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案引爆“全民缉凶”运动 网络聚焦四大疑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8日讯】(新唐人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谁是让朱令两次铊中毒,近20年仍逍遥法外的凶手?”

近日,有关朱令案的讨论、分析与爆料热爆网络,中国大陆网民为寻求此案真相,开始了一场“全民缉凶”运动,网民抽丝剥茧,查找汇聚当年嫌疑人犯案的蛛丝马迹。

网民聚焦朱案四大疑点

19年前,曾经美丽而聪慧的清华大学女生朱令被人恶意投毒,而中毒至生命垂危,后经治疗抢救,虽然捡回一条性命,却因中毒太深而全身瘫痪,大脑迟钝。而投毒案的侦破却一波三折,最终蹊跷地成为悬案。外界普遍怀疑该案中最大的投毒嫌疑人孙维,因其爷爷、父亲、堂叔均是中共体制中的高官而得到了权力的庇护。

近日,当朱令中毒前后反差令人震惊的照片,以及对该案的质疑、爆料在网络上传开后,极大地激发出广大网民的同情与愤怒。一场“全民缉凶”运动由此展开。网民收集汇总网络上公开的资料,聚焦于该案中的几大疑点。

疑点一:案发时,清华大学仅有一个课题组使用铊盐,而朱令室友孙维正是组员之一。而据当时大陆媒体的报导,清华大学声明该校对铊盐的使用与保管的管理是相当严格的,非课题组成员拿不到铊盐。而当时也有消息指,办案警方称孙某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据称,警方经调查排除了朱令本人曾使用或接触过铊盐,也排除了其家人和亲朋接触过铊盐。而了解内情又有几十年破案经验的老公安王补推断“嫌疑人的范围是很小的”,并根据清华大学女生宿舍的严格管理,进一步推断“朱令身边就有凶手”。

疑点二:当时的北京职业病防治所曾对媒体公开表示,朱令为两次铊盐中毒,第二次中毒是致死的大剂量,并判定是有人投毒。而有资讯显示,朱令第一次中毒后身体已经很虚弱,她在校的生活起居全由同宿舍的同学照顾。网友质疑,在此期间朱令再次中毒,外人投毒的可能性极低,而孙维却具备充足的作案时间与机会。

疑点三:据大陆报导,1995年4月28日晚,当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后,在朱令父母的要求下,清华大学当时的化学系副系主任薛芳渝教授向清华大学保卫部部长兼清华大学派出所副所长报案。1995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正式立案调查。但在五一放假期间,朱令宿舍却发生了离奇的盗窃案,主要丢失物品竟只是朱令的洗漱用品。对此,网民称“很明显有人在销毁证据。”

疑点四:案件侦办过程充满蹊跷。

据大陆《羊城晚报》报导,警方在1995年夏秋时分到朱令父亲单位调查过朱令父亲和孙维父亲的关系;警方在1995年通知朱令家属,“只剩一层窗户纸了”;不久,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告知朱令父母,“有物件”,“上面批准后,开始短兵相接”;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14处有关领导对朱令家属表示案件难度很大,仍在努力之中;1997年2月,化学系薛芳渝教授告知朱令家人,校方将配合警方作一次有效的侦破行动。1997年4月,北京警方对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孙维采取了一次突审,8天后迫于来自高层的压力而释放了孙维。

朱令母亲朱明新1997年11月发表在UCLA朱令铊中毒远程诊断网上的一封信中提到,警方说有证据显明是嫌疑人自己破坏了朱令宿舍的物品,使得仍还有小于1%的硬体证据缺失。但警方表示不会放弃并有自信心在公开的法庭上给嫌疑人定罪。

而主要负责这个案件的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在200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从个人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机关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这件事情很敏感……”

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朱令案因缺乏确凿证据而结办。

2005年孙维以实名发出网络声明,逐一驳斥网络留言,其后网络还出现多篇为孙维“申冤”的长文。但2006年1月,有骇客公布了孙某发布声明之前,与她的几位好友讨论、修改声明细节以及指导他们如何发帖的邮件,因此导致更多的质疑。

2013年4月19日,大陆媒体《南方都市报》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在网上公布《发帖指南》电子邮件截图的人——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诚。贝志诚称两张《发帖指南》这是2006年孙维在天涯发帖以前,发给朱令班几位班干部以及室友的,是“当年有骇客攻入邮箱获得的”。而在骇客提供的邮件中,有两名发件人已经对《南都》记者确认了所涉及邮件的真实性。

据悉,这两页“发帖指南”罗列了一些回帖纲要、注意事和回帖例句。并对哪些人说什么部分做了明确分工,对ID发言也做了说明。甚至在注意事项中,要求最好不要用自己的电脑或者IP地址,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资讯,严防记者的采访,与案件相关的关键性事实要与孙某核实后再发等。

于是,上述的种种疑点让网络上众多的“福尔摩斯”们认定,“真相只有一个,孙维就是凶手”。

舆论倒逼真相 北京警方不能沉默

朱令父今年4月28日,朱令父亲吴承之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没必要重新启动(调查),实际上材料已经非常多了,我觉得真相(已经)公开了,结果实际上很清楚。”吴承之还说,由于案件早已办结,他们多年来一直在上访,并且申请了资讯公开。

5月6日中午12时,朱令妈妈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我一定会继续申请信息公开的,希望能有一个结果,给朱令一个交代。这是我一个特别重要的期望。”

5月6日,线网民【周杨1920】在凯迪社区发帖说:“朱令案当时就已经破案了,孙是凶手也签字画押了,相关证据及资料都在公安局档案里。关键是高层肯不肯拿出来!人们争论的如何重审、证据缺失等等问题其实是没有必要的。需要的是只是公布!!!只要公布就是震惊世界的腐败窝案 –这才是本案的实质!!”

面对业已升级的朱令案,《南方都市报》日前刊文称,“北京警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继续沉默”,“因为它将拯救的不只是受害的朱令,也包括嫌疑人孙维以及警方自身的公信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