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面子问题 深度解析畜类式权力撕咬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4日讯】今日新闻爆出湖南两名官员公然在办公室互咬,我怀疑是高级黑,其一,我永远伟大正确的X,怎么会出这种畜类式的官员呢?其二,此二官因为公车问题而撕咬,绝对是高级黑,这不是有意败坏我们永远伟大正确的X是婊子牌坊可以兼得的主呢?你二人究竟意欲何为呢?不妨探讨一番文字吧!

在此事件一经爆出,就有一网友枉然大悟,并且写下了顿悟的绝佳评语:“活了几十年,居然才理解“狗官” 是怎么来的! 你们呢?”这位网友顿悟的评语下面,跟随了一大顿网友的赞同,可见这个时代公民与官员的矛盾之深,之难化解。我也开始理解为什么最近左左们很开心,因为伟大正确的X不得不如此,以来平衡左左在公民意识日益成熟的节奏,也唯有让左左们出来闹腾,几方面势力才能均衡。

所以我们探究此事,务必要闹明白一点的是,他们在像畜类式撕咬的同时,向我们折射出了怎样一个体制呢?在这个体制中,你与其他同志都是从一条路子上上来的,首先你必须丢掉尊严,丢掉良知,丢掉你作为人的基本属性。如果你觉得这个残忍,那么接下来的则更残忍,你不但要丢掉这些,你还要和同样丢掉这些的人去撕咬,因为彼此都失去了人性,这种争斗几乎无法用词来形容。所以在这种体制下,你问官员为什么这么残忍的对待普通公民,开玩笑,人家每天受气,奴颜婢色,找谁寻回平衡感?不得找你们这些普通公民?整天傻呵呵的,不欺负白不欺负不是?

所以像这种官员相互撕咬,其实很符合这个社会的状态,你此刻在围观他们撕咬,你在生活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个国家的母体是什么样的,谁都逃不了,官的滑稽,官的可恶,官的扯淡,其实在你的身上都可以映现出来,所以不必喊什么不公。因为我们这块土地没有人人平等的观念,也不需要人人平等的观念,你一提这个能把左和党内右气的半死,你一提这个普通公民也跟你急,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公的,这就是借口和理由,而且说起来雄赳赳,气昂昂。有时候我都怀疑我到底为什么写这些文字给根本不关心,只会喊冤的人看?

在我的微博上,很多喊冤的人会@我,各种冤屈,各种有,带有期望、甚至祈求的眼神,但我能帮你什么呢?我无非就是写几个落魄的字,而且动辄就被河蟹神兽追着跑,我能帮你伸冤吗?我倒是很愿意帮助你,可没这个能力。当然很多人会看着这些在受苦的人,甚至会嘲笑,却始终不知道早晚有一天这种灾难也会落在你的头上,因为这里没有安全感可言。所以当我看到受苦的人在我这里喊冤,我只能沉默,因为我即便写了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因为他们最终必须在现实中明白,唯有觉醒才能站起来,没有谁是救世主,没有谁是超人,你的觉醒是这个社会公平的前提,也是你不被侵害的唯一条件。

所以回的两官撕咬的问题上,他们也一样纠结,他们也一样每天胆战心惊,奴颜婢色,他们一样和普通公民承受着这个畸形母体带来的摧残。但他们不会思考打掉特权,争取一个充满阳光的社会,因为他们至少还可以在普通公民面前逞英雄,哪怕他在你眼中是狗熊也无所谓。可问题的关键是,普通公民解决这种摧残?于是就得到了上文书我们所谈的问题,就是欺负或嘲笑和自己一样悲催的人,并且乐于如此,同时还会寡廉鲜耻的说:“自古民不与官斗。”所以对这样一群心理的人,你觉得这个社会有可能进步?不倒退已经很难得了,这不湖南那边的左左们不是又开始武斗的迹象了?可这关普通公民屁事?这就是大家所想的,只要不妨碍我吃饭、赚钱、泡妞即可!

于是在回到公车问题上,昨天爆出新闻,公车问题是官员的面子问题,所以不能用国产车,要用外国货。所以你看,人家压根就不搭理你,虽然用了你的钱去享受,可用了你的钱和你有关吗?没有,因为你骨子里根本不在乎这些,只要没拆你房子,打你的娃,就没问题。最为严重的是,即便拆了你的房子,打了你的娃,也会有人说:“母亲打儿子,儿子能反抗吗?”所以在这个国家,三公问题,压根就不是官民之间的矛盾,是官员的面子问题。

古人云:“人必自贱,人恒贱之”,此话真可谓古人不欺我。所以在这片土地上,很多人都在坐等,坐等这个社会民主,坐等这个社会公平,坐等这个社会可以让自己也分一杯自由的羹,然后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圆滑、中庸以及媚上和欺负与自己同样卑微的人。可是列位,你听说过恩赐的自由与恩赐的民主?你听说过恩赐的公平和恩赐的人权?当年那个姓刘的什么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死的照样惨不忍睹,更何况这成千上亿坐等的人?列位,还是围观二官撕咬,吃着喝着各种元素周期表,住着有一天每一天的房子,乐呵乐呵得了,要什么自行车呢?你当这是朝鲜啊?臭不要脸不是?至于这俩官员用不用打防犬疫苗就不用操心了,狗咬狗要什么防犬疫苗?很奇怪不是嘛?

2013-5-12落笔于墨辩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