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林2008:地震过了 我们继续互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4日讯】5.12汶川大地震,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5年。如果不是4.20芦山地震,我都几乎淡忘了。我本多情,奈何渐已麻木。面对无处不在的人作孽,天要作孽,就听天由命吧。

汶川大地震,有两句口号喊得最响。一曰多难兴邦,一曰大灾有大爱。

多难未必兴邦。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多灾多难的历史,可是如今依然未能摆脱历史的宿命。要论GDP,大清帝国就曾经名列世界第一。或许在某些人的眼里,兴邦就是当前热门的所谓中国梦。如果中国梦不是每个国人的梦,而是某些人的梦,中国梦早就实现了,何须等到现在?如果兴邦必须以无数人的生命和噩梦为代价,那么这邦不兴也罢。因为这样的兴邦,仍然是少数人的中国梦。

大灾有大爱,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似乎大爱只有在大灾的时候才会出现,而小灾的时候,出现的只会是小爱,没有灾则根本就没有爱。不幸的是,现实还真是如此,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没有灾的时候,我们不但没有爱,反而在相互伤害,而且成为一种常态。易粪而食,何其生动,却无比悲哀。

芦山地震才过去几天,就曝出多起食品安全事件。惹人注目的有山东的“毒生姜”和江苏的“问题羊肉”。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报导,潍坊峡山区农民使用剧毒农药神农丹种生姜。神农丹主要成分是一种叫涕灭威的剧毒农药,50毫克就可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尤其可恨的是,潍坊种植的生姜分为出口姜和内销姜两种,出口姜不使用高毒农药,采用神农丹种出的生姜,是国人的专供品。作为神农氏的后裔,也算是对祖先的缅怀。当然,作为国人之一的种植者,绝不吃这种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或许,这可以视为他们背叛这个民族的罪证。其实,他们不过是在巨大的生存压力面前,随波逐流而已。

与此同时,公安部通报的从江阴流入上海的“问题羊肉”,其中含有狐狸、水貂、老鼠等未经检疫的动物肉制品。据称目前已全部查清“问题羊肉”在上海的销售情况,查获9家个体小熟食店涉案“问题羊肉”制品共计70余公斤。涉案者和潍坊峡山区农民一样,都是社会最底层人员。勤劳、勇敢、善良的中国人民,他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非也。盖因共和国长子们巧取豪夺,贪得无厌,逼得兄弟姐妹不得不如此。

安讯思息旺能源统计资料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柴油出口量达到历史之最,累计出口柴油105万吨,同比增长368%;同期,中国共出口汽油115万吨,同比增长14%。

然而,中石油中石化出口汽柴油最大的目的或许并不在于盈利。与新加坡运抵国内的汽柴油价格(不含运费)相比,柴油出口理论上的利润为负,汽油的利润也低于国内。有观点指,石油巨头出口汽柴油是为了收紧国内供应,维护国内市场价格。这种做法,显然是抢了国人的腰包,再去补贴洋人,和潍坊峡山区农民的行为,乃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可见在地震前,地震中,我们也从未停止过互害。汶川大地震死亡的学生,很多就是拜豆腐渣过程所赐。

油然想起中学时代的政治经济学课本内容,万恶的资本家为了维持牛奶的售价,不惜把白花花的牛奶倒到大海里。资本家再可恨,他们倒的也是自己的东西。自己的财产,他们理所当然拥有支配权。中石油中石化是所谓的国有企业,他们贱卖的成品油,是全国人民共同的财富。资本家不过不高尚而已,中石油中石化完全是在犯罪。用毛左们经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形容,他们就是当今的汉奸卖国贼。

中石化的大腐败分子陈同海说过,我们是共和国长子,我们不垄断谁垄断?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十分气愤地说:“动不动就以长子自居,我很反感,你要是长子你就要管家,你不能占尽政治优势、资源优势、市场竞争优势,但又不担风险不管家里的穷人”。他们都垄断完了,不给兄弟姐妹一条活路,没有康庄大道,就只有走羊肠小径。大家除了互相伤害,抢夺有限的生存资源外,还能怎么样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