律师的口袋里,是不是这样子?我们不懂,我想请专家回答一下,是不是这样子?

主持人:我们请嘉宾回应一下,我觉得观众朋友提出一个很好的问题,他现在竞选的目的之一,观众朋友揣测他是不是利用这个,反正他知道自己可能也选不上,但是他利用竞选本身再筹来的款而去打官司,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李天笑:他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的团队在被记者问到的时候,坚决否认用他的竞选资金在他的律师费上花过一分钱,他否认这一点。按照一般常规来说,你个人的官司你是不能动用竞选资金里面的东西。但实际上我看到一个美国的报导,里边已经讲到,他用了大概50万左右,我记得这样的数字,来跨到他的律师,为他自己的丑闻来辩护这方面。那么在这之前他雇用过一个前纽约州的前检察长,当时检察长知道联邦调查局已经介入这个调查的时候,第二天这个检察长就走了,就辞职了。说明他团队实际上是有个律师团在为他打官司,具体他用多少钱,我想这个东西需要调查的,因为在没有调查之前确实不是特别清楚,他自己否认,也有人说他有。

主持人:我们再来接观众朋友的电话,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你们好。我想说刘醇逸竞选这个事情充分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绥靖主义的大瘟疫给西方以及美国的政界和民间有了恶劣的影响,使他们都得到绥靖主义的瘟疫,也造成了非常极大的恶果。那他们是不是就看清共产党的纯面目呢?不是,模糊不清的幻想,违背民主自由原则,迄今为止造成极大灾难的共产主义的影响的势力。他们也没有放弃,他还在进行,但是他却因为他幻想或者短视或者经济利益各种原因,他部分的放弃,暂时的让步,甚至跟他们建立联盟或战略伙伴关系,这是荒唐荒谬的事情。

这里又充份说明这一点,你看刘醇逸这个事情,早就应该抵制,就不会产生了。就是说很多事情你看见了,中共是不是影子?不是的,很多事情明摆着的。里面的团体还有大、小特务,他们在这里可以讲是如鱼得水。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们请嘉宾回应一下,这个问题我想交给在线上的卞和祥先生。卞先生您可以回应一下观众朋友刚才所提出的观点,同时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刘醇逸在宣布参选之后他的竞选团队马上成立了五区助选委员会,以您的观察来看,您觉得他主要的支持力量来自哪里?

卞和祥:几乎在他宣布参选的同时,就马上亮出了五个区做刘醇逸的助选委员会,由此可见他真正的运作早在他参选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已经在操作了。他的五大区的助选委员会从目前来看,都是一些共产党亲共侨团的那些骨干,还有他们拉拢一批西裔跟黑人工会团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运用共产党深入群众的经验去发动群众,在西语系跟黑人较多的地方,就是用刘醇逸乱许诺的方法去拉拢。

这些人哪里来的钱呢?根据我们所得到的消息,中共为此就拿出了8千万,准备在刘醇逸的竞选当中砸下去,这五大区的助选委员会上面还有总指挥,总的刘醇逸的助选委员会,这样庞大的机构来做。他们还从旧金山调了白兰,众所周知,白兰是中共旧金山总商会的头子,是一个特务的头子。为什么调她来呢?因为她在旧金山已经成功的把一个亲共份子李孟贤扶上去,所以有经验就把她弄到这里来发动群众。

所以从这上面来看,刘醇逸助选委员会的真正后台是中共,人就是要花钱的,雇用人包括吃啊、包括行啊,都是中共拿出来的,所以这里我们看出来这五大区的助选委员会背后真正的黑手是中共。

主持人:好的,刚刚卞和祥先生提出了一个视角,就是在助选委员会的背后究竟是来源于哪里?我们也知道刘醇逸竞选的是纽约市的市长,他应该本身争取的不只是华裔的这些选民,其他的选票究竟是他要争取从哪里来呢?也就是说他主打的形象是什么?我不知道两位对他目前的状况有什么样的分析?

