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方曝家丑 刘源痛批江泽民时期中央军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4月1日讯】吴邦国在新一届全国人大会议(十二届)上做报告,提及“社会各界要求加强网络管理”。吴的谬论与贾庆林在新一届全国政协做报告称“建立非正常上访终结机制”,被官场一些开明人士讥为“临死不留善相”,更有微博名人将此二者与“中国没有黑客攻击”列为本年雷人话语。

  单就吴邦国的雷人话语论,不只是他一贯反民主的表现,更主要的原因是受到了军方压力。军方的全国人大代表比例远远高于地方:按规定是六十七万人出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军方有三百五十万人(包括武警一百二十万),可占五到六个名额。实际上,军队共出了二百六十八名代表,超出规定比例四十多倍。

  将领自曝家丑争话语先机

  军方高级军官从去年初开始,按衔阶分密级学习信息战课程,结果是越学得多或接触课程越深,恐惧感就越强烈。因为他们明显意识到中共军队不可能打赢未来信息战,尽管习近平接任军委主席后强调开发包括网战在内的非对称战力。

  广州军区的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胡秀堂(少将,今年八月将晋阶中将),在新一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发言要求严防敌对网络方面的文化渗透,认为“国际敌对势力”在这方面占了先机。他还说,自己的发言不是即兴发挥而是在军内做了大量调研的结果。军方高强度介入网络,从侧面证明中共军队开发网络战力即实行黑客攻击(作为网战实验手段)的事实存在。但是,再好的网络战广及全面信息战,也是以现实的政治道德为基础的。目前,军内腐败盛行,中下层军官不满、士兵懈怠服役已经成为中央军委最头疼的问题。

  为了使军队腐败问题不至于被“国内外敌对势力”当作话题来炒作,中共军方自曝其丑,如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衔)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军队个别领导玩物丧志,正在走上晚清八旗子弟的不归路。再如,全国政协委员、二炮少将(文职)张西南在《环球时报》撰文,称“军队里公然抗命现象严重,军队或因此垮掉”。刘张二人的文章都是全国两会期间发表的。同是在两会期间,刘源接受专题采访,指斥军内大吃大喝仍很严重,铺张浪费没有稍减。

  刘源痛批江时期中央军委

  据传是出自刘源之手但未公开发表的参考资料指出:中共军方在学习外军经验时,总要落后一到两拍。比如一九九一年的海湾战争,中央军委(江泽民时期)只关注美国先进武器的应用,最后也促动了军队科技发展即装备现代化,但是,没有认识到美国实施心理战的作用。再比如,对二○○三年的第二次海湾战争,中央军委(胡锦涛尚未接任军委主席)专设小组全程关注,偏重不同兵种的协同作战,但是没有注意到美军利用网络舆论优势在全球争取道义支持的谋略。尽管此篇参考资料没有署名也没有公开发表,只是以研究报告节选的方式在军内少数高阶将领之间私传,但无疑该报告有很好的情报来源支持。估计是总参情报部的海外工作机构提供了大量素材,比如美军网络战的全概要素。

  此报告包含更多密级资料不向外界透露,更印证了军队从去年初就开始的信息战分级授课是事实。但是,不管军内信息战及网战教程如何先进,还是那句话:信息战尽管有虚拟性质,但还是以现实政治道德为基础的。在全世界认同民主自由的大趋势下,吴邦国将“五不搞”的既定政策压给了习李一代,使得中共政治道德资源更加接近枯竭;军队腐败盛行,导致官兵离心、上下级互相藐视,再好的军事装备也改变不了“有战必垮”的宿命。

  另有消息称:军队中下级军官私人手机“翻墙”浏览国外网站的频率大幅度增加,一些文化稍高的士兵则在自己的“QQ空间”或民间论坛发布涉军消息,中央军委正在制定有关条例限制。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胡秀堂所说的“国际敌对势力”文化渗透的情况存在,至少高级军官认为前两种情况会导致所谓的渗透发生。

  习近平出访期间网控再严

  中共高级军官恐网症首先是基于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比如,突发中下级军官网上揭发腐败事件,导致军内窝案曝光就不知谁被牵涉,或者“下一个谷俊山是谁”,足令胡秀堂与张西南们费思量;其次,真的发生战争,对方利用网络战及心理战手段可能导致中共军队的哗变或投敌,高级军官会“睡着觉,就成了‘小萨达姆’,而后是上绞刑架”。再次,军队深度参与地方维稳即利用网络技术优势监控社会良心人士,颇遭军队网战一线人士的抵触。后者认为“应该进攻美国与日本”而不是打内战性质的网络战。

  军队参与维稳是胡锦涛时代后期的既定政策,也是周永康切割胡锦涛权力而做大维稳系的政治谋略,或者说胡向周妥协的结果。目前,既然传说的周永康遭清算没有现实发生,习近平也需要维稳来获取最低的社会安全感,军队参与地方的网络维稳仍是必须执行的任务。有可靠消息来源指出:习近平在三月下旬出访俄罗斯与非洲期间,军队网战机构就接到密令,帮助地方维稳机构“对知名异见人士进行黑客攻击,以及对维权领袖进行网络封锁”。这与两会期间的网络开明情形形成了鲜明对比。两会期间,国网办(国务院机构,与国新办一体)下发加密文件,要求各级政府放开网络管制,甚至对以往限制的“翻墙”浏览也不再限制。

  中共十八大期间,是网络限制最严的时段,不仅“翻墙”浏览被控制,而且特定区域(比如著名异见人士的住宅区)的手机信号也被屏蔽。习访问俄国和非洲诸国期间,网控恢复到十八大状态,说明不只是军内高层有恐网症,整个统治集团都是如此!

转自2013年4月刊《争鸣》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