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妈妈 忧心台湾产业竞争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04月28日讯】(中央社记者林孟汝台北28日电)守护孩子未来是每个妈妈的希望,“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因此发起,但另有一群妈妈们,正默默担忧如全面废核,台湾产业失去竞争力,小孩未来可能会更辛苦。

核四争议不断,富邦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陈蔼玲发起成立“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呼吁停建。她说,“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没有任何利益考量,单纯只是为了孩子的安全,及台湾的永续。

外界多认为,核电厂会有辐射外泄的风险,尤其是日本311福岛核灾后,国人对核能更添恐惧。

在核一厂放射试验室工作达33年的黄慈慧,不仅先生吴洋溢同在核电厂工作,3个漂亮女儿中的老大吴佳锜也在核一机械组工作,全家人就住在淡水,每天一起为台湾核电安全打拼。

黄慈慧说,1973年发生第一次石油危机,火力发电成本爆增,影响能源供应,核能发电的迫切性提高,同年政府将核能电厂列入十大建设之一;在政府的号召下,当时有很多“热血青年”投入核能发电;她和先生也是其中之一。

她表示,放射试验室的工作就是定期采样核电厂址及邻近环境的空气、水、植物、土壤等,检验是否含有辐射污染,这些年来只有日本311福岛核灾后几天,有微量增加,检验结果都在安全值内。

黄慈慧认为,核一已安全有效率的运转34年,是创造台湾经济奇迹的大功臣,可见台电在核电厂的营运及安全有严谨的SOP标准作业程序,有着4、5层的重重把关,并不是外界认为的敷衍塞责。

她说,温室效应的风险愈来愈高,气候变迁引起的水灾、旱灾、台风、地震、土石流等如骨牌效应的灾难将愈来愈多,后果堪虑,核能的重要性值得深思。

另一对核电夫妻洪美玲及谢荣誉,则有一双成年的儿女。洪美玲说,外界对核电厂整个结构及安全规范,都隔着一层纱,在媒体的渲染下,以致外界误解核电厂会给台湾带来巨大危机。

是否曾因反核声浪使自己及家人受到委屈?

在电气组工作的谢荣誉笑说,现在都对外宣称自己从事“水电业”,但随即正色指出,核能议题不是只有台湾,而是要考虑整个地球村;能源是属于国家政策的一环,台电员工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稳定供电。

儿子才刚满4个月的黄郁茜、郭文正,是核一厂中少数的7年级生,而且也打算短期内再生第二胎。

黄郁茜表示,妈妈们会担心核电厂安全是正常的,但现在外在环境如酒醉等意外所造成死亡人数也很高,保丽龙等制品也是要几百年、几千年才能消化,大家为什么只担心意外概率相对低的核电厂及核废料。

这3个妈妈都有子女,也很爱自己的心肝宝贝,因为工作及专业的关系,对核电厂的安全相对放心,反而对全面废核,台湾产业失去竞争力的忧心更高。

洪美玲说,台湾这几年受到韩国产业的竞争压力,争取的利润都极微小,如果因全面废核,产业受不了高电价的压力外移,她担心小孩的未来可能会更辛苦。

黄慈慧说,他们是核电厂的第一线员工,核电厂内每项作业都有严谨的程序书,为了自己、家人、台湾人民,绝对会以核安为首要任务。

她们有信心,未来核四商转,驻守核四的台电员工也必然会这样做,因为台电员工和大家一样,都生活在台湾这块土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