李天笑:据现在美国主流媒体的分析,他现在主打的形象是杀贫济富,就是说他现在的政纲……

主持人:杀富济贫。

李天笑:对,杀富济贫。他把富人的钱拿过来援助穷人,比方说他提出来一点非常重要的是他政纲中的关键点,就是要把最低工资从现在的7.25美元上升到11.5美元,这个上升幅度是非常惊人的,所有的候选人没有一个提出来这么高的升幅,连奥巴马从7点几升到9美元左右,所有人都同意9美元左右,他还提到11点。另外他在当主计长过程当中,实际上也给他市府的这些有合同的这些公司的工人提高工资,有的提高18美元多,甚至相当大的幅度。

另外他在累进税里面也提出来,就是要把一些贫穷的人的税率降低,要向高的大的企业要增税,比方保险公司、投资公司等等这些大量的增税,目的就在于争取中下层阶层的选票。另外他在黑人当中、在工会当中、在西裔和东欧裔里面大量做工作,实际上他打的策略是什么呢?在华裔当中实际上他是通过各种方式在拿钱,就是说通过同乡会,中共那边通过同乡会这个渠道然后把钱转到他那儿来,通过人头、还有各种幽灵票、各种违法的方式来做这个事情。

另外他也通过同乡会来拉华裔当中选票,但问题就是说,还有一方面它通过华裔的华人的媒体给他造成一种好像受到西方媒体的污蔑,好像是受到歧视,这种印象,另外造成他是能为华人谋利益的等等,他打这个主要的牌就是这样造成一个印象。

他又反过来到西人的主流社会去宣传,他说我在华人中具有很高的威望,华人给我很多的选票,所以我是代表华人的。但是我发现他在华人的集会上面谈的时候,他几乎是不谈他代表华人,就是我会为华人争取什么什么利益,他几乎是不谈的,他主要是讲什么?就说选我就是给你们长志气,就说这个意思,他不是说我给你谋什么利益。他事实上也没有谋什么利益,他在当市议员、当主管交通的时候,华府和法拉盛的交通状态是最差的,脏乱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没有什么改变,所以你期待他真的当了市长以后或者怎么样,我想这也是一种幻想。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华人社区在整个普遍的竞选的领域来说,一般热情的并不高,而且可以说是参政意识也不是很强的,但是在刘醇逸参选过程之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造势还是筹款都在华人社区中是非常突出的,究竟是因为他处在纽约地区,纽约的华人和其他地区不一样,还是有什么特别其他的原因?我不知道两位有什么样的一个研判?

横河:我觉得华人社区这里面的特点,跟其他地方没有这么大的规模华人社团聚集的地方,它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社团,什么同乡会啊,这个力量特别强大,就是说他可以以同乡会的名义去组织这些人,组织这些人来捐款。像这种竞选的话,如果你靠散票,靠华人自觉的参加的话,无论是造势还是捐款,都不会超过其他族裔,所以它是一种有组织的行为,而这种有组织行为并不是美国的竞选团队所做的这种组织,其实是把中国大陆的那一套组织方式搬到这里来了,这是它一个很大的特点。

就是说你可以看到它的这种运作方式,我们就举个例子吧,他募款的两个人,一个是跟福建同乡会有关的,一个是跟北京同乡会有关的,这两个同乡会,其实他现在完全就否认说我跟你们没有……,就是他们怎么做我不知道,他就认为把他摆脱出去。那么如果说他真的不知道的话,那也就是说在这两个同乡会里面,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人在运作,那么这个运作就肯定不是说跟他有一个合同,就是说我们运作了以后,将来你给我们什么好处,不是的,是有另外的支持方来组织这个活动了。如果说你真的不知道的话。

当然美国媒体有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说你作为一个主计长,你管全市的经费,你连自己的竞选团队的经费都管不好,你还要说你不知道,那么在你管全市的经费的情况下,你有多少不知道的事情呢?这个问题其实也问得很好,就是说你不可能几面都占了,你说我不知道,然后你说我又干好我的工作,又说那边又不是我组织的。那么正好,谁组织的?这个同乡会来说的话,在这里没有它的利益,就是我们排除所有外来因素,同乡会选他并没有同乡会的利益在里头,也没有那些捐钱的人的利益在里面,所以一定有另外一个力量在操作。

主持人:好的,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刘醇逸这个人他是台湾来的,但是他不爱台湾,他恨中华民国,恨国民党,因为他爸爸妈妈是台独,所以他恨。他来到美国竞选议员的时候,很多人帮忙,叫他回台湾去访问,他一次都没有去,从来都不提他是台湾来的,从来不提他是台湾人。那么现在你听他的演讲,他每一次演讲都提我是台湾来的,现在他常提这个东西,为什么他常提?他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谁给他钱他就亲谁,他死要钱,谁给他钱他就亲谁。那共产党一看他有这个缺点,就拼命给他钱,所以他就亲共。他去大陆访问,访问很多很多次,台湾一次都没去访问。

