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地:一江死猪向东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5日讯】 沙逼北京,猪投上海

今年一月,央视《新闻一+一》报道:“一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雾霾笼罩,八亿以上人口受到影响,这样的天气还要‘霾’多久?”中国中东部的大部分地区被雾霾笼罩,全国七十四个监测城市,有三十三个城市的空气质量已经达到严重污染的程度。

三月一日,深圳《晶报》刊登《雾霾再袭沙逼北京》,副标题为“气象部门预测,两会期间北京将有轻度雾霾”。“沙逼北京”一语双关,用谐音痛骂北京当局,网络为之沸腾。三月四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提醒公众必须高度警惕雾霾的危害,雾霾污染威胁人体呼吸系统、脑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特别是会导致肺癌。

自三月四日起,浙江《嘉兴日报》连续对当地的死猪处理情况进行报道:“自从去年公安部门加大病死猪市场的打击、取缔力度后,没有人再来收购死猪,所以今年病死猪‘抛尸’的现象比往年更严重。”但这并未引起当局重视。嘉兴全市每年出栏生猪数量约为四百五十万头,按照当地畜牧部门的说法,生猪的正常死亡率约为百分之三,现有的近六百个处理池根本无法满足对死猪的处理需求。

三月七日,上海松江网民“少林寺的猪一九八六”发布漂浮在江面上的大量死猪的照片:“这就是我们喝的水!黄浦江上游横潦泾段一级水源保护地,江里到处可见动物的尸体,附近恶臭连连,不知道我们的有关部门在干吗!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们的有关部门总是无动于衷。”

各大媒体开始关注死猪事件,“沙逼北京”终于有了下联:猪投上海!

上海水质之谜

三月八日,黄浦江水源保护区漂浮大量死猪的恶性事件引爆舆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上海地方当局才开始组织打捞死猪,九日声称漂浮死猪尚未对当地饮用水的取水安全造成大的影响。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讽刺说:“请你猜个谜:什么时候在一座主要城市的水源供应地发现二千八百一十三头死去和腐烂的猪却不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答案:当这件事发生在中国的时候。”截至十四日,上海当局共打捞死猪七千五百四十五头。环保部部长周生贤表示:“水质由上海环保局加密监测,到目前没有发现水质超标的问题。”

死猪从何而来?三月十一日,上海当局发布最新消息:“经相关核查,初步确定这些死猪来自浙江省嘉兴地区。”新浪网在嘉兴当地生猪产地新丰镇竹叶村探访,当地村民告知记者:“死猪由政府统一上门回收处理,我们不会扔到河里”,村民怀疑有人在松江当地倾倒死猪。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无人问责

据二○一一年出台的《嘉兴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嘉兴市生猪产业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和二○一二年公布的《南湖区生猪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划分方案》,“病死猪的无害化处理由政府埋单,农户无需出钱。如果农户家离处理地点太远,还可以打电话,农经部门会上门清理回收。”政策总是美好的,执行总是走样的:尽管当地政府明文规定“上门回收、免费处理”,但事实上,由于乡镇兽医站普遍存在人手不足的情况,很多时候,面对农户打来的报告电话,兽医站会让农户自行处理。“像我们自觉一些的,就在地里挖个坑埋了,那些不自觉的就随手往河道里乱扔。”

三月十三日,上海向嘉兴提供了十四个死猪耳标,其中一个耳标涉及的养殖户承认随意抛弃死猪,已被立案。《嘉兴日报》三月四日就开始报道病死猪“抛尸”的现象,为何嘉兴当局和上海方面视若无睹?农业、兽医站、环保等相关部门该当何罪?可以肯定,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无非是抓几个倒霉的养殖户。如果顺藤摸瓜、真抓细查,恐怕上海、嘉兴的行政部门都得瘫痪。这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中国特色。

上海死猪事件未了,陕西又传来“渭河沿岸出现三十多头死猪”的消息!这正是:猪投上海何时了,死猪知多少?渭河昨夜又东风,松江不堪回首月明中。规章制度应犹在,只是猪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死猪向东流!

“猪江”折射出溃烂的制度和公德

任何国家和地区都难免有病、死猪,像中国这样毫无公德心、监管如此乏力的情况,可谓举世罕见,这是长年洗脑、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和公民教育缺失导致的恶果。溃烂、病变的死猪,折射出的是溃烂、病变的人心和制度。

一九二七年梁启超在给女儿的信中即预见了中共崛起的后果:“到他们的计划全部实现时,中国全部土地变成沙漠,全部人民变成饿殍罢了。”(《与令娴女士等书》)

梁先生不幸而言中了:中国大陆迄今荒漠化土地总面积为三百五十七万平方公里(马光等编著《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导论》,科学出版社,二 ○○○年二月),三年大饥荒饿毙数千万人!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媒体,企业通过渗坑、渗井排放污水的案件,已有多起被环保部门查实。除了工业排污,还有一些北方农村,将生活污水排入渗坑,让污水自然渗入地下,这样的方式甚至还被当做一种污染处理办法。在西南地区,也有企业通过溶洞等特殊地形排污的违法记录。

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环境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且污染较为严重,须经专门处理后才可以利用的V类地下水占百分之五十六点五五。环保部二○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发布的《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二○一一──二○二○年)》显示,二○○九年,经对北京、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海南、宁夏和广东等地六百四十一眼井的水质分析,水质Ⅳ──V类的占百分之七十三点八。

所谓中国模式,就是停止政治改革、不顾人权、一切唯GDP是从,用经济发展获取合法性。然而,资源毕竟是有限的,有些资源破坏了就很难、甚至无法再生。从沙逼北京到猪投上海,从毒空气、毒水、毒牛奶到星罗棋布、触目惊心的癌症村,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发展到今天积重难返、无毒不有的地步,已经宣告了所谓中国模式的破产。

权贵、精英纷纷移民或将资产、亲属转移海外,自己随时准备“跑路”,而完全孤立的草民则听天由命,这就是中国悲哀的现状。如果大多数人还是抱着“别人去抗争、自己搭便车”的心理,子孙的未来将毫无指望。

文章来源:《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