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中共封口马三家 白日做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1日讯】5月6日,《LENS》视觉杂志在官网上公告:5月号因故推迟一周左右上市。推迟原因没有说明,但明眼人都知道:《LENS》杂志4月登载《走出马三家》调查报告触怒中共,因此遭到中共打击报复。

2013年4期的《财经》旗下《LENS》视觉杂志,刊发了记者袁凌采写的两万字长文《走出马三家》调查报告,揭露了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女性“被劳教人员”的种种酷刑黑幕:廉价劳作、体罚、蹲小号、被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等等酷刑。随后辽宁省所谓调查组迅速炮制《调查报告》,高调否认其罪恶行径,并指责《LENS》杂志“恶意捏造”,“内容严重失实”,同时恐吓被害人,逼迫被害人写保证书,意图封口马三家酷刑迫害真相。

此次中共恫吓媒体,是意图继续封口马三家酷刑迫害真相,同时打击良知媒体、良知记者的又一愚蠢行为。然而,人类社会不是邪恶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舞台,如今《走出马三家》已在全球发酵,中共任何意图封口马三家的蠢招,都是白日做梦。

一、中共辽宁省调查组内部难封口,外部如何消音

《LENS》杂志的报道是4月7日放到网上的,辽宁省政府4月9日成立了由辽宁省司法厅、劳教局和检察机关组成的所谓调查组,并邀请人民网、新华网、法制日报、辽宁日报四家媒体参加。然而,对于这份“罪犯查罪犯”、内容严重失实的调查结论,只有法制网记者霍仕明签名。新华网登载了虚假调查报告,但未敢署名,辽宁日报则未予刊载该报告,人民网的两名记者更是明确拒绝署名。

作为官方色彩很浓的人民网,其记者拒绝署名,是因为他们知道马三家酷刑真实存在,这种酷刑不仅违法,且构成犯罪。因此他们以自己的内心良知、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拒绝成为中共迫害的帮凶和共犯。同时他们因接受邀请,参加调查,必然更了解辽宁省调查组是如何打击受害人、逼写保证书,炮制调查报告的,待时机成熟,他们也一定会站出来,说出虚假调查真相。中共是封口不成,反授人以柄,蠢哉!

二、《LENS》杂志记者袁凌的反击

辽宁省虚假调查报告一出炉,就遭到网友连篇的谴责和骂声,记者袁凌更不服中共的流氓调查结果。他在微博中说,“自己查自己,关门扫。一面封杀,一面放任假消息出笼。文中提到的被劳教人员,欲寻找调查组而不得,警察上门封堵。内部排查消息人士。”袁凌花了五年时间会见、采访受害人,《走出马三家》报道中涉及到受害人,有名有姓;涉及的事有证言证词,有实物图片。岂是无名无姓,只有干警、劳教人员、解教人员这些抽象的概念拼凑的虚假调查所能轻易推翻的。

故此,袁凌在新浪实名微博发表声明:建议辽宁教养院起诉本人,双方当庭对质,出示人证物证。若我果然造谣污蔑,尽可追究刑责。若报导属实,也请法庭追究教养所虐待者以及包庇的司法厅官员刑责。此外,要公开调查组成员名单,追究制造假新闻的调查组人员和法制网记者霍仕明、新华网的诽谤责任,向本人赔礼道歉,消除恶劣影响。壮哉!

三、走出马三家的女人们集体上访

辽宁省马三家调查组成立后,鞍山上访人李文娟信以为真,主动去反映情况而遭到警察砸门恐吓;陆秀娟家门口不断有警察盯梢;陈沈群在接受了辽宁某媒体采访后,晚上家中被人潜入。刘华说:“不知道什么人用什么东西让她睡迷糊了,给她右面肩胛骨扎了一针,两个乳房各扎了一针,早晨起来就浑身疼,浑身难受,一看是像手指盖一样大的红点,上面有针眼。不知道是毒针还是什么。”中共为封口马三家,什么样的江湖下三滥手段都能用上,但邪不胜正,面对中共的国家流氓行为,面对各种威胁,甚至生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走出马三家的女人们还是勇敢的集体进京上访,讨还公道。