他在做法拉盛市议员的时候,我说法拉盛那个治安那么坏,骗子那么多,为什么不做一点?他就是不做,他就是专门活动,他喜欢往高爬,事情没有什么表现,他也没有什么中心思想,他也不太喜欢美国,他就是喜欢钱,谁给他钱他就亲谁,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那么我们刚才谈到了关于他的种种方面,那我们接下来想涉及一下,因为他现在在竞选纽约市的市长,那么他究竟符不符合这个市长候选人的标准?当然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我们想多方面、多角度的去论证,我们想听听几位专家的意见。那么首先,我想从无论是他的理念也好,还是从他的诚信也好,您觉得他在符不符合候选人上有什么样的评价?

李天笑:美国一般对候选人的要求大概有几点,我想最主要一点就是看这个人道德操守,他在品行方面是不是遵守了美国的价值观,这个是很主要的。你比方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原来在这个之前有一个纽约州出去的联邦众议员威纳(Anthony Weiner),当时他当选以后闹出一件丑闻,就是他把自己的一些不雅照片发给一些女的,然后人家揭露出来这件事情。他首先否定,最后这些女的都出来揭发他,最后他不得不承认,然后最后不得不辞去众议员的职务。这个说明在这方面,如果说你有道德操守的问题,那肯定就是下去了。

像刘醇逸这样严重的问题,就是他现在至少是要对他的团队出现的这个竞选中的问题是要负责任的;另外,他还说谎,像这些问题,这个是很严重的。

主持人:媒体在他竞选主计长的时候曾经报导过他“血汗工厂”。

李天笑:到现在“血汗工厂”的问题他始终是否认,所以人家送他六个字嘛,叫作“闭嘴、说谎、自毁”。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刘醇逸突然参选,为哪桩?”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刚才我们讨论了刘醇逸作为一个市长的参选人,究竟符不符合标准?刚才天笑博士分析到这个。

李天笑:第一个标准,道德操守,刘醇逸是不符合的;第二个标准,就是说参选人必须要为他的选民服务,这个他也是不符合的。我们刚才已经提到过了,他在当主计长期间,在他当市议员期间,实际上他表现出来的对华裔的利益,他根本就是不在乎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说你再让他当市长的话,他现在提出来说他要为所有人服务,而不为1%的人服务。那换句话说,华裔的利益更不是在他占主要地位的一个着重点,所以华裔期望于他要怎么样怎么样,这个也是不切实际的。

第三个就是要遵守选举规则,这是很关键,因为所有的人,大家都在竞选啊,有七、八个候选人,如果说谁不遵守这个规则的话,那等于是你破坏,像跳水一样,你先跳了,当然你跑前面去了。但是刘醇逸表现在募款方面正好是违反了竞选规则,就是他在这个过程中用人头票这些东西非法的来征集竞选资金,所以这方面他也不合格。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什么呢?一个美国的竞选人,他必须要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他不能为外国政府服务,特别是不能为跟美国在政治上、战略上对立的共产专制国家,中共这个政权,所以这点上刘醇逸更加的不符合作为民选官员的标准。所以从四方面来看,刘醇逸是不能够作为一个美国的民选官员。

主持人:好,我们再听一下观众朋友的见解,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纽约陈先生:主持人好。看了你们节目让我想起前几年,刘醇逸先生参选主计长的时候,你们的专家也说他肯定不会赢的,亲共分子,联邦调查局在调查他了,结果呢,他得到了90%华裔选民的投票,而超过7%是各族裔的投票,高票当选。另一位也被你们说成是亲共分子的李孟贤,旧金山市长,也是同样获得高票当选。你们几位专家反对的几位候选人全部高票当选,这怎么一回事?

第二个,这个刘醇逸他本人并没有受到任何指控控罪,这点你们要分清,他本人并没有控罪,我们要完全相信美国的司法,美国司法是很公正的,这点绝对要有信心。

主持人:好的,谢谢陈先生。刚才陈先生也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想先请两位嘉宾回应一下。

李天笑:第一点,点刘醇逸在竞选主计长为什么高票当选,或者说超过?因为你采取了不正当的方式,你运用欺骗的手法。如果说现在这两个人定罪,刘醇逸,联邦调查局把他定罪下来,能够证明刘醇逸在09年主计长的竞选当中,已经使用了不当手段,而且刘醇逸是知道的话,那么他当初竞选主计长高票得分应该是取消的。为什么?就像你一场乒乓球比赛,在奥运会比赛一样,如果说体操队里面有人得奖了,但是化验出来他是吃了兴奋剂的,当然是不合法的,你即使当时当选了,那事后还是要取消的。

