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华:评中共辽宁当局的马三家事件调查结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5日讯】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这个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树立起来的迫害法轮功的典型,虽然早已因其迫害手段之残忍和恶毒在国外臭名昭著,但是,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众多民众对马三家劳教所并不知情。同时,由于中共对法轮功极尽能事的污蔑和构陷,即使法轮功学员一再苦口婆心地向世人讲述马三家劳教所里发生的惨无人道之事,一些民众还是半信半疑甚至决然不信。直至近日,中国大陆公开发行的《lens》视觉杂志发表了《走出马三家》专题报道,才使中国大陆民众了解到马三家这一人间地狱的残忍和血腥,使那些以前听说过这方面信息的人不禁惊呼:原来这些都是真实的事情。实际上,极权专制的中共治下的中国,何止只有一个马三家劳教所,那些良知媒体和记者又怎能把马三家劳教所的全部黑幕公之于众。然而,尽管只是披露了中共众多人间地狱中的一个,以及一个人间地狱中的一个角落,但那些令人发指、惨无人道的酷刑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了。一时间,中国大陆各大门户网站纷纷转载,网路上的愤怒、谴责之声不绝于耳。

如此充满人性关怀、大胆揭露真相的报道能够在中国大陆公开发表着实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但中共接下来的丑恶表演却完全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不出两天,《走出马三家》专题报道在国内各大门户网站被删除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辽宁关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报道,已成立调查组》的新闻,声称:辽宁省迅速成立了由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组成的调查组,并邀请相关媒体和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对该报道涉及的内容进行客观、公开、公正调查。据实公布调查真相和处理结果。尽管中共刚刚宣布成立调查组,尚未宣布调查开始,明眼人已经基本能够确定其调查结论大致如何了。试想,既然声称要客观、公开、公正调查,为何要删除《走出马三家》的新闻报道呢?身正不怕影歪,谣言不攻自破。调查结论一出,孰是孰非岂不自明。删除报道本身实际上等于间接地承认了报道披露的事实,反映了口头上高喊自信的中共内心的极度不自信。仅此一点,中共是否真想客观公正调查就让人怀疑。如果再一看调查组的组成就基本上让人对其失去信心了。省司法局、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都是马三家劳教所的顶头上司,老子查儿子,何以客观,谈何公正?再者,如果报道属实,这些机关都应承担失职和渎职之责。也就是说,这些机关本身就是马三家事件调查结果的利害关系人。按理讲,作为利害关系人的上述机关应当回避,不能作为调查机关的组成单位。指望着如此组成的调查组能做出客观公正的结论,无疑是痴人说梦。

果然,仅仅一周时间,调查结论炮制出炉,并在中共官方网站和各大门户网站发布。调查结论的内容非常中共,保持了中共一贯的风格,不仅对《走出马三家》披露的事实百般抵赖,说什么报道纯属无中生有,歪曲事实,甚至对报道上纲上线、倒打一耙,说什么违背职业操守、影响社会稳定。一副流氓、无赖、恶棍的形象跃然纸上。

到底谁在说谎,谁在歪曲事实,谁在扭曲污蔑?仔细比较,自见分晓。《走出马三家》报道涉及的人有名有姓,涉及的事有证言证词,有实物图片。再看调查组的结论书,涉及的人物无名无姓,只是干警、劳教人员、解教人员这些抽象的概念,证言证词具体是什么,没有交待。更为重要的是,中共辽宁当局对马三家事件的调查属于政府行为,应当依法进行,符合最基本的法理,如裁决者应具有中立的地位,证据经当事方质证和辩论,除非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裁决应当公开进行,等等。然而,恰恰相反,中共辽宁当局的调查行为完全是悖法理而为,其调查结论焉能合法有效,又怎能让人信服。

首先,自己调查自己,谈何公正?据报道,马三家调查组的组长是2012年升任辽宁省司法厅厅长的张凡。其本身就是江泽民集团在辽宁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将”。此人长期是辽宁省司法、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身负累累血债。辽宁调查组的副组长是劳教局局长张超英,也曾经是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张超英2001年被中共七个部委授予所谓奖励,马三家教养院也被授予所谓的全国教育转化工作(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先进集体。调查组的组长和副组长都曾经是马三家劳教所酷刑的直接实施者和领导者,由他们领导甚至是直接参与对马三家事件的调查,这已经不是老子调查儿子的问题了,而是自己在调查自己。在一个案件裁判中,被告同时又是主审案件的法官,还声称进行客观公正的调查,这是何等的无耻和无赖。实际上,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中共官僚体制下,作为司法厅厅长和劳教局局长的他们不作为调查组的组长和副组长完全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但其仍然公然作为主要领导进入调查组,直接主导调查,可见其内心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心虚和恐慌。

