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曝光“马三家”的四个客观效果

【新唐人2013年4月10日讯】4月7日中国财讯传媒旗下的杂志《Lens》刊登了数万字的报道《走出马三家》,在年初的“《南周》事件”之后,再度在中国的传媒圈投下了超级震撼弹。这篇调查报道采访了多位曾在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被关押的当事人,揭示出该劳教所内的酷刑和种种骇人听闻的内幕。这篇文章在网络迅速引起围观,到4月8日仅在搜狐的网页上,对这篇文章就有超过66000条评论,国际主流媒体也随之跟进,使得“马三家”三个字声名大噪,其臭名昭著的指数直线飙升,大概可以与前苏联的“古拉格”相比肩了。 但是正当主流媒体跟进、事件的影响力陡升之时,国内门户网站从4月8日开始动手删除文章的链接。而几乎与此同时,辽宁省宣布由省司法厅、劳教局和驻地检查机关组成调查组,调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这次国内媒体曝光“马三家”有许多不同寻常之处,首先指名道姓地揭出马三家劳教所的老底,由一家知名度较低的小媒体操刀、承担如此重大的政治风险,这在中国的传媒圈和政治氛围里相当罕见。其次是“自律”性很高的国内主要门户网站迅速转载,对这种捅马蜂窝的文章一点都没有犹豫。这当中最费解的是宣传部门扮演的角色,它到底是整个事件运作过程的一部分,从一开始就获悉而放行了这篇文章呢;还是事后反应,被搞了个措手不及。要把这些谜团梳理清楚可能尚需时间,但是曝光“马三家”所引发的客观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马三家”被抛出来就势必成为挨刀的对象。现在举世皆知“马三家”之恶,那么就要有人为之承担罪责。辽宁省的相关部门组成了调查组,尽管有民间人士讥讽这是“老子查儿子”式的内部调查,但这种内部调查也势必掌握很多事实细节和线索,就看这些线索会牵扯多广、会不会公布、挖到怎样的深度、将用于何种用途。从这个角度出发, 为何这次是“马三家”落马而不是别的某家劳教所就不难理解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恐怕是中国几百家劳教所中“海外知名度”最高的一个。去年年底就有一封来自“马三家”的求救信,夹藏在一件“万圣节”的礼品中,在美国被曝光。而在此之前,法轮功学员多年一直在不断地揭露“马三家”实施的酷刑迫害,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是2000年发生的将十八位女性法轮功弟子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事件。“马三家”恶名在外早就是经年累月了,拿这个为恶尤甚的坏分子祭旗,能引起最大的关注,向阻碍废止劳教制的势力施加最大的压力。

《走出“马三家》一文的第二个客观效果是,中共现任的领导人势必要在法轮功问题上以行动做出选择。尽管这篇文章只是讲述了几位曾被关押在“马三家”的访民的经历,但正如维权律师江天勇对德国媒体所讲述的:前些年劳教的主要实施对象就是法轮功弟子,近年来才把范围扩大到访民等群体。对“马三家”的调查不可避免地会使大量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被掌握,甚至揭露出更骇人听闻的罪行——别忘了,最早被曝光从事活摘人体器官罪行的苏家屯血栓医院和“马三家”都在沈阳,而活体器官的主要来源之一就被指是劳教所,人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马三家”涉嫌这项极度邪恶的罪行。当所有材料被汇报给当今的中共领导人后,选择也就摆在了他(们)的面前,是继续掩盖这些赤裸裸的反人类的罪行,假装与自己无关,使得这些罪恶能在其他地方得以继续呢;还是采取行动纠正这一切。

第三个客观后果是社会对法轮功的关注度会进一步提升。《走出“马三家”》一文所揭露的酷刑:大挂、老虎凳、死人床、黑小号,纵然触目惊心,但对许多人来讲并不是第一次得知。这篇文章不过是印证了多年来人们从法轮功的网站、传单上看到的迫害案例的真实性。原本持怀疑态度的人这次可以得到一个确证——法轮功弟子所传播的的确是真相。这必然会使得全社会(包括中国大陆和海外)对法轮功所遭遇迫害的关注度上升、对法轮功弟子所传播的信息的接受度上升。

第四个客观效果是,曝光“马三家”将推动“反迫害”成为社会共识。由于劳教制度脱离于司法体系、执行过程又没有监督,1999年后成为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的得力工具。为了追求所谓的“转化率”,劳教和监狱系统无所不用其极,以逼迫法轮功弟子放弃信仰。当这个体制和人性的恶的一面被充分释放以后,它所作用的对象就不仅是法轮功学员了,而是所有的人。靠吃“镇压饭”、用人血染红顶子谋取升官发财的中共维稳系统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急速膨胀,编制得以扩充、预算不断增加,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且顽固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使得编制、机构、预算不被削减,就得向老板证明自己的不可或缺,就要给自己找事做忙活起来。当仅仅靠抓捕法轮功学员无法达到目的的时候,就会将打人棍子砸向其他民众——访民、拆迁户、自由派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大胆敢言的网民、少数民族群众,等等。当各种社会矛盾发生时,他们也会优先选择使用暴力手段而不是对话沟通,以显示其“维稳”的决心,和工作的“高效卓越”。这就是我们在这十年来所看到的事实。

虽然《走出“马三家”一文》并没有触及法轮功这个长期被严重迫害的群体,但很显然文章所描述的酷刑会施加到谁身上,可不看你是不是法轮功弟子,哪怕这项酷刑是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被发明出来的。时至今日,当初那些认为迫害法轮功与自己无关的人应该清醒了,在这样的暴政体制下,每个人都处于险境之中,反迫害关乎每个人自己的安全。 诚然国内媒体曝光“马三家”的过程有明显的运作痕迹,有一定的政治背景,极有可能牵扯中共高层的权力游戏,但这件事本身的积极意义是显著的。“马三家”不过是一家劳教所,不过是冰山的一角,都有如此之多令人发指的黑幕,那其他劳教所是怎样呢?看守所、监狱又是怎样呢?是到了每个人追问这些问题的时候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