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425 江泽民心中妒火焚烧

【新唐人2013年4月24日讯】1999年4.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和平上访,他们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诉求,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一天成为一个充满正气、永载史册的特殊日子。

法轮功,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强调修炼者的心性要求,辅之以五套优美、缓慢的功法动作。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显著,因此在很短时间内,便赢得了社会广泛的声誉和认可。然而,法轮功虽得到亿万民众的喜爱,却遭到靠暴力起家、缺乏合法性的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妒恨。

“425事件”发生后,中共媒体造谣说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很多人也一度误以为中共因此而打压法轮功。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蓄谋已久。从1994年起,中共公安人员就在法轮功中卧底,但未发现任何问题。1996年,《光明日报》刊登诋毁法轮功的文章。1997年初,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授意公安部门恶意调查法轮功,意在罗织罪名。后以“尚未发现任何问题”而告终。1998年罗干先定罪后调查,先内定法轮功为“某教”,再命令公安在全国“秘密调查”,结果仍然是没发现任何问题。1999年4月11日,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一杂志上撰文污蔑法轮功,部分法轮功学员去出版社澄清事实,讲述真相。4月23日和24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和非法逮捕45名法轮功学员,并被告知:公安部介入这个事件,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由此引发震惊中外的“425事件”。

1999年4.25号,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学员,保障法轮功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允许法轮功的书籍通过正常渠道公开出版。

从事件发生到朱镕基的妥善解决,整个过程秩序井然,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不好的行为,甚至学员离开后,连警察抽掉的烟头都被捡的干干净净,体现了修炼人道德升华后的高尚行为,让许多中国人和世界为之赞叹。

曾任教于北京大学法学系的袁红冰教授,当天亲眼目睹了这一历史性的一幕。他对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说:“整个的场面人很多,也很平静。法轮功学员的这次和平的请愿,第一次大规模地拉开了中国普通民众为了维护自己精神信仰的自由这样一个历史时代的序幕,也成为整个人类维护自己基本人权的历史过程一个不可磨灭的一页。”袁红冰表示:看到法轮功学员极其平静和理性,让他感受到了一种震撼的力量。

当时北京中国科学院博士研究生石采东先生后来回忆:“人越来越多,多得不见尽头。大家具体也不知该怎么做,男女老幼的学员都安安静静地等著里面的人出来听大家反映情况,没有人喊口号、大声喧哗、交头接耳什么的,有的捧着书在看,有的在炼功。”“那天人虽多,感觉交通跟平时差不多的通畅,骑自行车的也来来往往的,一点都没有人多杂乱的感觉。”

北京资深记者、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女士表示:“当时在全市民的印象,是法轮功学员的井然有序,当时上万人但是他们没有留下一点垃圾,实际上是法轮功学员的自律。法轮功严格的自律性,在道德方面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这一点深深的留在了一般市民和干部眼中”。

2012发表的《真实的江泽民》一书这样写: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而达到的高尚境界在这一天的上访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当天,屡屡在媒体上污蔑法轮功的何祚庥在便衣的保护下也一直在上访现场,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人与之发生冲突。有些假扮法轮功学员的便衣煽动大家喊口号,法轮功学员也没有理会他们。上万法轮功学员整体平和而有序,在马路与人行道之间站成三人厚的一排以避免阻碍交通。他们劝好奇的行人不要围观,以免造成堵塞交通。他们捡起汽车和行人丢下的垃圾,捡起警察丢下的烟头,还把警察吐的痰都擦干净了。法轮功学员的祥和很快地消融了武警们紧张的对峙情绪,也于无形中消除了戒严。一位女警察感动的说:“看看,什么是德?这就是德!”

作为“六四”之后中国最大的一次群众聚集事件,因朱镕基总理的合理解决而和平落幕,海外媒体一片赞誉之声,既赞赏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也赞赏朱镕基政府的开明,并称这是中共建政后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对话,是中国政府向文明社会迈进的里程碑。

然而,这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却引起一个人暴跳如雷,这个人就是江泽民。 江泽民既妒嫉朱镕基在国内、国际的开明形象,更妒恨法轮功的和平理性,因恼怒而丧失理智,掀起了一场延续至今的残酷迫害。

