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马三家黑幕记录片导演杜斌:反抗从讲述开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日前,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黑幕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导演杜斌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他指出,中共当局用各种方法让底层受凌辱者长期沉默,让这些受害者开口说出来,反抗就已经开始了。

其中有一位受害者的例子引人关注。4月中旬,杜斌在北京见到了一位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出来的女人,给她一本杂志《Lens视觉》。一行人准备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但是当这位女人发现那本杂志报导了马三家的故事,就忍不住在街上停下来阅读。随后她生气地质问同伴:“我的事为什么只写了这么一点?!”同伴解释说,“你当初不肯和我们一起去见记者,记者从我们口中知道你的事,只能写这么一点。”然后她和同伴大吵,负气转身离去。等到杜斌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播映以后,她再次找到他,要求给自己也做一个口述实录。

杜斌向《德国之声》透露,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备受折磨的受害人挣扎在说与不说的边缘。她们不愿说有三个原因:一是在该劳教所遭受百般羞辱,她们难以启齿;二是以为和她们原本在上访的案子没有关系;三是担心揭露黑狱暴行遭致中共当局报复。

杜斌表示,他自己的内心也时常在挣扎。杜斌从多位目击者口中得知,有一位受害者,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尽凌辱,管教人员电击她的乳房、阴道,用牙刷刷她的阴道,往她的阴道里灌辣椒水。但是,她在面对镜头时,对此只字不提,杜斌也从不主动问及。杜斌还说,他也不能保证这些受害者讲出来以后不遭到报复。但是,只要她们愿意讲述,他就会把马三家劳教所里反人类的罪行记录下来。

4月7日,中国大陆杂志《Lens视觉》刊登了长篇图文报导《走出马三家》,首次在中国境内披露马三家劳教所酷刑内幕。报导说,一位新近解除劳动教养的女访民,带出一份众多被关押者联署的废止劳教制度的呼吁书。呼吁书用蝇头小字写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包在裹紧的小塑料卷内,藏在阴道里,才被带出劳教所大门。报导还说,2011年9月,另外一位被关押人员也利用阴道带出一份《劳教日记》,日记中详细记录了诸多被关押者遭受酷刑的情况,包括老虎凳、关小号、电击及死人床等等。

知名学者艾晓明撰写《阴道在咆哮》一文,称“看完有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长篇报导,我相信,每一个人性尚存的中国人都听到了来自阴道的咆哮”,秘藏在受害者阴道里的信稿及日记“把劳教制度的暴虐和受害女性的痛苦无告,赤裸裸地展示出来”,艾晓明表示,这让她想到卡廷森林惨案及奥斯维辛屠杀。

4月19日,新华网发布消息,辽宁省相关部门组成的调查组称《走出马三家》一文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Lens视觉》记者袁凌随即发表声明,要与辽宁教养院当庭对质,并要追究调查组人员和法制网记者霍仕明、新华网的诽谤责任。目前,《Lens视觉》延期出版,据传将被停刊。

4月27日,杜斌摄制的《小鬼头上的女人》在香港试映,5月1日正式放映。51岁的刘华,成为这部纪录片的主讲。刘华和原任村委会主任的丈夫岳永进,因举报当地官员腐败,而长期遭受迫害。从2006年至2011年,她先后三次被送进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杜斌说,刘华虽然只读过5年小学,但是她最懂得传播信息的重要性。早年赴京上访被抓进看守所时,她就发现因为自己与外国媒体有联系,警察对她不敢肆意妄为。进了马三家劳教所后,她坚持每天写日记,不仅写自己的遭遇,也写全部所见所闻。她藏了一支只有三四釐米长的笔,在布片上、卫生纸上密密麻麻地写下,并想方设法请人带出来,成为对这所黑狱最有力的控诉。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位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街道马三家村,是全中国300余座劳教所之一。自1999年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该劳教所不断地传出酷刑、性侵害和长时间劳动等内幕,并于2000年被收入联合国发布的全球妇女人权报告。

杜斌4月27日出席香港试映会,亲身阐述拍摄的感触,他特别称赞法轮功学员了不起。他说,该片除了上访人士的证词,最重要的就是法轮功学员这部分,“其中一位法轮功女学员的反迫害最为惨烈,如果说要做一部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片子,如果没有涉及到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近况,这部片子基本上就连一半都没完成。”

杜斌认为,马家三黑幕披露已经十多年了,中共司法当局不仅没有为此承担责任,还在继续掩护和纵容,令人难以接受。他说,最开始他们把这些酷刑用于法轮功学员,发现可以逼迫一些人接受“改造”,随后就扩大到上访者和其他劳教人员。

杜斌指出,中共当局用各种方法让底层受凌辱者长期沉默,让他/她们开口说出来,反抗就已经开始了。

相关视频

相关文章
评论