所以说刘醇逸采取的这种不合法的手段,特别是他利用侨团的力量,大量的动员这些人,人家美国竞选从来没有这种现象,所以说即使采取这种手段得选了,如果查出来,将来也要取消的,这不是一种正当的手段,像我刚才讲的,你采用不正当的竞争规则取得的。

主持人:刚才观众提出的问题,确实提出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他这两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好像是结合了当时在参选的过程之中,他高票当选了,那么我们现在还是在说他高票当选正好是证明,他现在能够当选的民意代表了美国的民意。那么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对此怎么样看?就是说当时这个是不是代表这个民意?那么他高票当选和他现在所调查出的丑闻,究竟有什么样一个关系?怎么去认识这个关系?

横河:这个调查的丑闻是在后,事后,他当选以后才调查出来的,实际上是在选举的过程当中发现一些问题。那美国调查时间很长的,所以没有调查结果出来不等于说你这里没有问题。当然,美国的法律是假设你无罪,就在定罪之前假设你无罪。

那么这里头就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这种操作方式,你比如说在选举的时候,投票的时候到老人公寓去,一车一车的装去投票去,那么像这种作法在美国,实际上在美国社会正常的选举当中是没有人有这个力量的,所以这是借助一种外来的力量,实际上美国在选举当中很少碰到有这种情况。你像在冷战的时候,苏联它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在美国的国土上进行这样的操作。

所以这种操作行为实际上就是说对于美国执法机构也好,选举监督机构也好,都是一个新问题,其实是没有接触过的问题,但是我相信这种问题就美国社会它的弹性和反应是很快的,它很快会注意到这种现象,而且会制定出相应的措施。

主持人:好,我们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听听他们是什么见解。纽约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纽约张先生:主持人好。对于刘醇逸这个事情很少人了解他的背景,他这个是绝对百分之百的骗子,要查的话从他市议员,市议员选举的时候开始他就用手段了,他后面有一批人,他从市议员开始,然后主计长,他全是骗子,绝对绝对的骗子,要从市议员开始查,很多人都了解他这个人。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再来接加拿大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讲一点,我想分析它根本的原因,我也不一定完全对,请大家参考评论。就说刘醇逸现在表现这种亲共的行径,在民主社会来看绝对是不可思议的,荒唐至极的,他怎么敢亲近中共呢?站到中共一边去打压法轮功呢?就是因为什么呢?民主社会都是随心所欲的瘟病藏身,他看清楚了这一点才敢公开的去和共产党站在一起,为它做种种不好的事情。我们讲到这里。

主持人:好的,谢谢。我们再来接一下纽约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好。

纽约何先生:大家好。这个美国的制度是反对共产党的,虽然他跟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但是呢,国内是反对共产党的。那么我有几个问题想不通,第一个呢,大家都讲刘醇逸背后有亲共的共产党在组织帮他的;那么第二个,亲共的这个组织是什么呢?是福建同乡会,跟北京同乡会;第三个,在5年前,法拉盛发生的事情,就彭克玉在背后指示的,还有录音录下来的也在电视上播出来的,为什么这许多亲共的人,我们说了他,他却没有出来反驳?彭克玉也没有出来反驳,黄克强也不出来反驳,北京同乡会、福建同乡会都没有出来反驳,刘醇逸也没有出来反驳,杨爱伦也没有出来反驳,那么客观上他们就是承认了。我的体会。

主持人:好的,谢谢。我们再来接一下休斯顿胡先生的电话,胡先生您好。

休斯顿胡先生:您好。我觉得华人能够参政,那是个好事,因为毕竟我们这里头,就是说华人,华裔面孔的参政比较少数,所以就是搞不明白你们这个电视台为什么要办这个节目来诽谤呢?

主持人:好,谢谢胡先生。那么这个也提出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在现场两位嘉宾评论之前,我想先连线一下在线上的卞和祥先生,您对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的各种见解有什么要回应,尤其是对最后一个观众说华人参政是一件好事,华人参政本身我想其实应该定论是没有什么问题,其实我们最早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就刘醇逸本身,他去竞选这个问题的本身,您觉得是好事吗?是给华人争光吗?