江泽民早就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心生妒恨。

1993年,江泽民就听说李洪志先生的大名。 江泽民的老婆王冶坪也曾炼过法轮功,甚至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家属也有炼法轮功的,为此江泽民很恼怒:“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1995年,江泽民开始“三讲”,无论中共怎么卖力去推广,全国从上到下也没人当回事。但是江泽民却到处都能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也知道全国炼功人数增长极快。而且法轮功创始人平民出身,讲法时各路教授、专家、留学生云集,许多博士、硕士甚至不远万里飞去听法。李洪志先生洋洋洒洒讲上几个小时不需要草稿,随即把讲课录音直接抄录到纸上就可出版成书。这令虚荣、妒嫉、心胸狭窄的江泽民无法忍受。看到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师父的发自内心的尊敬,江泽民真妒火中烧,无法按捺。

1998年长江发生洪灾,很多法轮功学员捐钱不署名,只用“法轮功学员”的名号。江泽民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捐助者署名“法轮功学员”时,脸就阴沉得厉害。后来江泽民在视察一处大堤时,看到一群人在埋头苦干。江很得意,对手下说:这些人一定是共产党员。叫过来一问,又是法轮功学员。江当时就妒火中烧,阴著脸掉头走开了。

如果说上述事情都仅仅让江泽民心里不舒服的话,那么“425事件”则让江泽民感到很恐惧。 作为“六四”屠杀的参与者和最大受益者,江泽民最害怕群众抗议活动,哪怕是最理性、最和平的方式,都能触痛江泽民那脆弱的神经。

因此,在江泽民看来,法轮功的人数之多是在和党争夺群众,方式之和平理性是因为组织严密,来到中南海就是公开和他江泽民叫板,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几十位肩上有军衔的军人,这些军人不追随他这个军委主席却去追随法轮功。

事后,外电对此事件双方的赞赏,无疑也是对朱镕基的赞赏,对江泽民来说等于火上浇油。 于是,4月25日当晚,江泽民第一次在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模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全体人员写了一封信:“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2006年大陆出版了《江泽民文选》,第二卷收录了江的这封信,名为“一个新的信号”。这为江泽民发动镇压记下铁证。

“425”的第二天,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法轮功问题时,七个常委,除了江泽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朱镕基刚说:“让他们去炼吧……”被妒嫉心驱使至发狂地步的江泽民立即就跳了起来,指著朱镕基的鼻子叫喊“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朱镕基心知肚明,不再言语。

罗干小心翼翼地问:“那总书记说怎么办”?“灭掉!灭掉!坚决灭掉!”江泽民挥着双手喊道。整个政治局会议期间,江泽民又跳又叫,声嘶力竭。其他常委看到江这个样子,都沉默了。

其实,江泽民如此气急败坏还有一个没有说出口的原因,就是乔石对法轮功的支持。 乔石,无论资历、人品都远远超过江泽民,且其顾全大局的做法一贯为江泽民所妒恨,由于乔石1998年做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出于一种偏狭的变态心理,因为乔石支持法轮功,江泽民就偏偏要镇压,而且要往死里打。

随后江泽民利用手中的独裁权力,采用非正常手段,绕开正常的法律体制,组建凌驾于各级司法系统之上的盖世太保组织“610办公室”,并让“610”去胁迫从中央到地方的司法人员执法犯法,系统迫害法轮功。并于三个月后的7月20日,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对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炮制自杀、杀人谎言,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

江泽民宣称:要在3个 月内消灭法轮功。报纸、杂志、广播电台和所有的电视频道开足马力,24小时反复播放所谓的“揭批”文章和节目。所有的工厂、企业、学校、街道都要组织人们集体收看批判法轮功的节目。全国上下烧书、抄家、抓捕、人人表态支持镇压,以及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宣传批判,恍惚之间,如文革再现。

从99年至今的14年里,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跨、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活化”的群体灭绝政策,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3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超过10万的学员被非法劳教,数千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成千上万的学员遭到活体摘除器官。
  
转眼间已经十四年了,面对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最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秉承425那样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持之以恒,一如既往的反迫害,唤醒世人,其大善大忍的胸怀,为人神共鉴,有天地为证,感动了上天,赢得了全民和各界的尊敬和支持。而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徒江泽民在国际上已被多国起诉,并被西班牙和阿根廷定罪。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强权永远征服不了信仰,“真、善、忍”正在主掌人间正道。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