4月27日、28日,七名马三家劳教所受害者王玉萍、陆秀娟、郝威、佟瑞珍、刘华、刘丽、陈沈群前往中共喉舌《新华社》总社及《新华网》,抗议他们为辽宁当局发布虚假调查报告。她们质问新华社:“我们所有的受害人要跟你们对质,这么大的媒体到底替谁说话?我们回辽宁就会有生命危险,受到那么多酷刑伤害,还往我们伤口撒盐,像疯狗似的咬我们,做假新闻迫害我们。你们还有人性吗?”

《新华社》、《新华网》面对七名饱受中共摧残、九死一生闯出马三家的受害人,互相推诿责任,不敢承认虚假调查结果,并打110,驱赶、恐吓马三家受害人。

5月3日,马三家受害者再次进京,前往新闻出版总署,抗议辽宁当局公布有关马三家报导的虚假报告。郝威表示,她们都是从马三家出来的人,目睹里面的一切情况,她说:“我们都受到伤害,那里面的女警察比流氓还坏。”“我们就是想证实一下我们是当事人,我们从辽宁纷纷都赶过来,现在几十人都在这边就是想对证一下,我们也被女警察用很多暴力伤害我们的身体,我们是当事人,我们有的人身上还带着四年前的伤。”

等了一天得到的答复是:所有新闻不归新闻出版总署管。怪哉!

四、《小鬼头上的女人》公映,全球聚焦马三家

5月1日,揭露“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黑幕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于在香港和台湾首映,并同步在全球网路中英文公映。

导演杜斌透过12位受害人的口述,揭露证实了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蹲小号、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绑“死人床”,扒光衣服被强奸、轮奸等等。魔鬼管教用电棍击打“被劳教人员”的乳房、阴部,插进阴部里电击,往阴道里灌辣椒面,把牙刷插进阴道里旋转,用阴道扩张器扩张女人们的嘴,给她们灌食来污辱她们。杜斌同时曝光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掩盖的更惨烈迫害法轮功的罪证。

《小鬼头上的女人》所揭露的迫害与《走出马三家》调查报告揭露的内容完全吻合。这部影片的公映,使全球再次聚焦马三家。

杜斌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表示:“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在21世纪的中国,还有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

在接受大纪元报采访时,杜斌说:“就是要外面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发生在人的身上,因为我是一个人,我不能接受,所以我才会做,我做了就不怕,怕了就不做了。有一点必须要说出来的,我们是一个人,不是牲畜,不能想折磨我们就怎么折磨我们。……我会把手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要让外面的世界知道,我们是人不是牲口,中共政府不能这样污辱我们人。”他再次强调:不怕中共秋后算账,“如果回到北京把我抓起来就抓起来吧,无所谓,我就是要做人的东西。”勇哉!

除了上述媒体,BBC、法广、德国之声、美国之音等西方主流媒体也非常关注并持续跟踪报道马三家事件的进展,有些媒体直接采访马三家受害人。通过观察、分析和更多的了解,这些主流媒体们意识到中共的酷刑不是现在才有,而是存在了十多年;同时意识到法轮功群体十多年前对中共酷刑迫害的指控是真实的;更意识到十多年来主流媒体的沉默是一种助纣为虐的行为,因此,此次对马三家的事件的进展比以往都有所重视,使得马三家酷刑报道在全球继续发酵。

在世界瞩目的情况下,马三家已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古巴著名人权活动团体“白衣女士”的主席弗南德玆女士表示:他们不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马三家魔鬼管教以及辽宁调查组的帮凶和共犯们也已成为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中共任何封口马三家、消音媒体的蠢招都是做梦都不可能实现的下作行为。

当人们走出恐惧,走出屈辱,直面邪恶时,邪恶就会被窒息;当中共迫害善良的罪恶彻底曝光,真相大白于天下时,本次人类文明最大的魔兽–中共就会灰飞烟灭,永远的从地球上消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