卞和祥:华人参政是一件好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他要符合美国的主流价值,尊重美国的国家利益,如果是像骆家辉这样的华人参政,那当然是非常好,我们的华人脸上非常有光;如果是刘醇逸、孟广瑞这样的人去参政,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给联邦调查局调查。刚才有一位观众还说,没有调查刘醇逸,他错了,重点是调查刘醇逸,因为大陪审团已经向他发出了传票,他随时要听候大陪审团的传令,就是要上堂。

所以说你像孟广瑞已经判了刑了,刘醇逸现在在调查,这样犯罪嫌疑分子的人去竞选的话,我们不知道刚才那个华人说脸上有光,光在哪里?如果他判了刑,像孟广瑞一样,我要问问刚才那位观众,孟广瑞判了刑你觉得有光吗?所以这些人讲话,身在美国我觉得他不是胡涂,也许是别有用心。

主持人:好,那我们再接一下夏威夷的刘女士的电话,刘女士您好。

夏威夷刘女士:你好,各位观众好。我想说一下就是共产党所使用的手段,其实是都一样的,原来在加入联合国的时候,加入联合国的时候它就是把所有的资金都拿去去争取非洲小国的一人一票,然后它进入联合国,把一个民主的台湾给踢出去了。所以不能证明刘醇逸高票当选就说明他是正确的,而且用这种宣传的方法蒙蔽群众也是错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人他别有用心的。好,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刘女士。我们再来接一下纽约王女士的电话,王女士您好。

纽约王女士:前面有一位观众讲说那个刘醇逸他自己并不是嫌疑人,事实上错了,因为在FBI,其实我们都是那些社区的一般的民众,今天还见了FBI,他们还约了交给他们一些信息,就是FBI一直是在调查刘醇逸,刘醇逸是一个主要的蛇头。

主持人:好,谢谢王女士。请现场嘉宾回应。

李天笑:我先回应一下刚才纽约有一个观众讲这个华人参政怎样怎样,不错,华人参政是华人的光荣,华人是要参政,华人的收入其实在其他民族比例当中相对来说平均收入大概5万左右,但是华人主要是原来在经济方面,比方说有的当牙医、当律师等等,在参政方面确实比较少,所以说有华人参政当然是一件好事。

但是华人参政要有三个条件,第一个就是要按照美国民主选举的规则走,要按照法律来进行参政,你不能说违法、用人头票、用这个假的方法来制造你的得胜,这个是违法的,不管谁参政,华人参政也好,世人参政也好,这个参政是不应该赞取的。

第二个,华人参政是必须要通过民主选举以后代表当地的民众的意愿,而不能够说华人参政你就为中国共产党这个政权服务了,这个也是不对的,所以说华人参政要保持这个原则,如果违反这个原则,不管谁参政都是不对的。再有一个,华人参政你要为华人争光,不能为华人抹黑啊,刘醇逸现在你看给华人抹了很大的黑,所有的美国的主流媒体都在说刘醇逸,这个现象历史上也没看到过。

横河:这么多华人参政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就是还在参政竞选的时候就被主流媒体找出这么多毛病来,所以我觉得主流媒体并不是在找华人的毛病。另外一个就是,你想想看,华人,什么叫华人?华人的定义是什么?也就是说你不能说他是个华人我就选他,是他要符合、能代表我的利益。那么现在在中国大陆百分之百的是所谓的华人在掌权,那你说那个地方人民的利益被代表了吗?没有被代表嘛!对不对?台湾还有绿、蓝还有红的,你说这个华人你怎么去分他?

李天笑:我再讲一个,刚才有一个观众他讲了个问题,实际上刘醇逸到现在没有被起诉,刚才也有观众在讲,是因为FBI现在针对他正在进行事实上的核实。

主持人:我们时间非常有限了,我想刚才谈到一个华人参政的问题,同时还有一个就是华人需要的是这个民选的官员,是原则还是血统的问题?那么究竟哪个对华人更有利?这是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节目最后还有一分钟,我们把这个半分钟的时间,再交给线上的卞和祥先生,卞和祥先生您有半分钟的时间。

卞和祥:我认为如果真正要维护在美国的华人的利益,一定要选一个真正热爱美国、热爱美国价值观念的这样一个华人来,如果像刘醇逸、孟广瑞这样的华人来参选的话,代表我们的后果会非常严重,不但是我们脸上无光,而且将对我们产生重大的负面作用。

主持人:好的,谢谢卞和祥先生。非常感谢我们现场两位嘉宾,还有卞和祥先生线上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