其次,证据不经质证和辩论,何以采信?调查结论称:调查组查阅有关档案卷宗73本,调查干警116人、207人次,劳教人员55人、146人次和14名解教人员,……查明了事实真相。这里的卷宗、干警无疑是马三家劳教所的卷宗和干警。马三家劳教所作为被控方,其卷宗记录和其工作人员的陈述,怎能在不经控方质证、反驳基础上作为作出调查结论的证据呢?据此所认定的事实何以成为所谓的"事实真相"呢?答案不言自明。此外,调查结论提到调查组调查了劳教人员55人、146人次和14名解教人员。试问:被调查的劳教人员、解教人员何许人也?是《走出马三家》报道中的提到的人员吗?调查结论中对报道中提到的阴道中夹带出的申诉书等书证、物证材料没有任何回应,做何解释?发表《走出马三家》的视觉杂志记者是调查马三家事件非常关键的间接证人,调查组却没有对其调查核实事实和证据而是一味诋毁,这又该如何解释?《走出马三家》刊出后,媒体披露辽宁省公安机关不去调查劳教所对被劳教女性的人权侵害,而是调查这些残酷真相是如何泄露的,并对报道中受害者逐一传唤,逼迫写保证书,又该如何解释?这种种疑问,答案只有一个:中共辽宁当局的目的更本不是在查清事实真相,而是在继续掩盖事实真相,不仅不是认真纠正严重侵害人权的行为,而是变本加厉地实施更加严重的人权迫害。

第三,调查过程暗箱操作,谈何公正?阳关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开,特别是过程的公开,能够有效防止权力的滥用,也能确保权力行使的可信度。中共辽宁当局称“对该报道涉及的内容进行客观、公开、公正地调查”。 是否公开,反映着中共当局是否真正想客观公正马三家事件的一个重要指针。从实际情况看,这明显是骗人的谎言。调查组的调查过程完全是在黑箱中进行的。中共辽宁当局或许会辩解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是代表人民的,他们参与调查组就是在向人民公开,接受人民监督。试问,参与的调查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何须人也?为何不公开,不接受人民的监督?中国大陆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是真正由人民选举产生的吗,他们是人民的代表,还是中共辽宁当局的代表?中共口头上承诺公开,实质上并未公开,也不可能公开。按照中共官场的情况推论,特别是调查组组成情况看,中共辽宁当局对马三家长期存在的血腥恐怖、惨绝人寰的酷刑是心知肚明。调查过程一旦公开,真相就将大白于天下,这是中共体制中那些直接或者间接参与迫害人权者所不愿意看到的。为了进一步掩盖真相并逃避惩罚,黑箱操作是他们的必然选择。

不难看出,中共辽宁当局对马三家事件的调查结论在程序上完全背离基本法理,其调查结论也自然非法无效。何以如此?这是中共辽宁当局对法律的无知所致吗?非也,中共当局非常清楚事情的真相,中共辽宁当局清楚,中共最高当局也非常清楚。中共与生俱来的欺骗、强权、控制、反道德、残忍、不择手段等本性,决定了中共必然会采取这种流氓、无赖式的处理方式。寄希望与中共,无论是中共地方当局还是中共最高当局,来消除中国大陆的人权灾难无异是缘木求鱼。好在,从互联网上民众的反应看,尽管中共辽宁当局以冠冕堂皇的调查结论对《走出马三家》披露的事实百般抵赖,但民众却普遍对《走出马三家》报道的真实性深信不疑,这反映越来越多民众日渐看清了中共的本性和嘴脸,正逐渐摆脱被中共洗脑控制,回归理性和常识。尽管中共费尽心机极力掩盖其在历史上和当下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但事实真相终将会呈现在世人面前,靠掩盖真相骗取民众信任的中共也终将随着一个个真相的呈现而被世人丢弃。

文章来源:作者本人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